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日常】妹妹是哥哥的

怀孕

    leduwo.com    &l;/r&g;

    &l;/ble&g;

    &l;r&g;

    &l;d&g;

    &l;dv d=&quo;conen&quo; nme=&quo;conen&quo; syle=&quo;lne-hegh: 190%; color: rgb(0, 0, 0); &quo;&g;∓l;mg src=∓quo;/popo_d/d/book/4/555652/rcles/6547866/201610121945311.jpg∓quo; l=∓quo;∓quo; /∓g;

    方贪境坐在写字台前,桌上铺着作业本,不过他可没有心思去写,课本被扫到一旁,笔都不知滚到哪里去了。leduwo.com

    晕黄的小台灯发出暧昧的光,妹妹被他抱着侧坐在他腿上,揽着他的脖,两人忘情地吻着,口里一颗糖果抢来抢去,你的舌头勾过来,我把糖果推过去,勾缠玩闹着。

    两人在嘴里交换津液,口里“啧咕啧咕”的水泽声大响,真是羞煞人也。

    方贪境眼眸半眯,注视着妹妹的一张小脸在橘黄的灯光下映得娇红,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手掌顺着妹妹的腰线抚摸,另一只大掌早已毫不客气地抓着妹妹胸前的绵ru不断搓揉。

    两人越吻越痴醉,动作也因身体的渴望而越发狂野粗鲁起来,方贪境穿一件鸡心领毛针衫,衣服本来就宽松可见锁骨,现在更是被拉扯得不成样。

    等那颗糖终于融化在二人口的时候,他才舍得放开那张小嘴儿,怀的小人儿更是已经jochun盈盈。

    两人分开的舌尖牵出一抹银丝,方贪境“嗞溜”一声把那根银丝吸进嘴里,再啄啄妹妹红肿的唇,宠溺道:“很甜。”

    他把妹妹推开一点,抓住腰摆把套头毛针衫利索的脱下来,将两人身上最后一点遮羞物也除掉。

    “这样练习吻技进步显着,一颗糖的时间你都学会不用分开换气了。”

    “我喜欢苹果味的糖。leduwo.com”方厌青脸上羞红,见哥哥脱了衣服,伸出小手在哥哥的腹肌上、劲腰两侧摸摸捏捏。

    奇怪,平时没见他怎么锻炼,身材怎么那么好呢,难道床上运动也能锻炼腹肌不成?

    “好,下次买苹果味的。”方贪境把在自己小腹上作乱的手拿开,无奈的说,“你偏要去挠我的痒痒肉?我都软了。”

    厌青噗的一笑,反手向下握住。

    “不是挺硬吗?”厌青调侃的说着,凑过去亲亲哥哥。

    被引诱的方贪境眼神一沉,抬手将她抱上写字台,书本凌乱的扫到一边去,分开她两条腿挺身长驱直入。

    桌面与方贪境插入的角度持平,这个高度刚刚好,他握着妹妹的脚脖架在肩上,看着自己青紫色的大驴do在妹妹小ue里带着两瓣嫩肉翻进翻出,yn+chun一翕一合之间把他咬得死紧,他格外兴奋。

    尽兴地耸腰顶送了一会儿之后,他俯身压下来,妹妹的身体被他折成45度,她的身体弹性和柔韧度堪称一绝,小屁股仿佛被他钉在了桌面上似的,屁股蛋儿也被他压得扁圆。方贪境双手撑在桌面上,坚硬如铁的yngjn如打桩一般重重凿着妹妹的ue心。

    妹妹呼吸的时候小腹还会收紧,随着他有节奏chouch夹紧体内的rou+bng,内里媚肉疯狂地蠕动旋转,yng-do一收一合地咬着rou+bng,那感觉简直要让他癫狂!

    方贪境发狠地co干妹妹的o+ue,动作狂野地撞击着身下玲珑有致的身体,大开大合间,胯部“啪啪啪”地拍打着妹妹的雪臀,把她的小屁股被拍打得通红一片。

    窄臀狠命猛送,用力深入她,每一下都野蛮地冲撞着ue心,那力道像是要把妹妹的身骨给撞散架了,妹妹被他co干得只能不停尖叫。

    在yngjn深狠有力的chouch下,方厌青的ue心又痛又爽,她双手抓着桌沿都快要把指甲掐断了,来来回回的高声尖叫着:“我不行了!~受不住了!!~”

    方贪境突然把guou朝着她g点一撞,跟触发开关似的,她的尖叫声又猛地拔高了一节,“哦!!~那里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嗯!!!~”

    即使她不叫方贪境也能察觉到她的身体里的细微变化,他嘴角勾着坏笑,“哪里不可以?嗯?你说的是这里吗?!”

    他坏心地把guou照着妹妹g点的角度上撞击着,直叫她被他co得双眼翻白,双腿不停地抽搐,透明yn液从o+ue里不断喷出来,还随着他的抽动间一波一波溅射在他的小腹上。leduwo.com

    方贪境身下越发使力狂抽猛干,把妹妹co得高氵朝连连,直到自己shejngyuwng到达了临界点,再也忍不住精意了,他才释放出自己,妹妹几乎都快要被他co得昏死过去了。

    将那浓浓的jng+ye注入妹妹的宫里,他长长的舒叹一声,等shejng的快感过去,抱起妹妹娇软的身细细的拥入怀坐下和她接吻,与她亲密地耳鬓厮磨。

    “哥哥的j=b厉不厉害,刚才让你舒不舒服?”方贪境带着自得chun着问道。

    方厌青浑身香汗淋漓,她还没有从激烈的高氵朝里缓过劲来,双腿还在轻轻抽搐,气丝儿细的声音低低回答:“哥哥的yngjn好舒服,刚才我差点被你操死了。”

    “我不也让你差点shungs了嘛。”方贪境嘴角挑勾起一抹坏笑着说。

    因为妹妹的rouue很耐操,也不怕把她操坏,所以他才敢这么玩命地狠操。

    每次不论她被操得多么惨,下次插进去的时候依旧感觉紧致如初,而且即使就算rou+bng不动,光插在她的yn洞里就有被吸咬的快感。叫方贪境爱惨了操她的滋味,真是怎么操也操不够。

    yunyu过后有些疲累,此时正是情浓之时,两人说了会儿闺房情话。

    方贪境搂着妹妹,温声低语道:“我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说jng+ye能温养宫呢。”

    方厌青休息了一会儿才缓过气来,从抽纸盒里拔了几张纸巾稍微清理一下他们ynglun的结合处,低着头帮男人擦被她yn液溅湿的小腹,忙抽空问道:“你哪里看的?”

    “我没看到哪本书上有提到过jng+ye还具有温养作用,我只知道男人精进入女性体内后,除了多数流出外,还有一部分会被女性生殖器官的内腺所吸收,然后女人以后不管再和多少个的男人发生关系或孕育,生下来的宝宝的长相和脾气都和第一次的男人相似。”

    “还有这回事?”听到妹妹说她以后生的孩不管怎么样都会像他,方贪境心里暗爽,咬咬妹妹的耳朵,“我看我们班很多女生月经期肚痛得生不如死,可是你都没有诶,我还以为你是被我jng+ye温养的所以才不痛的。”

    “呀,我的小日是几号,快来了吧?”方厌青就这点不好,对于自己的小日不放在心上,小日都是哥哥记的。

    不能和她亲密的日哥哥总是记得很紧,那几天哥哥总是特别怨念,以前哥哥在她月经期软磨硬泡忍不住想尝试下碧血洗银枪,结果就是月经断断续续两个星期都没干净,急得哥哥上网去咨询医生,才知道在月经期zuo+-容易生病。

    当时后怕得要死,从那以后哥哥都再也不敢跟她胡闹,所以警记小日的那些讳忌。

    “有你这么做女孩的吗?自己的小日自己都记不住,要是不小心怀了我的孩怎么办啊?”方贪境无奈地翻开手机查看了一下她的经期。“快了,还有三天。”

    “怀上了也没办法,要不流产要不生下来呗。”方厌青笑嘻嘻地像撒娇的猫儿一般,把绵软的rufng贴上哥哥的胸膛蹭着。

    “我是你亲哥哥。”方贪境捏住厌青的小鼻教训道。

    “哥哥难道就不是男人了?有精就能让女人怀孕。哥哥的jng+ye那么浓,精那么多,世事无绝对,没有万无一失的避孕。”方厌青皱皱鼻,跟他顶嘴道。

    方贪境扯扯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即使他能和妹妹shngchung,但他和妹妹是不可能要孩的。血缘太亲生下来的小孩是畸形,如果生下来一个奇怪的东西,方氏的脸面都会被他们丢光,爸妈更会强烈反对他们在一起。

    “宝贝,虽然哥哥也很想跟你生个孩,但你也不想咱们生下来的孩不健康吧?”方贪境尽量把意思表达得委婉一点劝说着,想打消妹妹那个念头。

    他知道每一个女性都有慈母情结,跟心爱的男人生个可爱的孩是毕生的愿望,可惜自己连这么普通的愿望都满足不了妹妹。

    能跟妹妹在一起得到父母的认同、朋友的祝福都不容易,先不说他们是兄妹,光是大家族的责任面身份这些艰难险阻就难以逾越,注定困难重重。

    “放心吧,哥。”方厌青双手搂住哥哥的脖,在他脸上重重的啵了一下,“我们都做避孕措施了,先不说我怀孕的可能性多么小,要是能在避孕药下活下来的孩一定有小强般的生命力,那我们就不要打掉他了,他肯定有当主角的命。”

    “胡说什么。”方贪境被逗笑了,拍拍她的小屁股,“你是哥哥的小ngnu,专门服侍哥哥的,不需要你生孩。”

    听了这话,方厌青眼睛危险地眯起来,怒了:“你说,那你想找谁帮你生孩!”

    “哥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找什么代孕妈妈,不管你只是拿她当什么生育工具,反正只要你背叛我,我一辈也不会原谅你的,你那根臭黄瓜也再别想碰我。”

    “小说看多了吧你,什么生育工具不工具的,那不是前几天看的一本霸道总裁里的吗?我都叫你不要多看了,会受荼毒的。”方贪境哭笑不得,他没那总裁里的猪脚那么脑残,再说代孕是犯法的啊,生活也不像小说。

    他已经有最爱女人,即使伤害自己也舍不得伤害她,绝不可能背叛的。

    边抱起妹妹走向卧室,边哄着她,“哥哥的j=b是给青青快活的,怎么可能让别人生我的孩,哥哥有机会就去医院把自己结扎了。”进了卧室,走两三步抱着妹妹摔向床里。

    妹妹“啊”的一惊,双腿夹紧,还插在她内里的那物儿顿时又疼又酸爽,方贪境安慰地埋头在她脖颈处胡乱亲吻一通,“乖,松些,你把哥哥夹疼了。”

    “别,我信你就是,好痒,你别用胡茬刮我脖啊……”哥哥伏在她身上律动他那物什,qngyu之火烧上来,怕把理智烧没了,方厌青急忙提醒他,“恩~!作业还没写完呢。”

    “明天去学校再补,腿张大,来让哥哥co死你……”方贪境在妹妹肚皮上是十足色饿鬼,自从尝了荤,做这档事跟了毒瘾一样,恨不得天天快活。

    室内不断传来yn-hu的低吟,“啪啪啪”的rou撞击声,床体“吱吱呀呀”摇摆,可见战况是多么激烈。

    ————————

    这章是假标题,泥萌被骗了吧,o(∩_∩)o哈哈~&l;/dv&g;leduwo.com</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