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叶绽放一追寻 傅谨言 秦尤

第129章 你是不是傻

    “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是什么样的!?你不是喜欢宋其琛吗?”林璐璐听着王淼的话,眉头一松。

    “不是的……要是非要说宋其琛和我有什么关系的话,宋其琛应该也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这又是什么情况?”林璐璐看着王淼,脸上更加茫然了。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得了一场病,但是我的家庭条件有限,根本就抽不出那么多的手术费用,然后我爸爸就想到了一个法子,去众筹。但是众筹这东西你们也是知道的,很多人都以为你是个骗子根本就不会做些什么事情,反倒是要骂你。”

    “后来造梦传媒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当时造梦传媒也是刚刚起步,根本就没什么名气,但是宋其琛还是叫人给我家送过去了十万块钱,当时去送钱的人就是刘文涛刘助理,这件事情我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我当初想着来海城上学,就是觉得起码能和我的救命恩人近一点,这样的话,我也能了解一下他的生活和习惯,这样的话,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哪怕最后我是真的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可是这样……我也觉得自己心里会好受一点的……”

    蓝可儿和林璐璐听着王淼的话,不由的相视一眼,觉得这好像是玛丽苏的烂俗电影里面出现的故事情节,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在王淼身上?

    霸道总裁撒钱救人,被救的女生觉得自己应该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以身相许,可是霸道总裁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当年救了一个什么小女孩,然后两个人产生了无数次的邂逅。

    小女孩用尽了力气想要靠近霸道总裁说一声谢谢,可是霸道总裁以为这又是送上门来的女人,最后***之后觉得这小女孩也就是一般人然后大手一挥当做完全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

    蓝可儿想到这么烂俗的剧情之后,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随后连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准备给王淼洗一洗脑袋。

    人家根本就不许要你的报答,而且当年像是一个散财童子一样的资助你不过就是造梦传媒刚刚起步需要在业内树立一个良好的公司形象才会资助你一个病人的。

    而且当年不资助你也会资助别人的,只不过你病得比较严重,众筹又不理想,所有可怜人的标志都贴在了你的身上,这样资助你之后再“不经意”的被媒体发现。

    然后好人也做了,知名度也提高了,原本需要树立的企业形象也已经竖立起来了,还给别人一种造梦传媒造福社会的假象。

    短短的几个呼吸,蓝可儿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措好了词,轻咳了一声准备给王淼洗洗脑子的时候,就看见王淼捂着自己的嘴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了。

    “这你们都信?!哈哈哈哈哈哈~~”

    “……”

    “……”

    蓝可儿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淼,恨不得当场将这个浪费自己感情的小屁孩掐死,一旁的林璐璐微张这嘴,看着王淼,脸上的表情也是很怪异。

    她刚准备问问当年王淼究竟得了什么病,怎么会那么严重,心里还有些心疼这个小丫头的,可是等她同情心泛滥的差不多的时候,王淼说她是骗自己的

    这让林璐璐已经溢满了的同情心瞬间就无处安放了,就好像是吃东西被噎住了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让人很是难受。

    “哈哈哈哈哈哈~~”

    王淼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情,笑的更加没心没肺,哪里还有刚才那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过来参加节目的原因虽然和宋其琛有些关系,不过关系并不是很大,你们也不用乱猜了,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那你刚才怎么气呼呼的跑了上来?”林璐璐看着王淼嘻嘻哈哈的模样,叹口气开口问道。

    “当然是那口红啊!我刚才化完妆之后发现我的口红不见了!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我还以为丢了呢!”

    “找口红!?”林璐璐听着王淼的话,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她和蓝可儿担心的要死还是以为刚才的话被王淼听到之后会很生气的,急急忙忙的就跟上来看看了,结果王淼告诉他们自己是上来拿口红?这个太扯了。

    这不是浪费自己的感情吗?这小丫头片子脑子里面都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啊!?

    “对啊!”王淼说着,将自己的口红拿着给两个人看了看,然后吸了吸鼻子,一脸的茫然,然后转身就是一个喷嚏。

    “我好想感冒了……”

    蓝可儿无语了,看着王淼树立一个大拇指。

    “你过来培训真的是屈才了。”

    “什么屈才了?”王淼看着蓝可儿,将自己的头发扎了起来跟在蓝可儿身后下了楼。

    “你不应该过来做演员,你应该去做编剧。”她淡淡地怼了一句。

    “……”

    王淼挠了挠鼻子没有接话,看着蓝可儿和林璐璐的背影,不置可否,虽说刚才听了两个人话,王淼的心情却是有点不好,可是转念一想,这是自己的事情,要是因为别人的评价就这么轻易的否定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的东西,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什么,都不公平。

    而且蓝可儿和林璐璐本身也没有什么恶意,说两句就说两句呗,王淼也不是很介意,不过后来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情,王淼还是没有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虽说王淼知道自己和宋其琛真的能发生什么事情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可是起码现在的她为自己喜欢的人努力过,就算是最后真的没有得到宋其琛的认可,王淼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但是要是试一下都不试一下的话,就这么远远的望着他,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的话,王淼觉得就连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更何况……也不一定是真的没有机会不是吗?

    几个人急匆匆的跑到了楼下的室内训练师,看着杨奇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突然有些羡慕秦尤,这马上就是最后几天的,大部分的东西也都已经学的差不多了,现在不过就是巩固复习可是就是因为巩固复习,之前的毛病和不足也都被摆在了台面上。

    杨奇从来都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基本上一场训练下来,每个人都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杨奇才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呢,训练结束之后转身就走,才不会考虑这些学员会怎么想。

    这点连秦尤都很佩服,不了解杨奇的人从来都不知道杨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了解杨奇的人都知道,杨奇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她从来都会一针见血的直接指出你的缺点,不考虑什么样的场合,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会记忆深刻,将自己的毛病才能最快改掉。

    这样的活动好是好可是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的。

    但是杨奇才不是那种可能会适应别人的人呢,要是别人不过来适应她的话,别想着什么叫爱朋友,基本上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正当众人在训练室里面被杨奇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死后,秦尤正在吃着傅谨言给她准备好的早饭,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电视节目,还时不时的吐槽两句。

    “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啊?”

    “不是说了下午吗?着什么急?就这么不想和我多待一会儿吗?!”傅谨言看着秦尤的吃相,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也是有些饿,走到厨房给自己盛了点东西吃,倚在沙发上看着葛优瘫的秦尤,挑着眼眉说了一句。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这怎么说也是一个比赛吧,你就这么把我接出来了在理论上来说就是对别的选手不怎么公平~但是从我的角度上来看呢!你干的特别漂亮,我告诉你,我在那吃的什么健身餐啊减肥餐啊,我觉得我脸都已经快要吃绿了!”

    “那你还要回去?”

    “回去是当然要回去的啊,不然的话杨奇知道了我没有去医院而是跑出来和你鬼混了,不拔了我的皮已经算是对的起我了~~”

    “杨奇是谁?”

    “哦~不是这次培训请过来的老师吗?他原本是我家公司的,后来回家生孩子之后就辞职了,现在好想又回来工作了吧,就是不知道现在再给谁工作。”

    秦尤说着,夹了一块肉一脸满足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笑眯眯的看着傅谨言,将自己的嘴塞得满满当当。

    “你慢点吃,谁和你抢吗?”

    “唔,唔道速你,当连唔当年我差一点没被杨奇折腾死,可是现在想想当时的杨奇也是为了我好,我也是自己愿意过去学那些东西的要是不对我狠一点,说不定我早就跑了。”

    “那你知道你家的公司现在由谁接手了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当年我家出事的事情本来就是有人故意为之,我在公司那么久,公司的所有账目我都清楚,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检察院和审计局去核对账目的时候会是另一套账目,而且两套账目的所有盖章和铅印都是一模一样的,唯独有些不该是我爸签名的地方,有着我爸的签名的印章。”

    秦尤说着,眼底闪过一道金光,脸上的表情难看之极。

    “而且你觉得要是我爸真的去做假账了,会那么光明正大的就放在会计部门的保险柜里吗?哼!当年有多少人陷害他我也是知道的不多,而且现在我根本就没有给我爸套一个公道的能力,也就随他们去吧~”

    秦尤说完,将傅谨言递给自己的汤匙放在了一旁,端着盘子喝了一口汤,然后歪着头看着傅谨言。

    “你知道什么吗?”

    “也不是很清楚,当年你家里出事的时候我刚从部队回来那个时候没什么能力就算是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忙……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这件事情和你也没多大关系,再说那个时候独善其身才是最精明的决定,真的搅进这趟浑水里之后,怕是想要抽身就难了。你说你是不是傻~~”

    秦尤看着傅谨言哟罪恶自责的模样,起身拍了拍傅谨言的肩膀,一副完全没又放在心上的表情。

    “可是……”

    “可什么是?当年的事情本来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不用自责,再怎么说,要是我家当年没什么事情没准我现在还和沈徽音那个啃老族一个德行呢。你不觉得这件事情让我学到的东西比较多吗?”

    “哼,我宁愿你没学到这些东西!”

    “切,生什么气啊,不过傅谨言,你说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啊?”

    “……”傅谨言看着挑起自己的下巴的秦尤,没有说话,果然,秦尤忘了一些事情,而且是对傅谨言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是什么表情,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前几年家里还没出事的时候,我得了点小毛病,好了之后就有些东西不记得了。之前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不是因为你是傅家人的原因,就是觉得我应该认识你,但是偏偏我却只知道你叫傅谨言。”

    秦尤说着,做了一个鬼脸又趴回了床上。

    “这件事情我想了好久,也问了萧羽那个老女人,可是他们都没有什么印象,傅谨言,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认识你啊,不然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我这么好啊?”

    “……”

    秦尤说的话,傅谨言一句也不想听,这个女人果然将之前的事情忘记了,也对,要是不忘记,她又怎么会跟傅嘉树在一起呢?

    傅谨言越想就觉得越不舒服,想着当时秦尤和傅嘉树在一起的模样,就觉得自己心里在翻江倒海,难受至极。

    秦尤说着,一抬头就发现傅谨言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急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傅谨言的肩膀。

    “傅谨言!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