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至尊特工

第二百零五章 跳江

    秦阳站在高石下,看着坐在石头上的庄梦蝶,笑道:“以前你们也经常来这里吗?”

    “是啊,以前我也喜欢坐在这里,看着前方的大江,感觉什么烦心的事情都不见了。”

    庄梦蝶微微低头,看着下方的秦阳:“可是一切现在都回不去了。”

    秦阳点头,认真的回答:“是的,都回不去了,但是未来也充满无数的可能性,人不应该总沉溺在过去,应该往前看,不是吗?”

    庄梦蝶盯着秦阳:“能说说你吗?”

    秦阳明白庄梦蝶的意思,轻笑道:“我之前跟着一位长辈,去过国外呆过几年,也经历不少事情,经历自然比同龄人要丰富一些,人嘛,也要成熟一些。”

    庄梦蝶恍然:“之前你没读书吗?”

    秦阳笑道:“如果你说的每天从早到晚的坐在教室里上课的那种读书,我中间确实缺失了好几年。”

    庄梦蝶理解到秦阳的意思,那就是说学习依旧在学习,但是却并没有去学校。

    她并没有询问为何秦阳没去学校,为何却又能进入大学,毕竟这年头又太多的办法,说不定秦阳没去学校,但是保留了学籍呢?

    庄梦蝶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随手将烟头扔进了江水中,转头看着那浑浊的江水,神色有些发呆。

    秦阳也没说话,左右看了看,在一块相对较小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庄梦蝶是成年人,或许她想说的时候,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又或者她只是想有个人陪着她来这里,这里黑灯瞎火的,她要是一个人来这里肯定不安全。

    两个人都没说话,就这么在相对昏暗的灯光下坐着,吹着江风,忽然,旁边传来了动静。

    秦阳转头一看,却看到三个男子从上面说着话走了下来,说话声音还挺大,听得出来,似乎喝了不少酒。

    “喝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有鱼上钩没?”

    “鬼知道,说不定鱼竿都被拖走了都不一定呢。”

    “哈哈,那得多大的鱼才行啊,我可是绑住杆子的……”

    秦阳听着三人的话,便猜到这三个人应该是在旁边夜钓的钓鱼客,应该是下杆之后跑去上面吃夜宵喝酒去了。

    这三个男人走了过来,忽然一名男子怪叫道:“呀,美女啊。”

    三个男人的眼光全部落在了坐在大石上的庄梦蝶,眼光炽热。

    “我靠,真的是美,要是能睡一晚上,让我折寿一年也愿意啊。”

    三个男人的话语并没有任何遮掩,庄梦蝶自然都听到了,但是她却没有半点的慌张和害怕,脸上反而浮现出几分浅浅的笑容,这让她看上去越发的美丽妖艳,充满了诱惑力。

    三个男人原本眼睛都直了,如今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按捺得住?

    “嘿嘿,美女冲我笑了,看来对我有意思啊!”

    “哈哈,美女,这么好兴致,在这看江景啊。”

    三个男的走了上来,至于坐在石头下的秦阳,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便把秦阳忽略了过去,因为秦阳看上去年纪也不大,一看就应该还是学生,又只有一个人,他们可是三个成年男人,自然不会把秦阳放在眼里。

    庄梦蝶嫣然一笑:“我在这约会呢。”

    三个男人中间那个一脸猥琐笑容:“就他,毛都还没长齐吧,哪里懂什么情趣,要不和我们玩玩?”

    秦阳皱了皱眉头,转头低声喝道:“喝了点马尿发什么酒疯呢,滚!”

    “哟嚯!”

    说话的男人冷笑道:“怎么,说你一句还不乐意了是吧,信不信哥几个收拾你一顿,把你扔进江里喂鱼啊?”

    秦阳冷冷的盯着他,也没说话,但是那冷冷的目光,却仿佛一把刀子,直戳他的内心,让他内心不自觉的涌起几分凉气。

    如果是平时,可能他就退缩了,毕竟他们做的可不算什么好事,但是喝了不少酒,外加这里是荒野无人的江边,他们有三个人,而对方只有一个人。

    “小子,咋滴,不服气啊!”

    三个男人围了上来,领头的男人还冲着庄梦蝶笑道:“美女,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啊,是这小子嘴巴嘴太碎了……”

    庄梦蝶从石头上站起了身,伸展开双手,美妙曲线身姿展露无遗,江风吹着她的衣服,就仿佛随时都要随风飘走一般。

    “要是你们真能打败他,我跟你们走!”

    三个男人眼睛顿时一亮,转过头看着秦阳,嘿嘿笑道:“小子,那你就不要怪我们了哟。”

    秦阳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站在石头上的庄梦蝶,这女人,这是没事折腾呢。

    秦阳倒也没生气,毕竟庄梦蝶知道自己能打,所以才故意这般说的吧,而且反正看这三个男人的架势,不动手想必是摆不平的。

    酒壮怂人胆外加色胆包天,这黑暗无人的江边,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把人吓走的,哪怕对方不是要对庄梦蝶真刀真枪,调戏猥亵肯定是跑不了的。

    秦阳看着围上来的三个男人,也懒得废话,直接迎了上去。

    这三个男人的战斗力在秦阳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十秒钟不到,三个人便都躺下了。

    对方不过是夜钓客,喝酒多了调戏美女,秦阳倒也没下狠手,但是一个至少也被打脱了几颗牙齿,其他两个手臂脱臼,至少也得去医院一趟外加养几天。

    三个男人这才知道遇到狠角色了,喝下去的酒瞬间一下子就醒了,连忙道歉,然后慌不迭的跑开了。

    庄梦蝶站在石头上笑眯眯的看着整个过程,身子略微的有些摇晃,之前她在酒吧里便一个人喝了不少的酒,如今在这里江风一吹,顿时酒意上头,眼光都有些迷蒙了。

    秦阳赶走了三个男人,转过头看着她站在石头上摇摇晃晃,看着她笑眯眯的神情,又是担心又是没好气的说道:“不要在那晃了,小心掉下去了!”

    庄梦蝶眼光迷蒙的看着秦阳:“当有人调戏我的时候,你会保护我,如果我落水了,你会救我吗?”

    秦阳笑道:“当然会救你,可是这里是大江,下面暗涌凶猛,一不小心就找不到人,所以你还是下来的好,小心出意外!”

    庄梦蝶眼光忽然直勾勾的盯着秦阳:“如果你救了我,我就跟你走!”

    跟我走个屁啊?

    秦阳眼见庄梦蝶说这话,表情也有些无奈,这女人明显是酒意上头,在说酒话了。

    正要劝说庄梦蝶下来回家,庄梦蝶却忽然转过身子,纵身一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