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233章 推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任远博见她开始忙碌起来,有些心疼。

    “我就想让你过轻轻松松的好日子,现在却让你受累。”

    宗福来抿着嘴笑起来,“我这不过是用缝纫机做些针线活,和你们比起来哪算得上累。”

    她有这么多人疼爱,一直都想帮着做些什么,可田地里的活她不会,饲养这块味道太大她不愿意上赶着去做。

    现在能为大伙做些衣衫被套,她心里其实挺高兴的。

    任远博见她确实没有丝毫勉强自己,“嗯,你千万要注意休息,别累着自己,更不要伤着眼睛。”

    “我记住啦,你现在开皮卡车有没有在村里引起轰动?”

    之前父亲骑个自行车都引来无数人围观,他开皮卡车应该吸引来更多目光才对。

    任远博摇头,“皮卡车现在停在那边,我最近都没怎么开,实在是之前唐副局长帮忙弄过来的小猪崽小牛崽太多。”

    大家都忙得连轴转,他哪里有空开皮卡,都快忙得脚不沾地。

    否则他不会现在才来关心她,实在是之前早出晚归又太累没有注意到。

    宗福来有些叹气,尽管人手一扩再扩,眼下看来还是少,“现在有多少头大牲口?”

    “小猪崽六百三十头,小牛崽接近一百头,小羊崽也有三十头。”大牲口总共近八百头,每天喂食都是一项大工程。

    干活的壮劳动力二十三个,还有十二个能干活的半大孩子,加在一起人均就得照顾二三十头。

    关键是除大牲口外,还有那么多的鸡鸭鹅,也都需要人手。

    “那就增加人手,这些人不签长约,不包吃不包住,一个月十块钱。”

    相当于临时人手,按月来算,提前一周告知续约或到期算钱走人。

    这个想法是基于部分想来帮忙做段时间,却没办法签长约的人,相当于临时工。

    在父亲帮忙下,很快找来十二个村民做临时工。

    所有半大小子全部安排照顾鸡鸭鹅,宗庆山还将周老二拔过去指导,一团糟的局面很快被理顺。

    等宗福来这边把第一批的新衣衫做好,不仅新来的十三个半大小子已经适应云峰村,就是后面的十二个临时工,也都做得像模像样。

    宗庆山三番五次催的崭新缝纫机终于可以到镇上去拿回来。

    叫上任远博开皮卡一起去镇上,到的时候却被告知,崭新的那台已经让人捷足先登。

    “这个实在是抱歉,我家媳妇不小心说漏嘴,然后她娘家亲戚上门来直接杠走,都没和我说一声。”

    钱当然是给过他媳妇,但他此时面对宗庆山,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你东西没了,叫我们过来干啥呢?”

    “我这次弄到手的还有一台二手的,你们可以看看,设备虽然旧,但原主保养得好,外观上基本没什么大磕碰,使用上也还顺畅。”

    待看过那台二手缝纫机后,宗庆山心里不满意,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这台二手缝纫机应该是用过好些年头,现在什么价位?”

    “也不算久,六年左右,价格只要一百元,供销社全新缝纫机价格要一百九十五元,还要不少工业券。”

    他本来以为,对方既然那般急着想要缝纫机,会将就把这台二手的给买去。

    “不好意思,我这次是冲着崭新缝纫机来,早知道是这么长历史的二手缝纫机,我就不过来了。”

    家里已经有一台二手缝纫机,他不想再买台高价二手货,尤其还是眼前这般陈旧。

    “这台缝纫机拿去就能用,价格也实惠,你真不要?”明明这人电话里催得那般急迫。

    宗庆山很是果断摇头,“我就想买台全新的,八九成新的二手缝纫机也行,这台这么旧还要一百元,我没法下手。”

    “那你想多钱要?”那人有些沉不住气,他何尝不知道这台缝纫机老旧。

    相比家里五十元的二手缝纫机,修补后比眼前这台好得多,“三十元你卖我就要。”

    “你开什么玩笑,三十元,你有多少我要多少,一口价八十元,不要拉倒。”

    宗庆山当然不要,这一趟就当做无用功,“我家里现在养着不少鸡鸭鹅还有牲口,事情特别多,告辞。”

    他一边走一边与任远博介绍刚才那人,“这人以前是我们云峰村村民,她媳妇娘家是镇里屠夫。”

    以前常带着老婆孩子去岳父岳母家蹭吃蹭喝,包产到户之后,家里田地让出一半收成给别人种,他与媳妇到镇上帮着杀猪卖猪肉。

    村里人买的肉多半就是从他这里拿,他没想到对方做事居然这么不靠谱。

    之前一直用崭新或是八九成新缝纫机吊着他,眼下崭新缝纫机没影儿,却劝自己买个老旧二手货。

    宗庆山生气,屠夫宗其申更生气。

    他确实是弄到手一台崭新缝纫机,这个事情真没撒谎,但是媳妇娘家亲戚把自家旧的搬过来,直接丢下一百五十元钱把新的给搬家去。

    中间差价是四十五元加工业券,这年头工业券不好弄,他要宗庆山八十元不过是保本微利。

    眼下宗庆山不要,他不知道这台二手缝纫机还能卖给谁。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这台缝纫机好用,但实际上他心里自己都不信。

    真要好用也不会由他媳妇娘家亲戚抬过来,强势加钱换走崭新缝纫机。

    “媳妇,现在怎么办?”难道这台二手缝纫机得砸手里?

    “那人是你们村长,他怎么能说话不算数,我们回村找他闹去。”她就不信闹不过他。

    宗其申觉得有些为难,他的家人都还在云峰村,若是村长因为他给家里人穿小鞋,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一直都说要崭新缝纫机,我们这台太破旧,他看不上眼。”

    他媳妇却不这么认为,“不管怎么说,他让你帮忙弄缝纫机,你帮他弄到手,他凭什么不要?”

    宗其申有些头痛,他知道自家媳妇一旦钻牛角尖,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媳妇,我们真要回村去,争辩起来不占理,我家里人不会支持。”

    在他看来,问题的关键还是媳妇娘家人把崭新缝纫机给强行换走,真不关宗庆山村长的事。

    各位么么:《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已参加“咪咕杯”大赛,请进入咪咕阅读app书架旁边的图书,在页面顶端分类(精选男生女生那条)找出咪咕杯(第一次需从最末的省略点里找出来),然后往下拉:女频(a-k)第四行中间帮忙投票,会员10票,非会员5票,点选数字5或10提交,本次大赛为期一周(6月21日结束),每天可投,恳请大家花几秒钟动动手指给予支持,万分感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