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酒剑四方

第四百四十七章 幼麟

    西郡首府城中,灯笼初点。论富贵繁华,一郡首府,自是难与皇城脚下相比,但如何也是灯火通明,并无宵禁一说,哪怕是西郡算不得太平无忧,可总也无不长眼的贼寇入城,再者守卒日夜值守,趁虚而入,全然无果。

    云仲直安然睡到戌时,才被柳倾叫起,自然是逃不过几句责备,自知理亏,故而只得讪讪一笑,同自家师兄赔罪认错,这才作罢。

    “师兄啊,白日里登楼,当真见过了幕后人?”少年由打客店小二处讨来过些许醒酒汤药,缓缓饮到腹中,这才觉秋湖安定下来,再无太多翻江搅海的气势,沉沉吐出口浊气,开口问道。

    “兴许是见过,不过我亦不知,城外那位薛姑娘家姊遇害,究竟是否是此人为之,”书生正将铜炉中的沸水往茶盏中注去,闻言动作略微停滞,似是一时间饮茶的心思暂缓,平和讲道,“二师弟推演的本事向来不弱,但苦于身在南公,能勉强算出害人者今日登楼,已是实属不易,免不得还要担些因果。不过既然那人宁肯轻易露相,想来亦能分清轻重缓急,仙家之于世家,仍旧是需要仰头远眺的崇山峻岭,再者子罪父替,未免就比自个儿背债轻松。”

    “如此说来,即便是师兄也未曾瞧得出,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少年一愣,端起剩余醒酒汤药饮尽,试探问道。

    柳倾叹气,“相隔日久,哪里是如此好查清的,更何况一国法度尚在,你我这等山上修行之人擅自插手施压,本就是越俎代庖,有越矩之嫌,倘若真要查个分明,此事还是要交与郡守大员或是官府中人最好,既然那位楚大人主动揽过罪责,由他去便是。”

    “世上许多事,其实只能尽力而为。”

    书生抬眼,见楼外灯火通明,左右分行列阵,破开昏沉夜色,一线连一线,又缓缓合上双目,静如安眠。

    听风台上火烛难久,毕竟是极高极远所在,狂风浩荡无阻,浩浩然风自东南来,不似秋冬锐能割伤皮肉,但亦是广大雄浑,声势丝毫不压于西北长风。也是出于此等缘故,此刻登台二人,亦是挑选了两盏竹架结实的灯笼,一前一后,徐徐登台。

    楚泾川在前,楚幼麟居后,父子两人分明一道登台,可分明后者脚步,始终要慢过三阶,执上下臣子礼。

    百丈高台,绕是楚泾川这等三境高手,只凭脚力,也是走得越发缓慢,步步而上,如履薄冰,一身白袍于夜风当中,摇摆不定。

    “李家听风台,果真当初是择宝地而立,不远处正巧是西郡首府地气最浓的郡守府,踏阶直上,恰如江鲤抬头,可见龙门。”

    冗长台阶,楚泾川头回出言,却是用以赞叹听风台地角,并无其他意味。

    “父亲所言极是,听闻李家祖上有能臣,可分地窍观星斗,推演祸福吉凶,才于此立听风台一座,图的便是李家可绵延不绝,子孙后辈,福寿才气皆出上品。”公子接过话头,规规矩矩讲道,却是听不出半点亲疏。

    楚泾川点点头,先行一步迈到台上,坐到石椅上头,将手头灯笼插于石桌案旁立稳,“坐下说话便是,此处无人,无需执繁琐礼节,既是父子,本就不该如此生分守礼。”

    公子行礼,亦是学楚泾川模样,将灯笼搁稳,缓缓落座。

    “年纪渐长,身子骨也大不如前,如今就连这百来阶听风台,登得都是有些勉强,总觉肩头扛着许多物件,压住双膝,成日步履沉重,全然不似少年时候那般轻快,总觉拔腿可赶日月,抬手够天,亦不过随意可为。”男子抹去额间汗水,靠到石椅背处,却觉凉意沁骨,抬头问道,“幼麟腿脚近来如何?”

    公子微微一笑,“尚可,虽说幼时身子根底薄弱,但这些年来走动多了,亦不觉得费力,反倒是越发轻快,谢过父亲关怀。”

    “但我总觉得,幼麟肩头扛的物件,似乎不比旁人少。”男子言语散到风中,却是轻易可闻,叉起双掌冷笑道,“我儿暗地手段,已然可瞒过为父,城外有位唤薛鱼玑的姑娘,家中长姊,想必是你遣人暗害的,此事有还是无,如实道来。”

    “并无此事。”公子依旧眉目含起笑意,不紧不慢答道,“虽说儿与城中那位薛姑娘有交,亦不过是酒楼当中数面之缘,身段容姿固然是极好,但总不可凭此将罪责搁放到孩儿头上,父亲教导有方,儿又岂能行这等狠辣事。”

    “那薛归与其妻之死,又是何人所为?”楚泾川面色仍旧平淡。

    公子失笑,“那时不过儿垂髫年纪,何来那般心性手段,当着父亲眼皮下瞒天过海,去害两位城外无辜采茶百姓?况且如此作为,能有甚企图。”

    楚泾川闻言,许久不语。

    再抬头时,男子眸光低垂。

    “这些年来,委屈你娘亲,是我楚泾川过错,总觉得所谓门当户对,不合心意,却始终惦念城外那女子。你既如此作为,想来多半是因我冷落,这才迈错路途,酿就今日心性。”

    “父亲何错之有?”楚幼麟平和一笑,直视对坐那位陡然有些老态的白衣男子,轻飘飘道,“只是娘亲与儿郎之错,前者错在不该忍之受之,后者错在不该生在楚家,虽为嫡子,而不受父亲所重,仅此而已。”

    “既然已将两人残害,这两条性命,姑且算在为父头上,可为何还要差人暗害那位薛姑娘,她又何错之有。”楚泾川疲累,索性歇靠到椅背上,长叹问道。

    “我能握到掌中的,自可视若天珍,但弃我去者,断不可留,就算是造下千般孽业,我一人担之。”楚幼麟咧嘴大笑,张狂笑声,为清风撕得碎裂,而后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道,“如今楚家那帮老朽如怨鬼枯木的族老,已然听闻过我楚幼麟的能耐,这下一任家主之位,恐怕已然由不得父亲决断。”

    “杀薛归与那女子的是我楚幼麟,杀薛鱼珠的亦是我楚幼麟,”年轻公子瞧着听风台下城中如流火一般的灯笼夜景,神色狰狞,“可惜如今父亲若想要处置孩儿,还要问族老答应与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