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185章 露口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村民们的积极,让余副县长、秦副镇长及方记者的心情颇好。

    他们没有驱赶村民,允许他们跟着一起,路上还会偶尔有所交谈。

    对于云峰村的村民而言,这绝对是许多年来头一遭。

    “哇,镇长主动和我讲话。”“天啦,县长夸我家地种得好。”……

    宗家父女和任远博则没有显得太急切,把他们带到大荒山,先介绍包产到户时到手的坡地。

    然后就是这次承包的大荒山以及山脚水塘,考虑到近期都不打算养鱼,是以他没再提鱼塘,而以水塘代指。

    方记者则是一通“咔嚓咔嚓”拍照,有单独拍景,还有把领导拍进去的,当然全部人合照也有。

    他的行为让村民们久久不愿意离开,这样难得的合影,就算花钱也要。

    方记者想要拍的照片差不多后,开始他的内容采访。

    趁着无数村民在周围,他将涉及村民部分问题抛出来,看大家抢着回答他的问题,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该问这些人的问题问完之后,剩下则是宗家的重头戏。

    宗庆山见方记者一副整理稿件的模样,连忙招呼一行四人到家里坐坐。

    老宅没什么吸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新宅明显让来的几人表现出兴趣。

    宗庆山见状连忙开口邀请,“那边新宅是我闺女出嫁时,家里帮着砌的,算是嫁妆,欢迎大家进院里参观。”

    “你怎么会想到要给闺女宅院当嫁妆?”方记者很不理解,多子女家庭能够不重男轻女,一碗水端平已是难得,这宗村长居然自家住破房子,反倒把最好的给闺女。

    “我女婿早年是知青,后来落户我们云峰村,没有房屋宅院。”

    秦副镇长见他解释得不够彻底,连忙帮着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宗村长宠闺女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

    余县长与方记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个宠闺女的。

    这个与本次采访主题本来没多大关系,可方记者好奇呀,“宗村长,你为什么会特别宠爱闺女?”

    “我闺女从小就听话乖巧,为人特别真诚善良,在成长过程中,其实我对家里子女都是一视同仁。”

    清了清嗓子,他继续解释,“婚姻大事是女孩子一辈子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征得家里所有人同意,才把全家所有存款用来盖的这宅院,整整花掉四百元。”

    见他如此强调四百元,还是家里所有存款,那大荒山承包钱哪来的?!

    宗庆山没给他们问话机会,“我闺女运气特别好,进深山时救下一个首城很有名望之人,得到不少酬谢。”

    “有钱后我们规划坡地打算种植果树,由于懂得不多,去省城农业大学教授咨询,途中遇到疯癫状态的罗教授,她心生怜悯接家来,结果对方家人硬把罗教授每月一百元退休金给我们。”

    说到这里他一脸无奈,这让人精余副县长与秦副镇长摇头。

    方记者却兴趣浓厚,追着问细节,这事情他亲身经历过,当然讲得头头是道。

    然后再是如何被秦副镇长引导,明白承包利弊,有心想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但是资金严重不足,恰好余副县长提议可以试着筹钱,就是找人投资分成,刚好我闺女认识不少有能量之人。

    他和我女婿跑省城、跑首城,最后终于筹足承包费用,余副县长又特别关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秦副镇长引导做得好,余副县长促进做得好,两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这些牛皮吹完,紧接着才是硬核,就是大荒山的发展规划。

    方记者不知道,这些恰好是宗庆山最有信心的,当下一五一十的将发展规划说出来。

    过程中当然少不得为领导们歌功颂德,毕竟确确实实因为领导得到实惠,还十分顺畅办好手续。

    最近提的要求与事先和秦副镇长说的一模一样。

    方记者看着记得密密麻麻的几大页纸,对于这次采访很满意。

    在宗福来热情邀请下,一行四人移步餐桌,吃顿便饭。

    说是便饭,桌上菜色可不差,鱼头豆腐汤,红烧鱼身,辣子鸡丁,鸡汤蘑菇,凉拌豆腐丝,番茄鸡蛋以及清炒空心菜。

    “大家不用客气,这些菜看着多,其实都没多少花费,河里现去抓的鱼,山里套子上的鸡,村里人做的豆腐,以及自家菜园子蔬菜。”

    她这样一解释,来的一行四人不再觉得有多隆重,感叹眼前女子懂得取巧。

    明明两道荤菜,生生被她分成四道,别的就是农家常见桌上菜。

    如此大家吃的很安心,唯一不太让人满意的,就是罗教授很没形象的上桌抢食。

    宗福来怎么可能任他捣乱,连忙制止他,然后每个菜都给他夹一些,将他安抚下来。

    看得方记者啧啧称奇,“你挺厉害的,我曾经在一次宴席上见过他,没人敢和他一桌吃。”

    护食到完全就是不给任何人吃,一个人霸占一整桌,就算这样,吃起东西来也像是饿过八百年似的,无半点形象。

    余副县长和秦副镇长听到方记者说起的时候,这才知道如今已是罗教授“不正常”状态。

    他们拒绝去想罗教授“正常”状态是如何吃席,实在是桌上的菜味道远超预期,让他们胃口大开。

    吃饱喝足后,秦副镇长将事先准备好的证件给到宗福来,然后递给她一叠需要签字按手印的文件。

    宗福来基本上是扫一眼就开始签字按手印,速度极快。

    她这边把该配合的事情做完后,宗庆山开始邀请大家深入了解云峰村,不想几人纷纷拒绝提出告辞。

    挽留无果,只得将他们一行四人送到村口,看着离开。

    村里人早上就已经通过方记者的口,知道宗家花大价钱承包下大荒山。

    他们全都不了解内情,是以见到领导与记者都走了才敢露面,来到宗庆山面前询问。

    “村长,你开会只说承包鱼塘啊,怎么就变成承包大荒山了?”

    “大家一个村,谁还能不知道谁,我能有钱承包大荒山,扯啥呢!是福来认识的贵人要她这么做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