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门第一贼

第10章 如此执着的女人

    见司空已经毫无威胁,这些人面色各异,同门的聚在一起,散修则稍微退后。

    等了大约三四分钟,他们还只是围着不敢出手。

    司空明白了,便嘲讽:“防着周围人不累么!都想要我的脑袋,可是,我的脑袋只有一个。啧啧,要不,神武门最强,给神武门如何?”

    “呸,神武门不过是名义上的东州第一宗罢了,我们各宗门联合起来,又岂会怕他们。”

    司空这一句话,立马将神武门孤立起来。

    宗正无话可说,因为司空说的话本身就是他所想。但若是其他宗门联合,他神武门还真不能怎么样。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拖着,等到门中强者到来,一切自然成定局。

    又等了好一会儿,司空累了,直接倒下去,躺地上闭眼休息,死便死吧!

    终于,有散修再也忍不住,他们知道那些宗门子弟在等门中的前辈高人,但他们没有后台,错过了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

    “我们一起上,杀了魔头,得到魔剑门遗产,从此逍遥天外,谁都不怕。”

    有人振臂高呼,便引起散修们的群起响应。

    “无为公子程仑。”宗正阴沉着脸,唤出那人名字。

    程仑正是方才高呼的那人,这时候很快聚集大批散修,隐隐成为最大势力。

    “除魔卫道,人人有责,既然你们不出手,那就请让开,我们来。”

    司空的脑袋,足以让他造出一个堪比上品宗门的圣地,这比什么宝物都要诱人。

    这么一来,在宗门间短暂形成的平衡被逐渐打破,距离近的宗门这时候隐隐有了算计,等到大部分人在与程仑等人纠结时,这些人不约而同出手,想的是先将司空的脑袋取下来。

    “司空的脑袋,老子取了。”这是登天门弟子,他不知何时钻到了最好的位置,须臾间暴起,剑气纵横,直取司空的脖子。

    可是,他不过武师初境,这地方还有更多比他强的人。

    宗正反应最快,他随手挥出一抹剑芒,将登天门弟子的剑气击溃。

    这一攻一防,便正式开启了乱战。

    “飞花宫集结,杀魔头。”

    “太一山都跟我来,挡住飞花宫的人。”

    “你们玄剑门还不速速退去,司空的人头不是你们能够觊觎的。”

    “我神武门长辈即将赶到,你们敢放肆?”

    都想杀司空,但却都不想让其他人杀他。所以,有人杀有人保,保了的人又要杀,又被其他人保,司空便一直处于重重危险之中,无数次面临死亡却又被硬生生拉回来。

    西门在人群外,他面含悲切,没有出手不代表不想出手。他要堂堂正正的决斗,而不是这般趁火打劫。可若是司空死了,他还能找谁报仇呢?

    于是,在犹豫了一阵之后,西门也加入战斗,他的目的仅仅是将司空保下来,然后堂堂正正再杀死他。

    悟道树上,古思梦看着这一出好戏啧啧称奇,自言自语道:“果然,让正道宗门内讧很容易办到,此法不错,今后可以效仿。”

    忽而,她抬头望天,意识穿透空间壁垒,她察觉到了很多强悍的气息正在赶来。

    “不能等了,再等别说杀他们,我连自己都走不掉。”

    古思梦不再等司空的戮神枪被逼出来,而是直接打出重重叠叠的法诀,与天魔山的阵法相契合,这么一来,纵有武皇在场,也无法阻止。

    司空偶尔睁眼,恰好看到西门在他旁边挡开一柄柄利器,他便坐直身子,很诧异。

    “你为什么不杀我?”

    西门冷声回:“我要杀你,但不是这般趁人之危,我希望你活着,然后我会亲自找你报仇。”

    “好吧!你随意。”

    他又准备躺下去,可就在趟的时候,他看到天上有阵图。

    这是,天魔山的护山阵法。

    可为什么,阵法在逆转?

    都知道这样的常识,若是阵法逆转,便会爆炸。

    “糟了,古思梦想炸毁天魔山。”

    司空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惊得周围人一起朝后退了几大步。

    “一群蠢货,你们看看天上,古思梦利用我牵制你们,正在逆转天魔山的护山大阵。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你们应该清楚。”

    当然清楚,没人是笨蛋,他们停下手中的法诀,抬头望天,那阵图上面有龙腾虎跃,正在按照逆常规的方式运转。

    “护山大阵一旦逆转,会炸毁整个陨魔山。”

    “有没有办法阻止,谁会阵法。”

    “魔剑门的护山阵法,我们怎么会?”

    四下里都有人惊呼,方才那气势汹汹的乱战场面,这时候大都如丧家之犬,怕得不行。

    宗正依旧面不改色,目光一凝,看准了悟道树上的古思梦。

    他一直未拔剑,这时候才拔出来,剑光迸射,竟是一柄神剑。

    “戮神第一式。”

    这一剑如大浪奔腾,长风破空,撕开重重禁制,斩向古思梦。

    然而,纵然他使出绝招,也无法突破悟道树的防御。

    其他人醒悟过来,绝招尽出,虽不如宗正强大,汇合起来却也威力无穷。

    但是,仍旧毫无用处。

    司空摇头叹道:“除非有武尊级别的实力,否则,你们绝对破不开悟道树的防御。”

    西门问他:“你有没有办法?”

    其他人也看过来,他们倒是忘了,这里有个正宗的魔头。

    司空耸耸肩,回:“我能够进去,但是打不过古思梦也是白搭,你们与其想着如何阻止她,还不如想着怎么出去。”

    “呵,出去?陨魔山遗址三天后才会重新开启通道,现在才第一天。”

    “我宗门长辈即将到达,说不定可以从外部将空间轰开。”

    司空不吝嘲讽:“等你家长辈来了,恐怕我们已经成为渣渣,看你脚下,就是那种渣渣。”

    无法打断古思梦,也打不开出去的通道,这些人一时之间张皇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师兄,师叔他们什么时候到?”顾青竹问宗正,她脸上没有血色。对她来说,这一趟仅仅是历练,哪想到会有丢命的危险。

    宗正回:“师叔估计还要五分钟,可这护山大阵,兴许不到三分钟就炸了。”

    司空懒得看他们各种姿态,便蹒跚着挪移到广场一个角落,西门忽然赶上来,扶着他。

    司空看不懂这人,但也不问,任由她扶着。

    “你是女的?”

    “不,以前我是女的,但现在我是男的。”

    司空一脸骇然,问:“你做了那种手术?”

    “哪种?”

    “就是那种?”

    “到底是哪种?”

    “装蒜,呵,继续装,我问你,为什么现在要帮我。”

    她忽忽一笑,白皙的脸上有着一抹好看的微光,回:“因为啊!我会在最后一刻将剑插入你胸膛,算是替师姐报仇。”

    司空愕然,这淫贼,不,这女人,到死了都还不忘记报仇。何等执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