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日常】妹妹是哥哥的

校园祭

    校园祭,学校准备了不少的活动,最盛大的是新生招待会,方贪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了校学生会主席团,忙的不可开交。

    方贪境人模狗样的坐在巨大桌后面的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修长的手指拿着根笔绕着圈,他一看见妹妹进来就笑开了花,双手一摊,等妹妹投入他的怀抱。

    方厌青怕有监控,左右还看了看,然后才犹豫走过去,任哥哥抱住,坐在他的腿上。

    “小乖,怎么到这来了?”方贪境抱住妹妹,吻了吻她的小脸,语气很是高兴。

    厌青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就响了,方贪境稍稍使劲搂着妹妹的腰肢不让她走,一手按了免提,电话里的声音传过来说:“部长,资金短缺,我们又没进项……”

    方贪境皱眉说:“化妆舞会要多少钱,个人补贴一下,还不够就去拉点赞助,把其他的事情能推迟的推迟一下,暂时先不要打扰!”

    电话那边似乎有些为难,说:“可是……部长……”

    “实在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找司堂珏吧,他负责舞会这一块的,就这样,谢谢!”然后挂断了。

    “我马上就得走,我刚去各大高校都做了宣传,哎呀走得累死了,下午还有得忙,脚好酸,你帮我揉揉。”

    方贪境大手放在妹妹腿上细揉慢捻地帮她按摩,脸埋在她脖上,轻啃着妹妹性感的锁骨着说:“小乖,我想要。”

    “不要,我累死了。”

    “这几天你都没有陪我……我来动,你又不要用力,好不好嘛,好妹妹~”方贪境把头埋在妹妹的胸口一下一下的蹭着,涎着脸撒娇。

    “别闹。”厌青红着脸拍他肩膀,“让学校里喜欢你的女生看见你现在这样,不笑掉大牙!”

    “你吃醋了?我觉得她们加一起也没你一个手指头漂亮。全天下的女人也都比不上我妹妹!”他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又急促地响起,他恶狠狠地瞪着那烦人的电话。

    “方部长好好工作,接电话啦~”方厌青偷笑,拿起电话放到他耳边,方贪境叹了口气,才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

    方厌青小小的跟哥哥腻呼了一会,等有人打电话过来催她了,她答应好晚上好好补偿他,亲了他几口赶紧出去了。

    很快到了校园祭当天,谁知小麻烦一个接着一个的,舞会的场地还没找好,资金也没到位,服装放在露天体育场被一场暴雨损毁。

    “这是全校的的大型舞会,一千块做布置怎么够,连场地费都不止这些呢!”欧阳娜叉腰骂着安乐乐。

    “我们跑了一上午,只拉到一千块钱,我有什么办法。”安乐乐想想自己还委屈呢,跑了那么多地方,腿都快跑断了,水都还没有喝一口。

    “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司堂珏不缺那些钱,见不得别人为难自己的女朋友,立马站出来说。

    “那场地怎么办?服装的问题呢?”欧阳娜差点气了个仰到。

    “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服装你们可以去问COS社团部借,凑合一下,场地的问题我来解决。”最后没办法,厌青只能跟学校借了礼堂外的广场,临时找来了扩音设备,变成露天的舞会了。

    天一擦黑,校园大门通往礼堂的路上就开始香鬓艳影,车水马龙,那些女孩们打扮的都跟要走星光大道一样,高跟鞋小细腰,完全没了白天时学生的样。

    方厌青跟几个女生一起收门票和看着为贫困儿童献爱心的募捐箱。可舞会开始之前校长过来视察,觉得她们太清闲了,就去COS爱好者社团弄了两套造型装让她们穿上,以达到据他说的吸引目光让大家多捐款的目的。

    准备要换衣服的时候,厌青才发现,这根本就是色情电影里那些酒吧女招待穿的猫女郎跟兔女郎的衣服嘛!

    厌青拿到的是猫女的衣服,还是只黑猫!道具是真齐全,爪,耳朵,项圈铃铛都有,还有特长的猫尾巴,在COS社团借来的化妆师的涂抹下,厌青觉得她可以直接去酒吧上班了。

    当方贪境看见厌青这身打扮的时候,他一蹦三尺高,冲过来对她吼道:“妹妹,你穿的那是什么鬼衣服,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人才穿的?”

    然后外交部部长柳成杰慢的晃过来说:“哎呀,我说我的方哥哥哟,好歹你也是新时代的大好青年,怎么思想还停留在封建社会呢,你瞅瞅,在场的女生哪一个不穿得暴露的,露肩露背的,裙也是越短越好。”柳成杰往从他身边走过的女生屁股上摸了一把,那学妹回过头来羞涩的笑笑,红着脸叫了一声:“学长。”

    “好家伙,竟然没穿内裤,小屄是不是欠干?嗯?”柳成杰搂过那女生,大庭广众一点也不害臊,手掌直接伸进她裙下去摸,“再说了,这衣服有改良,重点部位包的多严实,连腿都有丝袜挡着!”他一面说一面伸过一只手拉厌青屁股后的那根尾巴,那尾巴里面还有硬硬的塑料骨架撑着,走起来甩来甩去的挺像真的。

    方贪境气得拍掉他的手说:“那也不成,那么多女生呢,谁爱穿谁穿去,我家青青绝对不能穿这个,何况那袜哪是正经袜啊,一个洞连着一个洞的!哪个好人会穿那个!”看着那个女生靠在柳成杰怀里被玩弄得像是没骨头似的,毫不廉耻的浪声呻吟,闭着眼睛享受起来,方贪境厌恶的皱起眉头,“注意点影响,这么多人,别在校门口发情,带你的妞滚去开房。”

    “那哪行?我可不想错过一年一次的校园祭,待会还有精彩节目呢。”柳成杰有点存心的说:“这叫鱼网袜,腿粗的话穿上是挺吓人的,不过方妹妹身材这么好,穿起来多漂亮啊!你没看这来来往往的男生的眼光吗,盯的眼珠都快出来了!“

    “不行,坚决不能穿!”方贪境脱下外套披在妹妹身上,揽着妹妹就要让她去换回来。

    柳成杰说:“哎!你说你个当哥哥的怎么管的那么宽啊,人家未来的老公都没说什么呢!”

    方贪境一下愣了,反问:“未来的老公?谁?”

    柳成杰指指自己的鼻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我未来的大舅!”

    厌青赶紧拉住哥哥,对柳成杰说:“你就别乱开玩笑了,一会我哥该当真了。”他这么乱说还不把哥哥给气死啊!

    可不是,眼看着哥哥都快咬人了。方厌青无奈,只得把哥哥拉到角落求了半天,“其实我也不想穿成这样,可是既然我是会长,就要有组织有纪律不是?我得以身作则,我保证等下一结束马上就换下来行不行?”厌青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方贪境才算稍微通融了一下。

    等舞会开始后,厌青抱着装钱用的纸盒,一路小跑,跑到工作人员专用的化妆室去换衣服。

    一进过道,正好碰上哥哥,方贪境看见厌青,拉她进了一个单独的化妆间,随手插上了门:“穿这样很热吧,我拿湿巾帮你擦一下,凉快凉快。”

    “可不是,后背都是汗!”

    厌青没形象的脱了鞋与手套,方贪境拉开她后背的拉练,开始帮她擦拭,擦完凉快多了,他拿个硬纸板当扇帮她扇风。厌青问:“哥,你那边忙吗?”

    “嗯,没想到这么忙,累死我了!”

    厌青不怀好意的凑过去亲了他一口,方贪境打蛇随棍上,也不怕累了一下抱住她,说:“青青,你这样真的很漂亮,跟你平常完全两样!”

    厌青白了他一眼:“那你刚才还不让我穿。”

    他委屈的说:“我是不想让你穿这样被大家看见!你不知道一晚上,那些男生怎么光围在你那边站着,我们这边好多人都在讨论你,气的我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

    “好啦哥,你别光吃我醋,你怎么不看看自己身边围了多少小妖精呢!”

    方贪境一下抱住厌青,也不顾她身上还残留着汗迹,舔吻着她的脖,然后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喘息的说:“今天谁能有你妖精啊,我看见你这身打扮,我就……”他把妹妹手按在了他的胯下,裤裆里硬热的肉棒在她手下跳动,“我眼睛一扫你那边我就硬的不行……帮我弄弄,都疼了!”

    方厌青那柔软无骨的小手摸着哥哥精壮的胸膛,一点一点的顺着哥哥身体的曲线,从裤缝潜进他的内裤里,用手指轻轻的捻了捻他那肿胀的某处。

    “哦,妹妹~~~”方贪境夸张地用咏叹调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肉棒顿时在她手里又粗了不止一圈,看着哥哥双眸里那燃烧着的欲火,方厌青坏心地说:“哎呀呀,哥哥的骚棒好粗好硬啊。”说着,她拽下方贪境的裤和内裤,小手熟练地握住哥哥粗硬发烫的鸡巴上下撸动,故作媚态地凑了上来和他接吻。

    性感黑丝的猫女郎衣服让她分外性感迷人,看得方贪境眼都直了,大嘴贴着妹妹香甜的小嘴和妹妹接着吻,双手可也没闲着,只见他双手用力几下,妹妹身上的衣服及内衣就被粗鲁的扯下,重点部位的衣服全部被撕开,胸部与下身裸露在空气,透着一股残暴凌乱之美。

    把她大腿的丝袜扯烂后,方贪境两手一撕,撕开裆部,露出被黑丝袜包裹的屁股和阴户,只见黑丝袜里还有一条紫色蕾丝底裤,已经被淫水浸湿了,方贪境更受不了了,“小妖精,你的内裤都湿透了,是不是早就想着让哥哥干你了啊?”

    “嗯嘛~哥哥快进来,抓紧时间,我们快一点。”方厌青坐到化妆台上,双腿一勾,勾住哥哥的腰身把他拉过来。

    方贪境脱下妹妹的内裤,顿时妹妹的臀部和小穴暴露无遗了,他蹲下去帮她口交了一会,让小穴分泌出足够湿滑的淫水后,才将鸡巴对准了妹妹的屄口进行插入。

    他将鸡巴抵住妹妹的阴唇,开始缓缓地插入,刚开始时,厌青的面部开始扭曲,她的阴唇被迫张开,在哥哥膨大的龟头插入时,突出的棱面刺激着她的阴道内壁,厌青只觉得彷佛有一团火跑进自己的阴道,从阴道开始燃烧到整个身体。大概就插入了约五公分后,哥哥腰部用力一顶,他那火热的阴茎已经进入厌青的娇柔的体内。

    用手触摸和哥哥交合的部分,好大,有点痛,好像要裂开了一样。由于哥哥的尺寸很大,厌青的穴口几乎是被撑至透明才塞入的,她的双腿被分的很开,结合的部分从里到外几乎没有隙缝。小穴完全被填满的幸福感,充斥着全身。

    接着哥哥将大鸡巴抽出来一大部份,厌青的身体开始放松,且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收紧腹部。紧接着,他又用非常快的速度,再次挺进,一口气将整根大鸡巴完完全全插入她的小屄。

    厌青再次觉得整个阴道像是被人用力撑开一般,而方贪境则是觉的他的大鸡巴被妹妹的小穴肉紧紧夹住,妹妹的肉穴里的嫩肉,包围着他的鸡巴吮吸,像触电的感觉直贯全身。

    方贪境两手抓着妹妹的大腿,站在桌前快速耸动着屁股,肉棒在她的双腿间进进出出。妹妹雪嫩白皙的娇躯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颤动着,她双手就直接撑在桌上,侧着身让秀发洒落。每当他重重地顶到她穴心,她就会抬起头,轻声地娇吟。

    方贪境操了一会儿,忍不住低下头来亲吻着妹妹的小嘴,两人又湿又热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他饥渴似的猛烈吸吮妹妹的红唇,接着他将妹妹的玉腿放下然后抱起妹妹的身,他们两人的耻骨私处密密地贴黏在一起,生殖器插着生殖器,面对化妆台上镜反射成影的景象。

    他双手兜住妹妹的小屁股,让妹妹挂在他的身上,他下体乱蓬蓬的阴毛覆盖在妹妹的阴户上,两个巨大的睾丸更是晃的垂在他和妹妹的结合处之下,镜里男人粗壮大腿和女人细白小嫩腿形成的视觉对比给他躁动的血液带来强烈的冲击,心里升腾的征服欲让他动作更快。

    方贪境健硕的肌肉越发的紧绷,窄腰宽背长腿让他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分外的强壮有力,带着强烈的雄性气息侵犯着怀里女人,这种强与弱,大与小的对比让这侵犯看起来充满狂野的旖旎。

    “嗯~哼~”厌青软软的哼唧着,带着小女孩特有的撒娇与羞涩,惹得方贪境胸爱意大盛,他用结实的臂膀将她圈坐在自己的胯上,一手往后撑着桌面,一边摆胯顶弄一边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宝贝儿?”</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