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099章 没好意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等需要钱的时候,还是去首城吧,宗福来总觉得在省城倒腾不放心。

    她在这里东想西想,一直到张师傅带着小张过来,她才恍然时间已经过去好久,天色已近黄昏。

    张师傅还没上车,就对她说道:“我们一会儿就能轮到装货,你们抓紧时间吃饭上厕所。”

    他说话的时候,嘴里的大蒜味儿隔着车窗都能闻到,应该是已经吃过晚饭。

    宗福来叫上任远博,眼睛瞟一眼车斗,发现他将自家东西用绳子全部绑在一堆,方方正正,特别好分辨。

    心里为他点赞,却没直接点出这件事,“你坐后边还行不?”

    “还行,这天气坐车斗里凉快。”车上有顶篷遮太阳,开起来有风,还能在车斗里伸直腿,比坐汽车、火车舒服。

    “你说得对,后边敞篷的,车开起来风大,凉快是凉快,就是风扬起的灰尘多,要不要用口罩?”

    她当初自制的口罩起过大作用,是以后来没事又做一个,两个都放农场空间里。

    任远博不愿意,“这天气戴口罩太热,灰尘大点回去洗洗就好。”

    两人先去厕所,然后洗手去这边临时支的饭食摊走去。

    摊子虽不大,提供的品种却不少,有包子馒头面条,还有米饭炒菜。

    提供的这些吃食都不是现场现做,而是做好拿过来,架在蒸锅上温着售卖。

    宗福来拿出饭盒,然后问他,“你要吃什么?”

    “我来二两米饭,一个鸡蛋加一份青菜。”任远博早已扫过附近司机师傅们的吃食,大部分人都没要肉。

    小摊上供应的菜总共就四个,她想了想,“行,那我来个馒头,一份肉加一份土豆,然后我们两换着吃,每样菜都能吃着。”

    此处老板比较灵活,直接就将四样菜分到两个饭盒里,然后把米饭和馒头放在菜上面。

    宗福来谢过老板,与任远博一起回车上。

    到的时候货车还正在装货,张师傅与小张并未闲着,而是协助仓库人员一起往车上搬货物。

    见到两人,张师傅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小张一如继往的高冷未对两人予以理睬。

    这样也好,他们不用上前帮忙,两人走到一边打开饭盒吃饭。

    还好装货这边一次只有一个货车进出,直到饭盒里的肉都被吃完,仓库工作人员和两位开车师傅都没注意到。

    两人洗好饭盒,等车子装好货继续出发。

    等到车子开出省城,行驶的线路越来越偏之后,张师傅开始找宗福来唠嗑,“大妹子,你们是第一次雇车吧?”

    “对,村里包产到户,大家热情空前高涨,各方面需求提升,我们家长辈是村长,我两就出门帮着各家带货,多是便宜的瑕疵品之类。”

    她才不信这两人没有偷瞧过放车斗里的东西,是以言语间拉上整个村,若是对方动歪心思,得惦量一番。

    “你那些东西谁是谁的我不关心,但你第一次雇车,我得和你把事情讲清楚。”

    张师傅略作停顿后继续道:“这一路上会有不少关卡,都得打点,所以费用必须分摊。”

    “大概多少?”宗福来心想,担心的事情果然来了,之前一字不提,现在车开到荒郊野外才说。

    “说不好,就这么跟你说吧,一个月前从这边到你家那边的距离,我只遇到三个关卡,三十元搞定。”

    “可二个星期前,关卡增至五个,原来的三个涨价成二十元,新的二个收十元,总共八十元,这次不好说。”

    说完他摊摊手,虽然他是起心坑骗两人,但这莫名出现的“过路费”还真不是他能控制的。

    “那我们是按货分摊,还是按人头分摊?”总不可能全部让他们出!

    “当然按人头,你们两人,我们两人,一边一半。”张师傅话说得那叫一个斩钉切铁,明显是不给商量余地。

    宗福来心里叹息,他们果然是顺带的冤大头。

    若是两人没别的心思,“过路费”这个事情她经历过,勉强算是能够理解。

    宗福来唉声叹气道:“那还真是麻烦,回头我挨家挨户收这个钱,估计会把全村人给得罪光。”

    张师傅见她没强烈反对,就没用吓唬人的那一招。

    通常对于不愿意配合的那些人,他都是采取赶下车来威胁。

    至于名声、口碑什么的,他现在哪还管得上这个,就连公司都默认他们挟带私货,否则出车就亏钱,谁愿意!

    “你们算运气好,一个村至少好几十户人家,每家每户摊下来没多少钱。”

    “希望吧,张师傅,那些人私拦收钱没人管吗?”

    张师傅摇头,这种事情不好管,“我们货车司机没时间跟他们折腾,再说一处卡收个十元二十元,就算是公安警察确认那些人乱来,最多给个警告,再让他们把钱吐出来。”

    说到这里他激动起来,“然后这些人记住告发之人车牌号狠狠报复,就算不出手,每次拦下把轮胎戳破都够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更不用说警察都不一定拿他们有办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见机不对跑掉,我们人都找不到。”

    开车的那么多,当然有愤青出面,最后结局无一例外就是调换路线,然后吃一堑长一智。

    怪不得动不动就需要严打,这种事情不严打,不痛不痒的处理绝对会让他们变本加厉。

    “这种只会是暂时的,上面肯定会出手整治,不可能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

    宗福来说得那么肯定,张师傅刚想点头赞同,随后想起同车的这个女娃只是个乡下种田的村姑,暗叹对方好会说,自己差点真信。

    “希望能如你所说。”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额外支出,他们的腰包才能鼓起来。

    话说到这里,张师傅自认交待清楚,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小张倒是好奇瞄过宗福来几眼,不说姑娘家,就是壮年男子,碰上这种事情都很少能镇定处理,没想到这次长见识了。

    他能有这份正式工作,得益于那些村民私自设卡收费,车队紧急扩招开车师傅,他刚好拿到驾照又胆子大不怕事,直接进运输大队上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