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门第一贼

第27章 史上最骚花无痕

    “在下归元一,挑战武将榜第五十位的陆子明师兄。”

    这人抢了个先,喜滋滋地上了主战台,等候陆子明的回应。

    不一会儿,看台某一处飞来一白色身影,正是武将榜五十位的陆子明。

    “开始吧!”陆子明随口一言,并不出手,他双手抱胸,似乎并不将对手放在眼中。

    归元一既然要做这第一人,肯定做好了事先调查,知道陆子明的所有信息,包括弱点。他毫不客气,拔剑杀上去。

    看到剑势袭来,陆子明居然还不拔剑,只以剑鞘抵挡。

    司空惊了,问西门:“这陆子明如此托大?”

    “是因为陆子明这人本身就不弱,你没看清楚么,哦,你级别不够,看不出来。那归元一,不过才武将初期。而陆子明早就是武将巅峰,不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碾压归元一,所以才不当一回事。有些时候,别看武将初期和武将巅峰好似差别不多,但可能天差地别,比如……”

    她的比如还没开始,就看到陆子明胸口中了一记烈火掌,被狠狠地拍下战台。

    观众哗然,正面看台的大佬们也忽而有了神色,这归元一,用的是南州黑炎宗的法术。

    西门的比如没了后续,她继续对司空进行科普,说:“黑炎宗,是南州的上品宗门,更是梵天大陆火法最强宗门,堪称暴力至极。难怪归元一敢挑战武将巅峰,原来有后招。”

    归元一的逆袭将战台的气氛炒热起来,接下来不断有人上台挑战,有成功有失败。总的来说,失败居多,能够榜上有名,都不是弱者。

    除了主战台,四周还有十多座小战台,供给其他人约战或者交流。但只有主战台才可以挑战榜上强者,所以,最热的反而是四周的小战台,不时爆发出出人意表的战斗。

    司空看得眼花缭乱,恨不得把喋喋不休的西门一巴掌拍下去,真当他是弱智的柳无空?

    “看那,是我师姐,她要挑战榜单高手。”

    这人叫做朱轩辕,挑战的是武将榜三十三位的武将巅峰高手梁千秋。

    司空突然发现个问题,对西门说:“你师父取名字是不是故意的,董寒君,西门子书,朱轩辕,都是男人名字。”

    西门嘿嘿一笑,回:“是啊!我们渡月宗的所有弟子都是师父捡的孤儿。师父说,世上父母重男轻女,常会遗弃女儿。却不知女子也能撑起天,所以给我们都取男儿名字,意思是女儿身也不比男儿差。”

    司空听了后,竟莫名地想认识一下渡月宗的宗主竺英,肯定是个英姿勃发的英雄人物。

    朱轩辕和梁千秋的对战很绚烂,女的主修水系法术,水浪滔天蔚为壮观,男的主修风系,缥缈自在,将水浪卷上天更添一分美感。

    到最后,朱轩辕使出一招天降弱水,差点把梁千秋压倒在地。

    这梁千秋不止修风系法术,还修剑法,配合着超绝的速度,一度让朱轩辕疲于防守,筋疲力竭之后自动认输。

    “可惜了,师姐最怕近战,若是有人配合,她的战力会很强大。”

    司空也这么认为,朱轩辕是典型的善攻不善防,若是遇到近战对手,她除了用水系法术保护自己,很难再有作为。

    之后的战斗依然精彩,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侧边战台上,一个地武九阶,挑战天武士中阶,竟然还将对手打得体无完肤,悲愤下台,真可谓是名声丧尽。

    “那人好厉害,以地武之身击败天武,比登天还难,这其中的差距太大了。看来,肯定会有很多宗门争着要他。”

    的确是如此,当那人战斗结束后,很快就被各大宗门的人围起来,邀请他加入自己宗门,承诺各种好处。

    不过,那人一个都没接受,甚至不屑一顾,好像还说了句什么。

    这句话很快传开来,听到的人都觉得他疯了。

    “只有武神殿有资格让我加入,其他宗门哪来的回哪去。”

    司空心道,这世上还有比自己口气更大的人,若有机会,结交一番也是极好的。

    再往后的战斗平平无常,直到南宫胜上了主战台,约战花无痕。

    这场战斗让观众们感觉莫名其妙,南宫胜是武将榜三十七位,挑战的花无痕甚至没人听说过,显然不在榜上。

    南宫胜今日换了身黑色大衣,在烈烈大风下,更显得威势凛然。

    “这家伙,明摆着就是针对你。”西门道,她不了解南宫胜,但听说过昨日在道场外的事。

    司空倒是无所谓,南宫胜和花无痕的战斗,应该会是今天最精彩也是最大牌的战斗,现在只担心花无痕不会上场,若是那样,将会很无趣。

    好在,没过多久,花无痕踩着花瓣悠然飞来,当真是风姿缥缈,煞是惹眼。

    司空脸皮抽抽,他在以前也用过这招,摘花指摘来花瓣,踩着飘着渡空而行,这样的出场方式帅炸了。

    不过,此招太消耗灵力,是一种徒耗自身实力的装逼方式,不值得推荐。

    观众们也被惊艳到了,但是当看清花无痕的脸时,一切对美好的幻想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门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说:“他如果愿意照顾一下观众的眼睛,出场时应该带上一块纱巾。”

    花无痕的脸型算不得丑,只是脸上坑坑洼洼,还长了各种痘痘,这才显着难看。

    待落到战台,花无痕还很骚包地捏出一把折扇,鲜花成雨,他展开后念出两句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此情此景,南宫兄,我们何不坐而论道,何必打打杀杀,煞风景得很。”

    南宫胜领教过这人的嘴上功夫,不回话,促然腾空。

    拔剑,斩。

    花无痕吓得拔腿就跑,当然不是跑下战台,而是在台上往另一侧跑。

    还别说,他的速度很快,躲过了南宫胜这凌厉一剑。

    南宫胜更加不屑,凌空挥出千百道剑气,将底下的战台锁死。

    “哼,我看你怎么跑。”

    西门惊道:“那家伙别交代在这里了,南宫胜的剑气自带火属性,杀伐很重,一般人无法以身体硬抗。”

    司空无语,花无痕是一般人么!况且,他会用身体抗么!

    眼见剑气即将覆盖而来,花无痕收起笑脸,双手合起来又分开,接着是玄妙且眼花缭乱的指法。

    有见识多的人,看清后大惊道:“这是移花指。”

    摘花十二殿的移花指,仅次于摘花指。

    众人心中恍然大悟,那人如此骚包,原来有真本身。仅凭这一手,花无痕就有资格与南宫胜较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