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从九叔世界开始修仙

第二十三章:搬救兵

    “醒了,醒了”

    “快去叫村长”

    “太好了终于醒了”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哦”

    浑身酸痛,刘子安撑起身子摇了摇有些昏沉沉的脑袋,听着耳边村民们的声音放眼望去。

    只见床边此时已经围了一群村民全都关心的看着刘子安,有人见刘子安想起来,便急忙跑到床边搀扶。

    “不用,现在什么时候了?我师傅他们了?”

    拒接了哪位村民的好意后刘子安自己慢慢的从床上下来,随后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轻声询问着九叔他们。

    “小师傅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已经昏迷了大半天了”

    “那我师傅他们了?”

    “他们……”

    “他们怎么了?”

    看着面前有些支支吾吾的村民,刘子安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萦绕在心口。

    见那村民有些支支吾吾刘子安便向着其他人看去,但其他村名要么都满脸愧色的低下头不肯与之对视,要么就是左顾而言他,没有一人回答他的的问题。

    刘子安看见这幅情景那还不知道九叔他们可能凶多吉少,心中是又悲又怒,正想发飙却看见赵村长带着人走了进来。

    “小师傅你醒了,来快让赵师傅把把脉”

    “我没事,赵村长我师傅他们怎么样了?”

    刘子安甩了下手拒绝了赵村长的好意,语气生冷的问道。

    “这……还是让赵师傅来说吧。”

    赵村长想了一下,最后把身为村医的赵师傅推了出来。

    那赵师傅也没说什么,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后对着刘子安道:“你两位师兄还好,只是有些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但九叔……”

    “师傅怎么了,他是不是出事了?”

    听见秋生文才没事刘子安不由的松了口气,但见赵师傅提九叔时有些犹豫,这不禁又让他担心了起来。

    他还记得最后那恶鬼可是向着九叔冲过去的,秋生文才之所以没受多大伤可以说基本是九叔帮他们承担了下来。

    要是那恶鬼直接在阵中自爆,这会儿秋生文才还在不在真的不好说。

    “别急别急,不是九叔有什么事而是他的情况老夫完全不明,因此不怎么好下结论”

    “不明白?”

    刘子安听见赵师傅的话楞了下,随后看着眉头微皱的赵师傅追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这……老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要不你去过去看看?”

    赵师傅看着刘子安小心翼翼的说道。

    作为一名医生,他这样的做法难免有些推脱之意。但没办法,一来九叔的情况他确实弄不懂,二来人家怎么说也是拼命保护了大家总不能不懂装懂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吧。

    果然,刘子安一听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在他想来这名老村医完全是没事找事,自己这个才入门的小萌新懂个啥?连你这个老中医都看不明的事难道我就看的懂了?

    但人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刘子安也不好拒绝,再说也确实有必要去看一下才行,于是黑着脸道:“那麻烦你们带下路”

    听出刘子安语气不善,赵师傅摇头苦笑了一下,随后便带着刘子安向九叔休息的地方走去。

    “这是我师傅?”

    看着床上的人刘子安回过头对着赵师傅确认到,直到他点头刘子安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办法,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黑了,已经快和非洲的黑人有的一拼了,因此倒也不怪刘子安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随着赵师傅的肯定刘子安又才仔细看了过去。还别说,虽然黑是黑了点,但要是仔细分辨一下到也能看的出此时躺在床上的黑人的确是九叔。

    “这……我师傅怎么变黑了?”

    看着昏迷躺在床上的非洲版九叔,刘子安随后向赵师傅问道。

    赵师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那他还有其他伤口吗?”

    “小腿骨被压断了,左手臂也断了,我已经打了夹板,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接上。”

    “还可能接不上?”

    “他年龄也不小了,不像小孩子的骨头那么又韧性,因此……哎”

    赵师傅说到最后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刘子安也自然知道他最后想说什么。

    “我两位师兄没事吧?”

    “他们还好。”

    “既然他们没事,那麻烦赵村长找几个汉子先把我师傅师兄送回义庄。”

    “不麻烦,不麻烦,你先休息下,我这就去安排。”

    刘子安考虑了一下,在确定两位师兄没有大碍后,随后便决定先回义庄,然后在想办法为九叔治疗。

    晚上,师兄弟三人围坐在义庄大厅,秋生文才也没再像平常那样玩闹,毕竟九叔的情况他们也早以知晓。

    只是三人商量了半天也想不出个什么好办法,因此周围的气氛显得的有些沮丧。

    先不说九叔到现在依旧昏迷不醒,皮肤也黑的跟非洲人似的,光说这个断骨就把几人给难住了。

    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可不像后世那么发达,何况就算在后世断骨也不算什么小事,更别提现在了。

    “要不先找四目师叔看看?说不定他有什么办法”

    最后实在没办法,刘子安只好向秋生文才提议道。其实刘子安还想说的是,就算四目道长没有办法但他还有钱啊。

    别看四目道长住在荒山野岭没有人烟的地方,但要说九叔的几个师兄弟谁最有钱,看过电影的刘子安估计非四目道长莫属了。

    如果到时候他也治不好九叔,最起码还能出点医药费什么的,让九叔去省城用最好的药,增加治愈的几率。

    “那我们等下就去找师叔”

    “别急,你们有伤在身再加上赶夜路多少有些危险,要我说你们不如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出发争下午赶回来。”

    “可是师傅……”

    “师傅已经这样子了,要是你们赶夜路再出了什么事那就全完了。”

    刘子安还没等秋生把话说完便开口反对道。

    他到也没有开玩笑,一来,四目道长住在方圆百里没有人烟的地方,让两个正常人赶夜路都很危险更别说两伤号了。

    二来,知道四目道长住哪里的目前就这两人,要是他两出了事等下次四目道长自己到义庄来,那估计黄花菜是真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