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062章 烤肉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福来,你干嘛呢?”宗庆山有些不理解,肉还没全熟。

    宗福来没多说,快速将那一半的烤野山羊肉装进草编篓子里,等川川灵活敏捷地拖走后。

    她才回答父亲的问题:“爸,那些是给川川的,喏,已经被拿走了。”

    她父亲听得一脸懵,川川?已经拿走?他怎么没看见。

    宗福来见父亲真没想起来,提醒他道:“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破棚子地遇到的那只猫。”

    “哦。”他想起来,家里得一半兔肉那次,原来野山羊是那只猫弄来的,当下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声不吭。

    她做这些的时候,都是背对着宿营房屋,能看清他动作的只有父亲。

    任远博勉强能从两人谈话里知道点东西,尽管心里有疑惑,却什么都没问。

    王勇志几人在不远处晃来晃去,他们本就不好意思老盯着这边看,是以都没发现烤架上的肉猛缩水。

    还没来得及厚脸皮要求加入,就见一白一黑两只小动物坐在烤架前,眼巴巴望着。

    “我和小白白跟你们一起吃。”川川在她脑海里说道。

    她接收它的话没问题,可若是她说点什么,周围的人能听见,是以她仅朝它点头表示同意。

    不说它本就是她现在的得力助手,才进山就拜它所赐收获“狗头金”,接下来需要它的时候还多着呢,对它好是必须的。

    将剩下半只烤野山羊肉分成五份,她自己的最少,川川的最大。

    川川和小白白拿到肉又跑掉,他们三个人把分到的烤野山羊肉吃完还意犹未尽,没人吃撑,更不要说剩下。

    王勇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把多的肉扔给两只野猫,都不请我们尝尝。”

    宗福来冷眼瞧他,“王同志,我们是两组人,你明白吗?”

    “是啊,但我们是一个村的,而且也可以合成一组。”

    王勇志心里别提有多懊悔,若是脸皮厚一点,说得早一点,或许能从猫嘴里夺下那些烤肉。

    宗福来可不想让这些脑子有坑的蠢货胡搅蛮缠。

    “一个村的,现在包产到户,可不兴大锅饭,再说,你们吃兔肉,住宿营屋,可没惦记我们!”

    王勇志语塞,兔肉他们早已吃得精光,宿营屋比野外搭帐篷住好得多,他更是不会愿意让出来的。

    “两组合一组,总有一组得谦让点,你们一点不相让,那是没办法合。”

    输人不输阵,他很是傲气地甩出一番话,然后转身回屋,另外两人连忙跟在他后面,顺手把房门关上。

    进到屋里,听着王大志响亮的呼噜声,本来想抱怨对方呼噜大,突然想到今天野兔是他猎到的,或许明天可以让他去猎野山羊。

    “明天我们配合好大志,肯定不会比他们那三人组收获差。”

    他弟和堂兄都表示赞成,虽然之前他们吃烤兔肉就很满足,但那不是没有对比么,现在他们有新目标,想要吃更美味的烤野山羊肉。

    进山第一天,宗福来觉得经历已经超预期太多,稍作洗漱后,钻进帐篷躺下就不想动。

    至于守夜,不好意思,她还真不懂这些,当然,她现在没真睡,川川跑山里浪,农场空间她得自己费心照料。

    目前农场空间里的田地已有十二块,新增一大片苹果树,以及十只蛋鸡。

    所有田地全都种的小麦,收割快,单位产出空间币高,考虑到最近川川不会进农场空间伺弄,她把全部田地换种玉米。

    苹果树的果子还未成熟,蛋鸡产的蛋已能收获,握着带有体温的鸡蛋,宗福来决定不卖先留着。

    在农场空间中,把该做的都做好之后,她才退出开始真正睡觉。

    宗庆山与任远博舍不得叫醒闺女/未婚妻守夜,两人轮流替换。

    等到天亮的时候,宗福来才发现自己起得有点晚,王大志一行人已然离去。

    赶紧起身收拾整理,继续第二天的行程。

    她跟在父亲身后,一边走一边吐槽,“他们那几人连独轮车都没带,真不像是进山打猎的。”

    “你刚才睡着没醒,昨天那几人没吃着我们的烤羊肉,一大清早要王大志今天带他们猎野山羊。”

    宗庆山提起这个就想笑,什么都不会还要求多,估计今天那一行人日子不会好过。

    “我能冒昧问一下,昨天那么多野山羊肉去哪了?”任远博想把这个问题弄明白。

    宗福来这才想起他不知道,当下便将当初破棚子地遇到川川的事情说给他听。

    当然,与她当初和家里人说的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是,那猫给你弄来猎物,然后你帮着处理,做好后可以得到四分之一或是一半作为报酬?”

    “可以这么理解,要不然就算运气好,瞎猫碰到死耗子,撑死一只兔子,羊是不可能的。”

    任远博点头,昨天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果然有内幕。

    “小任,你看的书多,知道那小东西是什么品种?”宗庆山觉得那川川绝对不可能是只猫,别说见,他听都没听说过这么能猎到野山羊的猫。

    任远博皱眉,“不是猫,昨晚一起来吃肉的白色那只是小老虎。”

    准女婿也不知道,他转向自家闺女问道:“福来,你说川川有没有可能是只小老虎?”

    “不是,我仔细看过,它额头上的纹路不是王,而是川,我就是根据这个给它取名叫川川的。”

    “或许它不是单纯的一种血脉。”任远博猜测,就像神话故事里,不少圣兽都有点四不象。

    宗庆山点头,准女婿的猜测倒是能解释得清,为什么外形像猫的川川这么厉害。

    “爸,今天我们怎么安排?”难道是继续走一整天?

    宗庆山正要回答闺女的问话时,迎面见到一节树枝挡路,他当下就拿刀将那树枝砍掉。

    他挥刀的动作气势很足,树枝应声而落,可一条被惊吓的蛇朝宗福来扑面而来。

    “啊——”她吓得不行,那条蛇身上的斑斓花纹特别好辨认,是野鸡脖子。

    这是东北常见剧毒蛇,颈背有一明显颈槽,两侧有一对粗大的黑色斑块,背面翠绿色或草绿色,有方形黑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