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佛传记

《修佛传记》正文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竞速

    “至少这个等级还是要能够和燃灯相匹对的。”

    “禹森前辈你这么就有点过分了,你看我真的是认识这类修士还用现在这般?我所认识的就你的死对头大禹和真龙阁下了。这真龙阁下还是素未谋面的那种。我是认同你所说的要制裁燃灯的话,就必须是从这两人身上下功夫,你觉得我将证据交给他们就能够保全我?”

    “好了好了,我暂缺不跟你扯这些事情了。只是隐隐约约觉得燃灯这边是有什么大动作的。都知道的这家伙因为归隐的事情在上一个百年的时候就闹得沸沸扬扬了。这家伙也是惯犯了。毕竟这干扰底下修士选择和世界来说这家伙也不是的第一次犯错了。就上次金蝉子的事情吧!这一次这家伙有集结兵力的,还试图是要拉拢大魔王的说,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会有所谋划的。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家伙利用蒲牢的事情是不是一个把柄。我倒不是说要将这丑事给扬了出去。但是实际上就是说燃灯现在这么紧张我们就知道了我们已经晓得此事了。最后的杀手锏还是将这件事情交给真龙阁下。但是一旦交出去之后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的。所以我们要做落井下石切莫是做了开头的那一段。这小龙女也是发了警报让我们最近是不要和燃灯扯上关系的。说是这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都是有多方压制天竺教的意思。目前天竺教还就被燃灯一手遮天的。看来这天竺教内外部很快就溃烂了,而燃灯这个时候想要做的事情我们就当做不知道了。至于是说青毛狮子怪还是不愿意离开,这样也不是一个事情。”

    “禹森前辈!眼下这普贤来说一定是要黏上我们了,我的意思还是那句话的。要么打!要么就将事情抖出来。眼下不想要普贤一直跟着我们的话,最好是将整件事情挑明白了。又或者就是服软便是了。”

    “恒仏啊!个人建议还是服软的话,你要上去直接是说要揭穿之类的,这刚刚重出江湖的燃灯肯定不会买账的。”

    恒仏的确是两难的境地,不想要燃灯这边的势力一直盯着自己的话一定是要将这个事情给说清楚的。自己的确是将整个事情给说清楚了,当然也是有点效果的,青毛狮子怪这边的确是收手了。算是收手了吧!就是被燃灯调动去执行其他的任务去了,而却而代之的就是自己的老熟人了,金蝉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转移到了这片区,这天竺教一项的势力范围都不在安塔尔大陆的,为了是对燃灯的压制。这安塔尔大陆的大神也是设置了一些禁止令之类的。

    也是因为远古时期的时候,这天竺教的野心要吞没整个安塔尔大陆所以才会有了大神们相互制裁,相互签订条约不得干预低阶修士的发展。之前为何是说燃灯这家伙是惯犯呢?因为在前面的事情已经有很多次这种小动作了。虽然不明说这家伙直接参与其中的。但是多多少少的线索都指向了燃灯,而能够让燃灯再一次骚动的话一定也是惊天动地的事件了。

    如果这件事情将金蝉子给扯进来的话可见燃灯这家伙还是做足了功课。知道了自己和金蝉子之间是有友情存在的,自己不可能是对金蝉子下手的。而且就是说这金蝉子作为天竺教门面担当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能够入关的。那么现在恒仏就要两边一起操作了,将金蝉子和御象已经是抵达安塔尔大陆的事情托人给带出去。注意了这里并不是说散播出去而是将人带去高阶修士的圈子里面,用协议去制裁燃灯的行动。所以恒仏这边准备了两手,第一个消息就是带去青毛狮子怪这边,说自己不会背叛燃灯的,自己不会将这个事情给宣扬出去的。

    收到的回信就是要让恒仏报出相关的位置,并且是缴械来见的。燃灯这边知道是战事告紧还是怎么回事还是将最大的危险狮子怪给收了回去,而换来是金蝉子和御象。恒仏明白金蝉子的实力不如自己,目前来说只能是作为一个辅助来使用。而御象才是想要抓捕自己的人。另外一面恒仏要将这些消息带出去,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蒲牢了。恒仏要利用蒲牢将这燃灯阴谋给带到这上流的圈子,不必恒仏动手,燃灯也是会因为众神的制裁被约束住的。你想想啊!这都已经是牵扯到魔神了,这隐患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是恒仏这个等级能够解决的事情了。而蒲牢这家伙一定会因为这一次的绑架事件被真龙殿下所召见的。恒仏不需要做什么,就是将事情原由都告诉了蒲牢。这家伙在真龙殿下面前便无所遁形的。所以自己要做的就是赶在蒲牢在被召回之前将这一份秘简强行灌进去蒲牢的脑海里便可以了。

    其实恒仏还是有一个更好的选择的,就是大禹。大禹这家伙一直都是亦正亦邪的,而且对于这下界混乱之事一直都不是很感兴趣的。一旦进行传音了恒仏的位置就暴露了,但是如果说只是用玉简的行事传递的话容易留下证据的。而且也不确保是说蒲牢就一定会读取。那么就必须是使用传音的方式了。传音的方式要精准的话就一定还是会有所牺牲的。首先恒仏的位置会暴露出去,然后就是说要靠近蒲牢在一定的距离之下才能够展开术式的。这样说吧恒仏迟迟不动手,而且一直在看御象和金蝉子这边的动向就是在防备这个事情。

    就正如恒仏所预料的一样,这蒲牢都还未完全的痊愈就已经是被真龙阁下所召见了。赶在这个时间节点恒仏也奔赴了过去,当然神识里面也感知出来了有几股陌生的神识力量在对附近的修士进行排查的。一开始恒仏只是以为这是真龙殿下保护蒲牢的进行一次排除工作。恒仏借助速度还是成功将其甩开了,对蒲牢传音也是将自己留在了这包围圈当中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