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130章 取舍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周三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宗庆山不是个傻的,很容易怀疑到他身上。

    可对方没有证据,他再把之前没处理好的蛛丝马迹给抹掉,即可高枕无忧。

    想到这里,他没有再继续留下,“你们既然都要忙于准备明天进山之事,那我后天再来。”

    等他走后,宗庆山用眼色示意任远博,希望他去跟踪。

    任远博点头同意,装作回新宅院,其实是借那边绕道跟在周三身后。

    他不敢跟太近,一直远远缀着,就连距离,也保持得尽可能远。

    小心到如此程度,依然几次险险露馅,这更让他确定对方绝不是普通流浪者。

    反追踪能力如此强,还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山野之地,让他学习到不少。

    周三是自信的,尤其这段时间将宗家三兄弟耍得团团转,他如此警惕不过是骨子里的习惯。

    如若他真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进行反追踪,任远博早被他发现或是甩得远远的。

    周三绕着路回村,一路上划下不少联络暗号,不是一条线上的人,根本不可能破解他留下的那些符号。

    是的,他留下的暗号全是符号,一个汉字都没有。

    山里虽然文盲多,但识字的同样不少,他可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把柄。

    任远博有些遗憾,他没有带纸和笔,没办法全部抄写一遍回去琢磨。

    随即他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给宗福来用芋头叶子留言之事,对呀,他可以用叶子和树枝!

    把这些东西给记下来,不管能不能破解,至少能证明这周三不简单。

    老丈人已经对周三生疑,就算没有真凭实证,说服他不难,可宗家三兄弟那里,实证比他说一千道一万都管用。

    这些天他冷眼旁观,发现周三比他会拉拢人,明明他是宗家女婿,可在三兄弟嘴里,周三更讨他们喜欢。

    一个是大多数人更同情弱者,周三又特别会示弱,他常念叨的身世又特别坎坷可怜。

    另一个则是他是抢三兄弟妹子的人,他们不讨厌他已是不容易。

    心里思绪有所发散,结果一眨眼把周三给跟丢。

    此时他正在蹲在长得茂盛的杂草丛里,眼里找不到周三身影后,他没有立即跳出去四下张望,连头和身子都没敢动,很小心地转动眼珠子寻找。

    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让隐身大树上的周三很是无奈。

    山里不仅有动物,还可能有人,是以他每次怀疑时,都会按习惯进行观测。

    这一次不仅没见到尾随他的野兽,人影子也没有。

    再三观察确认,他才从树上跳下来,他不会知道,他与任远博躲藏草丛的直线距离不超出三米。

    就跟灯下黑类似,他将更多的精力用来眺望远方,对自身周围方圆三米内有所疏忽。

    这更多源于他对自己太过自信,以为方圆三米内没有声音能瞒得过他的耳朵。

    正常来说,跟踪的人不可能做到一点不发出声响,站在他的立场判断没有任何不妥。

    坏就坏在,他挑的这棵树刚好靠近任远博,对方又特别沉得住气。

    从云峰村到周三所在村子,路过山林的脚程不过半个多小时,再之后就很难找到掩身物。

    介于对方的超高反追踪能力,任远博及时停止继续追踪,借由大树灌木丛的掩护,一直看着周三消失在视线范围。

    随后加快记录周三留下的那些暗语,做到一字不落全都记录在树叶上。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得有近半个小时,期间并没有看到有人过来收集周三留下的信息。

    他不可能在这边等着,便缓缓躲藏着回村,在这个过程中,还伪装成进山采草药之人。

    七弯八拐绕道回到家中,他全身都是汗,却顾不得冲洗,找来纸笔就开始重新抄撰那些暗语。

    由于时间隔得短,偶尔有些字迹模糊的地方,他也能凭记忆给补全。

    他没急着找老丈人,妻子此时肯定正跟对方商量“大事”,他得先跟妻子通个气再说。

    宗庆山嘴里说着在院里等闺女,可等到大家散开做准备后,他就主动来到新宅院找她,“福来,我能进来吗?”

    “当然,爸快进来,外面热,我们屋里说去。”接下来要商量的事情,其实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很不好意思。

    茶水给倒好,她才开始给父亲解说自己的想法,说完后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样大事,宗庆山是能理解闺女想法,“可是你哥嫂们将来”

    他的担心决不是空穴来风,若现在掰扯清楚,闺女与老宅那边分开,那么将来大家知道真相……

    人不患贫患不均,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吵吵嚷嚷其实没大事。

    等到日子好过起来,大家吵得少,但心里想法却更多,能看出的矛盾或许只是积聚起来的冰山一角。

    他这一生就三子一女,虽然偏疼闺女,可对儿子们同样重视,不过是表达方式不同。

    “爸,你放心,等到将来合适的时候,我肯定会分出一部分利润,给他们置办房屋这类产业,不会给现金。”

    将来房价飞涨,是以屯些房屋或商铺,将来哥哥们就算不想干活,也能保障最基本的生活无忧。

    宗庆山哪里会想得到将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只以为她说的是在村里新建房屋。

    “你能这样想很好,我对你们四个的要求不高,衣食无忧就好。”

    是以有的时候他能够体谅父母,五个手指不一般长,是人总会有一些偏心,多数会想要帮衬着偏爱的或是弱势的一方。

    幸好家里三个儿子都是勤快人,与他二哥有本质上的不同,否则他会无比头痛,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某个子女落魄。

    “我一开始是想挂爸名下,不过担心婆婆爷爷、外公外婆,还有村里不少于我们有恩人家挟恩图报。”父母恩、人情债这些最难还清。

    宗庆山拍拍她肩膀,“你说的我明白,若不是有顾虑,最好人选是小任,可我习惯保守,更愿意挂你名下。”

    牵涉到大笔财产上面,就算是万分之一风险他也不想冒。

    女婿现在看着还不错,真遇到事情不好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