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第544章 简宴(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 (ie)”查找!

    宗福来觉得这样好的羽绒服,是过年过节送礼佳品。

    今年过年她没能回云峰村,心里很是遗憾,就想送些适用的东西给父母。

    小赵摇头,“我就是无意中看到人哄抢,羽绒服当时就这一件。”

    还是因为价格贵,离得近的人没有当即立断买下来,他才有机会。

    张胜男闻言心里乐开花,这么好的衣服,就她一个人有,想想都开心。

    于是乎,房间里布置好灯光后,拍照师傅又是对着今日的新郎官与新娘子一阵猛拍。

    穿上羽绒服,脱掉羽绒服,穿上棉袄……张胜男各种花样拍照。

    整个人如同飘在云端那般,喜悦的表情将人衬得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因着事先嘱咐,大家都没怎么灌老方酒。

    等到照相师傅到点走人,张胜男露出疲惫神色时,老方果断带她回房休息。

    余下的人自在拼酒吃席,不过聊天内容多数还是围绕着今天的男女主角在说。

    “老方厉害啊,啧啧啧,不仅娶到这样的老婆,明天还有专机坐。”

    “你娃羡慕嫉妒恨没用,方大师人家是真正的人才,这样的人,就算七老八十也多的是人追捧。”

    “你这话过了吧,七老八十还有人追捧,感觉不太可能。”

    ……

    宗福来不想参与这些男性话题,她坐在何瑛瑛和王大花旁边。

    王大花一门心思拍何瑛瑛马屁,然而对方并不回应。

    她虽然好奇何瑛瑛为何如此沉默,但却没有主动去探知八卦的欲望。

    吃得差不多离席的时候,察觉到何瑛瑛目光有在盯着她看。

    等她转头去仔细看时,对方却早已收回目光。

    这让宗福来有些奇怪,不过她没多想,毕竟以前这些人都住在这边宅院里。

    自己她过来生小孩子后,就让这些人到外面住去了,心里对她有所不满很正常。

    何瑛瑛过来后,没怎么搭理一直“唧唧呱呱”的王大花。

    甚至对于今天宴席的女主角都没什么兴趣,在她看来,不过是为钱出卖自己的乡巴佬而已。

    她一直关注着宗福来,越看对方她心里越郁闷。

    不是说生完小孩子,身材会变形到特别可怕的程度吗?

    上次百日宴的时候,宗福来穿得宽松厚实,抱着小孩子的姿势又不符合她的审美。

    是以她本来没将其当成对手,不想今天一见,她就觉得自己失算。

    宗福来不仅身材复原迅速,居然还学会了装扮自己。

    明明非常一般的姿色,生生凭化妆技术提升好几个档次。

    两人坐在一起,她这个“天生丽质”之人,反而被衬得远远不如。

    王大花不知道她心情不好,仍然不住的与她分享“心得体会”。

    对于王大花来说,她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愿意嫁给老方,一个比她亲娘年纪都大的男子。

    随后又觉得自己若是能早些想到,说不定这些风光全都是自己的,心情起起落落之下,嘴上就聒噪个不停。

    不想她说得口干舌燥,都没从何瑛瑛那里得来半点回应。

    干脆不再唠叨,化悲愤为动力,努力与火锅美食较上劲,全照着荤菜吃。

    大伙儿或许都被老方的婚事刺激,不少单身汉子都卯足劲儿,畅想着赚大钱后娶美娇娘。

    宗福来早早吃好去照顾家里三个孩子,并不知道他们的这种心愿。

    就算知道,她也没有足够多人脉用来牵线做媒。

    更何况她现在心里担心着自家男人,任远博即将去首城,面对她那未见过面的公婆。

    她为他收拾出行的东西,心里却忍不住各种联想。

    任远博回屋的时候,刚好就见到她手里拿着东西一动不动在发呆。

    走到她身边,他还没吱声,她就回过神来,“吃好啦。”

    “嗯,没让他们吃太多酒,最近事情多,醉酒容易误事。”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她身边坐下,把她揽入怀里,“想什么事情,这么忧愁?”

    “没别的,就是烦你父亲那边,大家好好各自过日子不行么。”

    任远博才过多久点好日子,就坐不住给他添堵。

    上一次“特供”事件,他们这边并未继续追究,仅仅是亮了亮爪子,表明不好欺负。

    结果却被人当成懦弱可欺,这真是让她每每想到都气得不行。

    任远博知道她替自己鸣不平,心里暖暖的,还好他早就不对所谓“亲生父亲”抱有期待。

    “他们是抢夺惯了,以前是我妈的嫁妆,用到现在估计所剩无几,又没能得到我外公外婆遗产。

    知道大荒山赚钱,我们又是夫妻,他们当然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说白就是你拥有的钱财让他们太眼红。”

    一群强盗侩子手,从来不想着通过自己双手去创造财富,只想强取豪夺。

    真要用词来形容,他只想送给他们四个字:卑鄙无耻。

    宗福来觉得很无奈,枪打出头鸟,若是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她的这点家产并不显眼。

    可在这边,就跟鹤立鸡群一般,引来诸多人觊觎。

    大荒山明枪躲过,像任远博家里这种暗箭,相当令她愤怒。

    换个心态不好的,多半会因四面楚歌委屈求全,还好她和自家男人心理都很强大。

    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那你出门在外千万要小心。”

    “我会的,你和三个孩子还等着我回来呢,我不会只身犯险。”

    对方既然不愿意和平共处,他怎么也要为自己为家人争出一条阳光大道来。

    反正他一直背负着“孽子”的骂名,就算名副其实又如何!

    任远博没再多说什么,明天一早的火车,他得养精蓄锐去“打仗”。

    担心对方套路太多,他甚至没有搭乘直达火车,而是中途从火车换到汽车到达首城。

    到达目的地之后,他第一时间去找小严,了解最新情况。

    他没想到,项明居然真的雇人在火车站想要守株待兔等他。

    对方算计得虽好,但哪里会想得到,他居然没有从火车站到达首城。

    廖白云知道自家男人开始行动后,心情颇为激动,凭她的认知,丝毫不怀疑项明能耐。

    此时她坐在庭院中,双眼望着蓝天白云,心里畅想着拥有大笔钱的美好生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