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192章 欠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可他在参军之前,确确实实有给同寖室的人下泻药,不过量小影响不大。

    其中就有一个特别倒霉,他本来肠胃就不太好,连选拔都没能坚持到最后。

    名字他有些不记得,但从他的推断来看,这事情背后肯定少不得宗庆山的影子。

    父亲与那人斗那么些年,对方可吃过不少暗亏。

    他得想办法避开人给家里打电话了解情况,不能让家里为个吃力不讨好的村长之职,拖累自己在部队发展。

    从前他是希望父亲当村长的,可如今他开阔眼界后,尤其全国都搞包产到户,他再不觉得村长职位如何重要。

    他的想法齐千山不知道,粮食丰收的喜悦还没消退,厚脸皮亲家宗庆辉找上门来。

    “家家户户都丰收,你们家粮食产量特别好。”宗庆辉伸出大拇指称赞,随后开始例行哭穷。

    “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粮食交完公粮后剩下很少,亲家你一定要帮衬我们。”

    齐千山对他的话一个字儿不信,两边成亲家这么久,从来都是宗庆辉跑过来占便宜,什么时候他的便宜这么好占?!

    “看你这话说的,谁家不是上有老下有小,谁家粮食交完任务后还能剩多少,我们家也没余粮啊。”

    “亲家,拜托你一定要帮我,我欠得有债,还不出会被打的。”宗庆辉为借粮借钱,脸都不要。

    可就算他不要脸,齐千山同样不借,“我家海军在部队也欠债不少,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帮他仕途,少许钱财还是得支援,真没多的能借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闺女嫁你们家就这待遇。”借不到钱,他开始吵闹。

    齐千山冷哼一声,“你要觉得亏,那你把我们家聘礼还回来,把你家闺女带家去。”

    宗海兰知道父亲来就避回房间,可还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没想到父亲竟然无赖至此。

    忍无可忍她还能如何,不得不冲出去,哭着大喊,“父亲,我已经是齐家妇,你不能逼死女儿啊。”

    宗庆辉有些嫌恶地看着闺女,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别家闺女谁不帮衬娘家,就你胳膊肘往外拐,半点不为娘家着想。”

    还好意思提这话,家里钱全都被他捏手里胡天海地乱花,母亲因无颜空手回娘家,几近不来往。

    “父亲,母亲这么多年,你让她帮衬娘家多少,三伯母这么多年,又帮衬娘家多少,村里人谁心里没数。”

    她这话说得宗庆辉有些恼羞成怒,“长辈说话,有你这样顶嘴的,一点规矩不懂,我看你是欠收拾。”

    齐千山见他在自己面前还一脸怒气腾腾要打要杀的样子。

    “呵呵,好大威风,宗庆辉,你跑我家来打齐家媳妇,可得问我们齐家人同意不同意。”

    “她是我闺女,我为什么不能打?”宗庆辉一副我就这样,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模样特别欠揍。

    齐千山可不会与他逞口舌之利,直接戳中要害,“把我们齐家聘礼还来,她还是你闺女,拿来吧。”

    宗庆辉若有钱那还会在这里哔哔,“那聘礼是她嫁进你们家的,嫁都已经嫁过,哪来的道理叫我还聘礼。”

    齐千山的口才怎么可能会输给宗庆辉,“你还知道讲道理,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都不懂你讲哪门子道理。”

    他还待要闹腾,结果齐家其他人纷纷出来指责他。

    宗庆辉气得跳脚,“好好好,我算是看明白,你们这样的亲家就是势利眼,嫌贫爱富看不起我。”

    “你本就没什么能让人看得起的,何必自讨没趣。”就宗庆辉在村里的人缘,齐千山不在乎会不会得罪他。

    无一技之长,情商低得感人,一天到晚乱花钱,惯会胡搅蛮缠,总是眼红别人家……

    若不是以前想用他牵制宗庆山,他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到眼前之人身上。

    更不要说现在他已然完全起不到牵制宗庆山的作用。

    最最重要的还是宗庆辉嘴里提到的欠债,他捏着全家钱财,还欠下外债,明显找他讨要还钱遥遥无期。

    他除非脑子坏掉才会答应借钱借粮,自己跳坑。

    就这么一个人,还常常一副脸孔朝上的模样,他都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自信。

    宗庆辉没想到吵成这样都拿不到钱粮,他内心极气,不要脸地抓起院子里一个粮食袋子就要往外走。

    齐家人哪里可能让他抢走粮食,上前去抢夺回来。

    宗庆辉借机赖在地上说是被齐家人打坏了。

    这下不仅齐千山,齐海鹏都怒了,“你去找派出所警察来啊,你说我们打人我们就打人,凡事讲证据,你可有人证物证?”

    “别和他磨叽,直接扔外面。”齐千山指挥着家里人把他给扔院门外,然后关上门不再搭理。

    宗庆辉躺在齐家院门外骂骂咧咧半天,可就算有人路过,也没人搭理他。

    实在没办法他只能灰溜溜离开。

    通过嫁女找来的新财路,还不到半年就断掉,这让他无比后悔找错亲家。

    想起催债之人的手段,他干脆回家,半点不提在齐家遭受的这一切。

    骗父母说是有人讹诈他,当父母建议他报警时,他的爆脾气再也按捺不住。

    “我说你们是不是我亲生父母,我要报警被报复怎么办,你们怎么就一点不替我考虑。”

    宗庆辉父亲很冷静道:“我们有道理怕啥,什么讹诈,警察面前算得了什么,”

    宗庆辉不愿意说实情,他只知道父母不愿意帮他。

    “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不想着帮我筹钱还债,还想要报警害死我,你们怎么这么恶毒。”

    他一边骂自己父母,一边进父母屋里翻找东西,但凡有点值钱的统统收走。

    宗庆辉母亲见二儿子一次比一次过分,她当着儿子面眼泪哗哗往外流。

    “二儿,妈从小把你当心头肉,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你现在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

    不想宗庆辉半点不领情,一脸嫌恶地看向年龄逐渐老迈的父母。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怎么不上天?真对我好,当初怎么就不给我在城里弄个工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