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118章 坏榜样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宗庆辉这边打三弟的主意,想用老人换钱花。

    许多年没往来的王美珠娘家,如今也不停劝说家里老人。

    他们想法是肥水不留外人田,那样的疯老头,怎么会不需要人照顾呢?

    论人选的话,当然自家老人合适,每个月他们不多要,给个十块二十块就行。

    不是他们体贴妹子舍不得狮子大开口,实在是两边因为王美珠嫁妆撕破脸过,他们在她面前腰板挺不起来。

    外嫁的闺女,王美珠父母从来不看在眼里,哪怕宗庆山当村长,他们见挤不出油水也没搭理。

    县官不如现管,又不是同个村的村长,怎么管都管不到他们头上来。

    听到家里子女说让过去照顾老头子,他们怎么会同意。

    “我们这年龄,哪里还能舔着脸去做服侍人的事,这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

    “妈,劳动赚钱光荣,再说你是去帮衬小妹,又不是旁的人家,难道她还真敢把你当老妈子用。”

    家里儿子媳妇轮番上阵劝,可老人转不过那道弯,一时间两边僵住。

    老大媳妇没辙,“要不这样,我先去探探虚实。”

    她就不信,哪个女人不需要娘家人撑腰,完全忘记这么多年人家也没找他们撑过腰。

    除了想上门趁机打秋风的,还有不少纯粹看热闹的。

    多少年没听过这样的新鲜事,大老远弄一“爹”回家,还是个疯老头。

    宗庆山又是村长,通常不会不给人脸,这样一来,罗教授到哪屁股后面都缀着一群人。

    他一开始还害怕,总想躲,把自己关屋里,然后又好奇憋不住。

    出门、被围观、回屋,再出门……罗教授重复无数遍后,将这当成游戏玩。

    他发现回屋后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很安全,慢慢胆子大起来,出门能稍微走远一点,但还是时不时回屋。

    任远博因为要帮着整理罗教授的东西,一直在忙。

    老人家东西别的不多,就是书多,不少还是外文版本,多数带得有插图,想来是这些插图使得书籍免遭噩运。

    还有就是信多,有一个箱子专门装各种信件,也不知道究竟有用还是没用的。

    衣服被褥眼下勉强够用,需要添补才能过冬,然后就是日用物品不全。

    所有东西中,他最感兴趣的还是罗教授手写笔记,想来他家里人没有从事同样工作。

    几大本厚厚的笔记,记录着无数实验数据,一半是关于葡萄的,甚至还有不同葡萄酿造出葡萄酒口感差异等描述。

    看得出来罗教授在这个领域钻得很深,从种子、扦插,到搭架,以及后续葡萄催生催熟管理都有很多心得体会。

    可惜了,一个葡萄种植大家,如今却疯疯癫癫。

    正当他整理得差不多时,突然看到一张合照,这张照片他曾经在外公外婆那里见过。

    照片里年轻的他们坐在正中,周围环绕着好几十个优秀大学学子,即将接受他们的馈赠出国留学。

    还真是绕来绕去绕不开的“熟人”,他在内心感慨,却丝毫没有与照片中人相认的想法。

    相反,他一点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强行压下心里的思念,他把照片重新放进书里夹起来,然后走出房间。

    太阳正烈,晒得他的心都温暖起来,果然阳光下生活才是他需要的。

    宗福来早就想瞅瞅罗教授的书籍,见他从屋里出来,急切问道:“找到有用的书了吗?”

    他见她仿若一个等糖吃的孩子,嘴角露出温柔微笑,“有,我分门别类整好的,你可以进去看看。”

    “好勒。”宗福来高高兴兴进到屋子里,那老头正兴致颇高在外面带着一群人兜圈子。

    任远博为整理书籍还很用心将新宅院那边格子架给搬过来,放上书还颇像书架。

    一大半的外文书让她心里打怵,那些文字扭来扭去,她一个不认识。

    好在还有许多看得懂的中文书,就算是繁体版,相对那些外文书,她至少还能看懂点皮毛。

    罗教授看的书,多是晦涩难懂的研究文献之类,不是浅显易懂的种植教程,翻几下她就没兴趣。

    这个她曾经的屋子,现在给到他住,炕上堆的衣衫与被褥不多,冬天肯定得加做。

    她大致看下尺寸,心里有数后就离开。

    出门时正碰上罗教授在外跑累回来,见到她笑嘻嘻的,那神情明显是想讨要苹果吃。

    可这种东西她不敢在家里拿出来,出门在外还能扯谎说是意外买到,这在家上哪买去!

    对方见她不打算给苹果,一脸的悲愤,仿佛她是个恶人。

    宗福来失笑,苹果不行,不过玉米棒子倒是可以给他一根。

    罗教授接过玉米棒子,有些疑惑地撕开包叶,然后尝试着咬上一小口,能吃的,笑嘻嘻关上房门一个人吃独食。

    这也是他的一个奇葩习惯,什么东西都喜欢端进屋里关上门来一个人吃。

    她的举动被斌斌看到,随即伸手朝她要,可爱的大侄子当然不能不给。

    继续摸出一个玉米棒子,剥好递给他,“慢慢吃,嚼碎再吞下去,知道吗?”

    “知道。”斌斌拿过玉米,学着罗教授的模样小心啃上一口,确认好吃,然后就跑到一边吃去。

    有样学样的行为简直让宗福来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她尽可能温柔招呼斌斌,想让他留在院子里大大方方吃玉米棒子。

    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宗福来担心小孩子跑太热中暑,根本不敢使劲追。

    斌斌不仅“咯咯”笑着躲开她,还边跑边朝她吐舌头做鬼脸。

    人累加心累,罗老头是她弄回来的,现在教坏小孩子,她该肿么破?!

    郁闷看眼原来自己的房间,多走几步路到新宅院,躺在才刚送过来装好的大床上,整个人都舒展开,感觉真好。

    等到家具大部分齐全,家里就会办她和任远博的喜酒。

    重生回来这些日子,她真觉得像是在做梦,事情发展顺利得超过她想像。

    当然潜在的危险不少:某人的小“青梅”,来历不明的周三(三只手),让农菜菜摸底任远博的谢主任……

    眼下,她更在意即将举行的大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