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389章 提点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能坐上那般位置,就没一个蠢的。

    思来想去,他将宗家能够做好接待工作的能力全都归功于秦副镇长与小秦助理的指导。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既然这两人不和自己一条心,那他就得让这两人挪位置。

    等把秦副镇长这个位置换成自己人,就不愁宗家不听自己的。

    宗家现在可不知道余县长对大荒山“志在必得”。

    一番接待下来,宗庆山相当不高兴,“若是这些领导隔三岔五来一回参观考察,那还真是麻烦。”

    任远博苦笑,昨天晚上他就知道,接下来这样事情避免不了。

    不仅仅是各处领导的参观考察,以后还会有外乡外村人的参观拜访……

    “我们自以为能闷声发大财,事实证明不可能,承包大荒山还是太显眼。”

    整个玉云县就宗家这边,承包的大荒山占地面积最大,效益最好。

    生活中处处都有聪明人,宗家的赚钱营生,不管是鸡鸭鹅,还是猪牛羊,全都摆在明面上。

    宗庆山也愁,花那么多精力在大荒山,放弃承包不可能,但自由惯了,他还真怕那些领导一个个过来指手划脚。

    别的不说,单单产品卖给国营单位一个要求,就能逼得大荒山的利润少掉大部分。

    实在是国营单位的收购价不仅低廉,有的时候还拿不到现钱,给个条子逐级审批……

    真要出现那样子事,只能是从养殖业再转回到农业上面。

    农产品除粮食外,水果之类这边没有统一收购。

    当宗庆山有些消沉地提出建议时,却不想宗福来却相当赞同。

    “爸,你这格局就是长远,养殖业其实还不如种植业稳妥,但果树嫁接好结出果实的时间周期比较长,我们现在还离不开养殖业。”

    这一点任远博不太赞同,“现阶段水果市场需求不大,还是肉蛋类市场需求更旺盛。”

    “对啊,如果不是我们有饲料,能快速出栏大肥猪,也不能赚现在这般多钱。”

    宗庆山觉得家里就是沾光饲料,真要老老实实养上一年出栏大肥猪,不要说赚辛苦钱,不亏都是好的。

    普通农家养猪之所以赚钱,其实就是猪食与人工基本都不计算成本。

    “你们说得对,现在确实是养殖来钱最快,不过事情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多手准备总是好的。”

    宗福来可不想自家与某个官员牵扯太深,若是养殖业受到打压,那就转向果树种植。

    她知道未来发展会越来越好,但万一宗家被视成出头鸟,那只能是用“壮士断腕”来保全自己。

    宗庆山没吭声,作为一个村长,余县长话里话外意思他是懂的。

    虽然这一次委婉拒绝,还没伤情面,但谁知道对方下一次卷土重来是什么时候。

    “爸,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已经熬过赚钱最艰难的第一年,现在每年那点承包费用,还真不用愁,无非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事实就是如此,若不执着于最大化赚取利润,不管什么层面的施压都成不了压垮宗家的大山。

    宗庆山有些难过,如此一来,闺女全面发展大荒山的计划就没办法实现。

    但转念一想,如今家里日子比起以前好过太多,“是我太患得患失,最坏结果不过是不赚钱亏损,尽最大努力就行。”

    经此一事,宗庆山反省到自身的一些不足,逐渐放权给任远博。

    这个转变让宗福来喜出望外,任远博早已想全面加强对大荒山的建设与管理。

    接手之后,他没有立即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而是深入摸底熟悉,然后再完善自己的设想。

    接着便是新的管理制度颁布,各种漏洞被堵上,岗位划分与职责更明确。

    每一个干活的人,手上都有一份阶段性任务书,接手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劳动结果该是什么样……

    这个任务书会随着任务的变化而变动,每个小组长都必须及时更换手下人员的任务书。

    这个流程在初期会略微加大工作量,但习惯之后,这就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但却能最大限度避免劳而无功。

    任远博通过记录发现,居然有一个人养小鸡崽的过程中越养越少,最后养大的总共没几只。

    这人虽是发现后立即被辞退,但若有阶段性任务书,就能够更早发现问题,做出相应解决举措。

    每一个改变,都是基于以往工作的经验总结与教训。

    没有任何一条是他拍脑袋凭空想出来,是以实施过程中并未遇到什么阻力。

    不过这样一来,管理岗位人员的劳动强度就需要大幅度下降,让他们有更多时间用在管理上。

    在这个过程中,大吴一如既往地积极。

    他还请假回家与父亲做沟通,遗憾发现复制大荒山难度太大。

    不仅是找不到类似条件的承包之地,关键还是承包费太过夸张。

    因着大荒山的例子,现在的荒山、荒地、荒坡等的承包费用持续上涨。

    为着承包费,他都不知得干多长时间才能凑够。

    为改善自身处境,他厚着脸皮把自己的想法和现实与任远博沟通,“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缺钱缺机会。”

    “那你可以降低目标,承包一个小鱼塘试试,等赚着钱以后再慢慢扩大。”

    说句实在话,这绝对是良心建议,一开始宗家的打算就是从鱼塘开始。

    大吴摇头,“在这边待久了,对小打小闹提不起兴趣。”

    真要承包一个自家钱财能负担得起的小鱼塘或是小山坡,算来算去赚不了多少钱。

    其实他就是走入误区,什么都用大荒山这边的现成模式去折算。

    任远博当然不会掰开揉碎跟他讲这些,毕竟他没办法保证对方一定赚,万一亏损引来对方怨恨可不妙。

    “你要真想前期只赚不赔,那就是做生意,批发价买入,再市场价卖出。”

    对于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小伙伴,暂时又没坏心,他在对待上相对比较宽容。

    经他这一提醒,大吴猛拍大腿。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还一门心思想要搞生产,这最赚钱的还是买进卖出。”

    他在外跑销售,这方面的心得体会还真不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