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绝地求生

第七百一十六章 我错了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半天,林明低下了头,低声的说道:“旅坐,我……错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旅坐,我错了!”林明抬起头,大声的喊道。

    “错在哪里?”张云飞道。

    “错在不该擅自出击,错在不敢不听命令!”

    “既然知道错了,那我惩罚你,你服不服?”

    “服!心服口服!”

    “好,既然如此……钱一山!”张云飞大声的喊道。

    “在!”钱一山连忙的站出来,回应道。

    “将林明给我关到禁闭室,先关两天,等出来之后,让他去炊事班报道!”张云飞沉声的说道。

    “啊?”听到这命令,即便是钱一山都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张云飞皱着眉头说道。

    说完之后,他看也不看林明,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是!”

    听到张云飞的话,钱一山满脑子黑人问号,完全不知道旅坐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也只能点头称是!

    等到旅坐离开之后,钱一山看了看围在旁边的那些士兵,顿时皱起眉头,沉声的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吃饭!”

    听到这话,顿时所有看热闹的兄弟们全都一哄而散。

    场地只剩下骑兵队的兄弟,以及林明和钱一山。

    钱一山走到林明的面前,看着他身上的三道血痕,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还疼不?”

    林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钱一山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旅坐有些小题大做?”

    林明还是没有说话,却坚定的摇头。

    看到这一幕,钱一山就知道,林明虽然嘴上不善,但其实在心里还是对旅坐有些埋怨。

    林明虽然能力强,但毕竟年龄小,心里想什么都写在了脸上,钱一山一眼就看出来了。

    林明觉得他明明打赢了仗,旅坐不说褒奖自己,最起码也不用在受到惩罚!

    可没有想到旅坐如此不留情面,在城门口就直接给他了三鞭子!

    所以,此刻林明有些想不开!

    看着林明的表情,钱一山忍不住说道:“林明,你也别怪旅坐小题大做,旅坐这样做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听到这话,林明看了一眼钱一山,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

    明明挨打的是自己,丢脸的也是自己,怎么到了他的嘴里面,旅坐还特别的委屈。

    钱一山说道:“你想想,你这一次不听命令战场抗命去追击日军,并且还打赢了,若是你回来的时候,旅坐不但没有惩罚你,而且还大大的夸奖你,这样一来的话,尝到甜头的你以后会不会还这么做?”

    听到这句话,林明想了想,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

    若是旅坐此次没有惩罚,就算不奖励,估计以后他遇到相同的事情,还是会继续这样做!

    “这就是了!”钱一山说道:“若是不惩罚你的话,以后若是遇到和小鬼子打仗,所有的队伍都可和你一样不听命令,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和小鬼子打,那这仗还打不打了?”

    “要是这一次不惩罚你,不当众将你惩罚的严厉一点,以后独立旅的兄弟们有样学样?以后这独立旅还能指挥谁?”钱一山说道:“旅坐这一次如此重的惩罚你,其实就是为了杀鸡儆猴!你要理解旅坐的苦衷!”

    “这些话,旅坐不可能说给你听,因为他不但要让其他的军官心中不敢生出抗命的念头,他更要敲打你,你能明白吗?”

    听到钱一山的话,林明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释然。

    他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旅坐居然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教育自己!

    毕竟年岁小,思想也不是那么的成熟,林明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给独立旅埋下了这样的祸根。

    想到这里之后,林明心中对于张云飞的怨气也是悄然之间消散,甚至还对自己给张云飞惹了麻烦而感到十分抱歉。

    他连忙的说道:“钱团长,多谢你给我说出这些,你帮我给旅坐说一声,就说我林明错了,这一次是真的错了!”

    听到这话,钱一山微微一笑,拍拍林明的肩膀,说道:“错了也没有,你还是要在小黑屋待两天!”

    听到这话,林明的脸色却是一下子就垮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钱一山又是说道:“旅坐让你去炊事班也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同时给被人一个惊醒,你不要太过放在心上,骑兵队离不开你,你放心,等旅坐气消了之后,肯定会再次启用你的!但是,同样的错误,下次可一定不要再犯了。”

    林明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在同一个沟里栽倒两次,那得多蠢啊。

    钱一山将林明送到小黑屋,吩咐门口的两个战士看好,随即这才一路朝着团指挥部的方向而去。

    路边遇到一些战士,看到钱一山都是敬礼,钱一山也是点头致意,同样回礼。

    很快,他就已经到了张云飞的办公室钱,整理了一下军装之后,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便敲响了门!

    “进!”

    屋子内传来张云飞的声音。

    钱一山一进屋,就看到旅坐正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查看着文件,钱一山将门关上,正打算说话,却听到张云飞说道:“都说完了?”

    听到这话,钱一山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说道:“都说完了!”

    “嗯!”张云飞点了点头,又是问道:“林明情绪如何?”

    “已经稳定了!”钱一山道。

    听到这话,张云飞忍不住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随即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气说道:“林明这一次擅自出击抗命不尊,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必须要将这种念头扼杀在摇篮之中!”

    “林明年纪小,考虑事情不是那么的周全,但也多亏了他莽莽撞撞的撞在了枪杆子上,要不然,我还想不起来这件事情。”张云飞突然笑了起来,“你好好安抚一下那个皮小子,毕竟当众折了他的面子,那小子心里面准保不服气。”

    听到这话,钱一山笑着说道:“旅坐不用担心林明的情绪,那小子虽然办事一根筋,但也没有蠢到家,我只是稍微提点他两句,他自己就已经想明白了!”

    “他是一个死脑筋,认准的事情就绝对会做,但只要想明白,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小情绪!这一点,可是林明的优点!”

    闻听此言,张云飞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国军三十五师的熊百川和我达成合作协议,国军三十五师接受我们的整合,咱们接下里需要如何整合国军三十五师,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说话间,张云飞从办公桌前下来,指引着钱一山一起坐在沙发上。

    钱一山点头道谢,听到这话,沉吟了片刻之后,随即说道:“熊百川此人心机不是很深沉,但却很贪心!若是想要和其合作,并且在接下来的合作当中,一直让其听从的话,就必须要用一些手段来压制住他!”

    “他贪婪,那我们就对症下药好了!给他一些希望,让他知道,只有跟着我,他才能捞到钱!”

    听到这话,张云飞不禁赞同的点了点头,看着钱一山的目光愈发的柔和,沉声道:“你说的不错,对付熊百川这样的人,咱们这样做的话确实是能够收到奇效,但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一定要掌握一个度!”

    “这个度就是既不让熊百川超出我们的掌控也不让熊百川觉得压力太大,万一他要是因为压力太大或者觉得我们逼迫过甚,让他不堪承受,狗急跳墙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咱们谁都说不准!所以,这一点必须要注意到!”

    听到张云飞的话,钱一山忙不迭的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咱们和熊百川刚刚约定好,若是他当真有意向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联系我们,所以就需要我们早做准备了!”张云飞说道:“这段时间你准备一下,挑选出来一些有能力的人,到时候让刘猛带人去国军三十五师帮助熊百川将部队整合重新训练。”

    “国军三十五师是咱们未来兵员口袋,但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却是根本就派不上用场,部队的兵员素质太过低下,所以你们需要将国军三十五师的兵员素质给提升上来,好好训练!若是国军三十五师里面有人和你们唱反调,不用顾忌什么,也不用担心熊百川,他这边我来扛着!但部队的整体素质和战斗力却是必须要提升!否则的话,即便是整合了国军三十五师咱们排不上用场也没有用!”

    “这个度,你要把握好!”张云飞最后叮嘱着说道。

    听到这话,钱一山点了点头,说道:“旅坐放心,我明白!”

    “嗯,你办事我放心!”张云飞说道。

    张云飞坐在椅子上,意味深长的打量着钱一山,看的他心底直发毛。

    但张云飞不发话,他也不敢走,现在在办公室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千以上而言都是煎熬。

    钱一山完全想不明白旅坐这又是搞哪一出,默默的在心里审视最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被张云飞的两只眼睛注视着,钱一山感觉自己就像是两面煎的牛排,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冒了一身的冷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