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门第一贼

第24章 居然给我师姐戴绿帽子

    一番狂风骤雨,司空在床上被连双爱得不行,只觉身体严重亏空,死去活来,哀嚎声真可谓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姐姐,可以了吧?再打我就要死了。”

    连双用鞭子狠狠抽了司空十几鞭子,这才盈盈一笑,再度将他卷起来。

    “公子,还要胡言乱语么?”

    司空双眼朦胧,使劲摇头。

    连双很满意,一把将他推到床上,然后自己也扑过去。当然不是扑他身上,而是侧边。

    “公子,你家里还有谁?”

    她侧躺着,手肘托着下巴,将美好的身材显露得淋漓尽致。

    司空心道,重点应该来了,便回:“我家里还有纤纤小姐,掌柜,老板娘,李厨子……”

    “不是这些,你之前的家。”

    “我之前没有家呢!是纤纤小姐收留我,才有了家。”

    连双又问:“公子,你为什么能够知道楼下那三幅画的秘密?”

    “因为我修炼过,一段时间前,有一个漂亮的大姐姐送给我三本秘籍,让我修炼。哎呀,我不能告诉别人的。”司空立马捂嘴。

    连双嘻嘻一笑,说:“没关系,我不是外人。但是,你为什么不认识第四幅呢?”

    “我本来就不认识,上面那个男的好恶心,我觉得他有精神病。”

    之后再来一番试探,司空回得无懈可击,连双放下心来,以极具诱惑的声音说:“公子,我为你宽衣吧!该歇息了。”

    随后,司空本以为会有大场面,结果却感觉心神模糊,好像是被种下了什么,不省人事。

    等到确认司空彻底没意识了,连双一个灵巧的翻身,离开大床,对着左侧的空处拱手道:“宫主,他已经被我种下控魂蛊。”

    只见空处一阵扭曲,一身大红的古思梦从里面信步走出来,她瞥了眼床上的司空,说:“好,从明天开始,你陪在他身边,等到时机成熟,用控魂蛊控制他自爆身份,以此来号召群雄。”

    “弟子遵令。”

    司空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他感觉脑袋发胀,很像是喝过了酒。

    伸手四处摸了摸,居然摸到了一只手,他一个激灵爬起来,待到眼神清明,他看到自己旁边躺着一个美艳女子,正是连双。

    软玉红帐,美人在旁,这场景,真是美不胜收。

    或许是察觉到司空醒了,她呢喃着:“再睡一会儿吧!还早呢!”

    司空满脑门问号,昨晚干嘛了?可是自己怎么没有半点记忆?喝酒了吗?好像没有。

    直到他发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蛊虫,才心里一凛,这是大名鼎鼎的控魂蛊。

    “好好,再睡一会儿。”

    人躺下去,却闭不上眼睛,他在想去除蛊虫的办法。

    魔门喜欢修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蛊就是其中之一。司空知道控魂蛊,是因为在书中看到的故事。曾有魔头利用控魂蛊控制了一宗宗主,让其展开大屠杀,将自己的徒子徒孙杀了个干净,因此震惊各州。

    控魂蛊被认为是邪恶蛊术之一,让正道人士闻风丧胆。

    而且它有个特点,一旦察觉到要被人毁掉,就会立马触发,被施蛊之人控制。所以,不能使用暴力。

    想了许久没有办法,司空只能暂时如此。

    “公子,我为你穿衣。”

    连双将温柔贤淑表现到极致,替司空穿好衣服,甚至还在他脸上香吻一下。

    随后,连双挽着司空的手出房间。

    现在是早晨,所以人不多,可昨日一起来的花无痕,居然就在外面等着。

    “哇瑟,你们要不要这样啊!一晚上还没腻够。兄弟,老哥我提醒你一句,董寒君那关不好过。”

    司空倒是忘了这一出,他现在的身份是董寒君的未婚夫。

    方才连双说要和他一起去武道大会,随口就答应了,现在想来颇为不妥。

    “连双,要不你就先留在这里吧!我那边还有事。”

    连双的演技说来就来,一边哭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诉说:“我知道,是柳郎厌倦了奴家。好,奴家这就走。”

    司空无语,你这演得还能再明显么!他正头疼,到底怎么才能除掉控魂蛊。

    忽而,他瞧了瞧泫泫欲泣的连双,有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走吧!我们一起去,董师姐那里,我会给她说清楚。”

    ……

    武道大会第二日与第一日一样,前辈们论道论得火热,看台上却没多少人。

    这倒是无所谓,历届都是这样,反正,论道不是给别人看的,只是为了排解疑惑,增长见识。

    某些时候,也会有些精彩的论述流传出来,被道场外面的弟子听到免不了要议论一番,不管懂不懂,都要点头称好。

    “周大师对于天机术的理解,当真是精彩绝伦,他说,云浮大船的动力模块,还需要改进。能够制造出更大更快的楼船,甚至还能让天舟更快速。”

    “听闻周大师这两年在天机州修炼,难道要进入武神殿了?”

    “估计正是,他现在是武王修为,一旦晋升武尊,就能够进入武神殿。”

    忽而旁边又有人说:“神武门的一位剑修长老,将自己这两年的修剑感悟说了出来,引起了极大轰动。柳兄,你不是主修剑法么,怎么不去听?”

    “是吗!沃日,损失大发了。”

    消息一传来,立马有大批剑修朝着道场飞去,他们对高人间的论道没兴趣,但若是有人传授感悟,便是极宝贵的财富。

    走了一批,剩下的还有更多人。

    “有人看到,柳无空和一个极美的女人走在一起,关系很亲密。”

    “啧啧,给董寒君戴绿帽子,这孩子是活腻了么?”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董寒君居然什么都没说,反而邀请女子坐她身边。柳无空这小子,到底前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才能享如此齐人之福。你们应该没见过,那女子生得美艳无双,虽没有董寒君的气质,却也自有一番媚感,摄人心魄。”

    且不管其他人如何羡慕嫉妒恨,司空现在日子不太好过。

    不好过不是因为董寒君,而是西门。

    “老贼,你居然……居然给我师姐戴绿帽子。哼,果然,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司空哭笑不得,旁边的两位正主正其乐融融呢,她这个围观群众激动个什么劲。

    懒得解释,司空更想听听台上的前辈如何论剑,这才是他想要的内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