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405章 绑架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胃里实在翻腾得厉害,她不得不扶着车门蹲下,吐个昏天黑地。

    任远博从皮卡车的车斗后面拿出水来帮他清理。

    看着她那灰白的脸庞,他心里就难受,明白她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

    “你这状态不好,我们还是回去吧。”大侄子什么的,多的是人找,不缺他们两。

    宗福来摇头,“不用,吐完就好,我们接着找找吧。”

    若是正常情况,这么长时间没亲人在身边,斌斌自己就会闹腾起来,她是真的担心他出意外。

    任远博不忍心违逆她,帮她收拾好,然后扶着她坐进副驾驶室,“那我开慢点。”

    宗福来靠着座椅,随后想起不知车门上有没有被吐上,把头伸出车外。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子,“远博,快,你到那边去看看,那边似乎有人。”

    她莫名觉得有猫腻,连忙催着任远博去查看。

    任远博顺着她指的地方,确实看到有人影子,当即应下。

    临走前叮嘱道:“你到驾驶室保管好钥匙。”

    他担心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觊觎的是这辆皮卡车。

    宗福来特别着急,统统都应下,“放心,我把钥匙揣兜里。”

    现在车没开,她头晕不严重,从副驾驶室挪到驾驶室,把车钥匙给拔下来。

    随后她又把车门全都从内部锁上,车窗仅留一丝丝缝,这样的话她就算稍微眯一会儿也不会有事。

    然而,她的双眼还没合上,就感觉到有人朝过来。

    睁开双眼就见到申屠夫正拿着棒子打算砸她这边的窗户。

    她没想到自家男人居然真成“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此时她就算是想和对方协商,人家也不见得愿意给她机会。

    还好她此时是在驾驶室,这个时候,唯一解决办法就是把车开动起来。

    宗福来点火发动皮卡车,然而申屠夫的大棒不是吃素的,一棒下去玻璃就碎掉了。

    她的身上已然被碎掉后部分锋利的玻璃渣划伤,就连手上都有伤口。

    站在车窗外的申屠夫当然也受到部分玻璃渣反弹的伤害。

    但他压根儿不管身上伤口,抡起大棒打算再一棒子把宗福来打昏。

    这样紧张时刻,若是换成正常乡下女子,早已吓得不敢动。

    但宗福来本就重生一世,这种穷凶恶极之徒虽然见得少,但她知道眼下该做什么。

    顶着受伤,顶着半边身子的玻璃渣,她硬是在最短时间内发动起车子。

    申屠夫的大棒没能打到宗福来身上,却将后面窗户给敲碎。

    他的人因着离车太近,在皮卡车往前开时被撞倒在车。

    正当他要爬起来时,却惊恐看到开出去的车子又在往回倒。

    他正要加快速度爬起来,却没能快得过皮卡车,再次被撞倒在地。

    这一次倒车撞人,实际上因着宗福来倒车技术不佳,力道有限。

    申屠夫求生心切,几乎是在倒地同时弹起来就跑路,跑到边上皮卡车到不了的小道上。

    他才恶狠狠道:“你们害得我这么惨,躲过这次躲不过下一次。”

    抢车计划行不通,他却没打算放过宗家人。

    他没想到宗家居然想以权势逼人,害得他现在有家不能回,有钱不能赚,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宗福来被他这一出弄得一头雾水,申屠夫怎么会说出那样话。

    “你说清楚一点,谁害你,我们从上回过年后,压根儿就没来往了。”

    “呵呵,还想骗我,你是不是还想把我忽悠住,然后让人来逮我,想都别想!”

    申屠夫借着天色掩护迅速离开。

    若不是皮卡车上驾驶室这一方的车窗玻璃全碎,她身上到现在还有大大小小不下十处伤口,她都会以为是在做梦。

    当任远博带着哭泣的斌斌回来时,见到的就是一身鲜血的宗福来。

    他的声音颤抖起来,“福来,你这是怎么了?”

    “全是小伤,刚刚申屠夫想过来抢车,车窗玻璃被他用棒子打烂两扇,玻璃渣子扎我身上出的血。”

    本来还在哭泣不休的斌斌,见到自家姑姑这副模样,吓得连哭泣声都止住。

    “姑姑,姑姑,你会死吗?”出这么多血,好可怕啊。

    宗福来摇头,“不会,这些伤看着严重,实际上都是皮肉伤,没有伤着筋骨。”

    任远博打着手电筒,把她身上的玻璃渣子一块块全都弄掉。

    随后严肃地对斌斌道:“若不是你姑姑担心你,你自己想想这一趟任性的后果。”

    “远博,他还小,不到四岁呢。”宗福来忍不住替大侄子辩解。

    “四岁不小了,三岁就应该开始学规矩,若不是这趟你侥幸发现他,你觉得他能活?”

    嘴巴被缠上,双手双脚都被捆上,对方不愿意背他或是抱他,直接扔在地上拖。

    此时斌斌身上同样伤痕累累,不过是看上去没有宗福来这般吓人罢了。

    他带着一大一小回村,正好碰上宗老大带着一群人还在找大儿子。

    大家见到宗福来满脸满身血的模样,全都吓得说不出话来,“妹子这是怎么了?”

    申屠夫的事情不适合闹得人尽皆知,是以他没有直接回答。

    “你把帮忙的人都解散,回家去再说吧,我得先找老方给她治伤。”

    这话言之有理,受伤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医治。

    他这边口头感谢过那些来帮忙找斌斌的人,并许诺回头会送上谢礼。

    随后他跟在妹夫一身人身后回家,见到妹夫怀里抱着宗艾斌,他居然以为是大儿子睡着的缘故。

    任远博把父母,还有妻子的三个兄弟二个嫂子们全都叫到一起。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严重,家里必须人人都有心理准备才行。

    宗庆山一开始还有点奇怪,无缘无故女婿把所有人都如集起来干什么。

    家里找大孙子他知道,小孩子调皮也是有的,完全没想到居然牵扯到大事情。

    “这么说来,斌斌是被那个申屠夫给绑架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两家的交集仅限于从前有交易,后来申屠夫带着两徒弟来偷盗,被抓到后,迫于形势给到宗家一千五百元钱赔偿。

    这之后大家算是两清,再没有相互往来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