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105章 意外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能装电话的村子都不会太差,这样的地方居然学歹人家打劫,真是人心不古。

    小张心里嘀咕着去村委借用他们电话,当然是要给钱的。

    这个村长很会做人,直接收走一元钱,然后留他一个人在村委办公室里打电话。

    电话拔通,小张按照任远博的指点进行工作汇报,然后进行请示。

    运输大队给两人的任务是运货,当然让他送货为先,其它事情等回大队的时候再沟通讨论。

    能当上领导不可能是傻子,两个人事情光听单方面汇报哪里能当依据处理,如今车与货都好好的没出事情,等张师傅那边解释清楚再做决定不迟。

    小张得到肯定答复,心情愉悦回到车上,这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买。

    “我开快些,前面有个镇的烧鸡好吃,我请你吃烧鸡。”

    任远博微笑点头,“嗯,我不说话影响你开车,等到了再说。”

    小张哼着小曲开着车,就算这趟车没司机再与他轮换,他依然心情很好。

    听领导意思,若是这次保质保量准时送好货,回头就能帮他申请转正。

    他当然不会忘记与身边的“高人”分享,“也不知是领导随口说说,还是已经过慎重考虑。”

    任远博没心思去与他分析什么领导意图,这对他没半点好处,借他狠踩张师傅才是他想要的。

    “那你回去可得抓紧时间与你舅舅掰扯清楚,否则等你转正后再做,不少人会心里阴暗到怀疑你恩将仇报。”

    “你说得对,不能转正后再撕破脸,我回去就让家里人闹他。”

    这不仅仅是钱与粮的问题,而是家里人都不甘,这口气不出,在亲戚朋友面前,始终觉得被张师傅一家压得抬不起头。

    货车很快来到小张说的小镇,镇上马路口有个饭食摊,人气还挺不错。

    “就是这里,烧鸡味道一绝。”小张停下车,拿着张师傅的口袋,从里里掏出几张票子,下车去买烧鸡。

    任远博想着车斗后面的宗福来,连忙爬上去问道:“这边有烧鸡,你吃不?”

    “好啊,你给我买一整只,今天路上不用再停车吃饭。”一人一只鸡,还真是奢侈。

    他听话去买鸡,刚好遇到已付好钱等切鸡的小张。

    对方咧着嘴使劲夸他买的烧鸡,“你看这烧鸡多好,表皮金黄,味儿香浓!”

    “不错,老板给我来两只,分开打包。”他笑眯眯地上前掏钱买单。

    小张顿时有些着急,“你这是干啥,不是说好我请客,你这是看不起我。”

    他没有跟着急,淡淡笑着回道:

    “这怎么可能,我过来是帮我妻子买,后来一想,一人一只更方便赶路,你如今一人开车任务重,千万别多想。”

    小张傻眼,他都差点忘记昨晚到今早耽搁得有点久,接下来须快马加鞭才行。

    “你这朋友够意思,提醒得对,我明白,我不多想。”

    哈巴狗似的一直劲儿赞同,看得老板都忍不住笑起来,“我们这有新品肉馅千层饼,五毛一个特别酥脆好吃,要不要?”

    “给我三只,不给我六只。”小张抢着递过去三元钱,然后示意任远博已经结账。

    肉馅千层饼个大,色泽脆黄,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他点头,买些回去给她尝尝也好。

    坐到车上,小张才回过味来,“你,你说你她在车斗?”昨晚上一大群人找,居然就在车上!

    “当然,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抛下妻子跑路之事,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任远博说什么小张已经听不见,他就只知道,那些大男人忙活一个晚上,结果全是瞎忙,都被这两人骗了啊!

    还好他没起什么坏心思,从头到尾没掺合,想清楚自己确实啥也没做后放松下来。

    “那她要不要坐车头,现在位置很空。”

    “不用,她在车斗自由点,想睡觉也方便。”任远博当即拒绝。

    有张师傅联合那些村里人觊觎自家老婆的事情在前,他可不愿意再把她置身危险之中。

    小张没多说什么,吃好后老老实实开车。

    之前没赶多少路,他这一认真起来,不到五个小时,就到达任远博指定的地方。

    他没有选择直接到镇上,而是一处三岔大马路,让对方弄不清楚他会继续换车倒方向还是已到目的地。

    小张帮忙把货卸下,一分钱没收,直接干脆离开。

    高人厉害是厉害,危险也是真危险,他人笨拿张师傅没办法,可在这两人面前,张师傅被折腾得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实际上是他脑补太多,若不是张师傅露马脚引起宗福来警惕,她又正好有农场空间,想赢张师傅很难。

    他们货多,不想惹人注意,才选的这边三岔路口,虽是交通要道,可车不多,这处地方小,没人做生意不热闹。

    此时是正午,太阳大天气热,附近还没有遮阴地方,是以偌多货物并没人看见。

    两人把货搬到路边,宗福来让任远博立即到不远处的镇上买个车。

    等他走后,她让川川出来帮忙看周围有没有人,确定没有后,她把货收进农场空间。

    理论上现在不会有人来这边闲逛,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打算在附近找个隐蔽些的地方,再把东西放出来。

    回家是不可能现在回,要回也得等到晚上,两人把东西悄悄搬到新宅院能上锁的房间里。

    她正一个人静静寻找合适的“仓储”之地时,突然听到远处有动静,她不知情况,悄悄躲起来。

    虽然看不到,但她两个耳朵都支着,随后听到越来越近的说话声。

    “主任,你都没能帮到我,现在找我又有什么意思。”话虽然是责怪,但语气娇嘀嘀,仿佛在撒娇。

    “我不是不想帮你,我都下台了有什么办法,还好只是丢官,没抄家入狱,你等我东山再起。”

    这话内容信息量有点大,两人似乎曾经有过交易,但赶上后者下台不了了之。

    说话的男人不用猜,肯定是以前的革委会谢主任。

    “我都等你好几年,再等下去,我妈不会同意,你也知道我家里情况。”女的声音再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