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1807章 腹黑小病娇

    本站 0,最快更新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最新章节!

    夜俊辰心里咯噔一下,家里对小表妹算是非常溺爱的,他有点摸不准他的态度,“庭昀,ea是我表妹,从小受了很多苦……”

    “她可没受什么苦,真正受苦的可不是她。”

    他并未透露太多,未免自己失了分寸,率先挂了电话,当年的悲剧查不到了,年代很久了,那一代的城堡区,独门独院的,家里发生什么事情,未必能知道,痕迹也被抹得一干二净。夜庭昀倒是查到ea的身世。

    ea原名是叫黛丝,母亲是一名英国人,也是夜初的乳娘,她也算是命运多舛,奶了夜初一年后,结识了一名做生意的巴黎人,两人很快坠落爱河,生了黛丝。当初也有过一段幸福的生活,好景不长,黛丝出生后,丈夫因生意失败,染上了毒瘾,酗酒,对她们母女动辄打骂,家里总是被人追债,经常东躲西藏,日子过得很苦。

    黛丝三岁那一年,她父亲意外身亡,保险公司赔了一大笔钱,两人还清了债务,可她母亲又被男人骗得人财两空,最后是夜雯出手摆平了她的困境,她们无处可去,又回到了小城堡,照顾夜初,ea和夜初在小城堡的待遇基本一样。

    有意思的,ea的父亲并没有真正的去世,在小城堡出事前,他活跃过一段时间,后来又销声匿迹了,当初这一家人绝对是骗保了。

    后来她父亲又失去踪迹,多半是凶多吉少,小城堡出事,ea到了唐恩家,乳娘因为照顾有加得到了一大笔钱,生活上也无忧无虑的,ea继承了夜雯的一半财产,也是一个小富婆,有自己的小金库,并不单纯靠唐恩家来养。

    艾莉丝是一个好姐姐,且很大气,把夜雯全部的财产都给了ea,她的那一半投了基金,也一直是ea在使用,母女两人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ea的母亲情人不断,生活富裕,包养小鲜肉,过得无比潇洒。

    吃人血馒头,吃得毫无心理负担。

    夜初看着调查报告,心里没有一点波动,因为噩梦的缘故,她的记忆渐渐在恢复,虽不能全部想起来,过去的蛛丝马迹都有迹可循。

    “所以,她们为什么要烧死我,冒名顶替?”夜初想不通,当时夜雯并不在小城堡,一开始ea绝对不敢冒名顶替的。

    那为什么要烧死她,还意外害死了她妈咪。

    “我记得乳娘对我很好的。”夜初想起记忆中的那一双手,其实乳娘陪伴她的时间,比夜雯多,给予的关怀和疼爱也被夜雯多,在夜雯缺席的那段时光里,她把乳娘当成了亲人,把黛丝当成了姐妹,从未怀疑过她们,却被一把火烧得面目全非。

    夜庭昀说,“恐怕,不是她们要你的命。”

    冒名顶替,应该是一个契机,要杀夜初的必然也不是她们,她们顶多是帮凶。

    “可我妈妈死了。”

    这是不能原谅的,她还那么年轻。

    “我一直觉得妈妈不喜欢她,她若喜欢我,就不会把我送到小城堡,不会一年就看我一次,每次看我,态度也很差,总是数落我的不好,我小时候顽皮,不听话,爱打架,不讨她喜欢,她总是逼着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她又叛逆,一直和她-->>犟嘴,等她走后,我就伤心。每一次她走,我在二楼的窗台上偷偷地看她,都不肯去送她,她总是一步三回头。我那时候很小,并不懂她的用心良苦,只懂埋怨她把我一个人丢在小城堡里,一直到我出事,我才知道她多么爱我,愿意用自己的死换取我的生。”

    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妈妈,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还失去记忆,不记得妈妈的音容笑容,谁要害她?是她的家人,容不下她吗?

    “阿初,你想报仇吗?”

    夜初点头,她想,若不然,为什么把夜庭昀踢给ea,就是要报复ea。

    “我带你去巴黎,问一个清楚。”夜庭昀说,在一切硬实力面前,所有的黑势力都是纸老虎,既然心有困惑就问清楚。

    当面对质,这才是解决之道。

    “艾莉丝不想我去蹚浑水。”夜初说,并且她姐姐对家里的事情忌讳莫深,不愿意多提,也有少许的厌恶,怕也有内情,她有自己的计划。

    “迟早也要弄清楚。”

    这件事解决了,夜初才会认真地思考他们的关系,不然,她永远都不懂。

    “容我想一想。”

    夜庭昀捂着胸口,重重地咳了一声,最近天气变化大,他重伤未愈,本来就体虚,又是发烧又是咳嗽的,脸色也有些憔悴,人都瘦了一圈。夜初见他不断地咳嗽,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没事吧?”

    他刚想说没事,抬头看到她的眼眸,气势更弱了几分,一副病美人的柔弱姿态,“头晕,扶我坐一会。”

    夜初信以为真,扶着他坐在沙发上,夜庭昀趁机握着她的小手,夜初的手特别软,又小,握在手里很有感觉,令人想要保护。

    “你怎么头晕了?”

    夜初也经常感冒的,知道不好受,“我给你叫医生吧。”

    “已经很晚了,就不麻烦他跑一趟了,你陪我多休息就好。”

    “我又不是医生。”她不是医生,也不是药,陪他又不能好,再说上一次深夜她有事,不是他火急火燎地喊医生,也没见他觉得耽误人家。

    “这场车祸,我还是伤了根本,医生说……”夜庭昀适当地卖惨,“医生说,我的胸骨断裂,虽接了回去,可一直都没养好,也伤了心肺,将来怕会……”

    语言的艺术就在这种欲言又止中,令人误会,夜初知道她车祸伤得很重,也是为了保护她,难免有一些对不起他的感觉。

    “会死吗?”

    他说得万念俱灰,夜初也就想到了死,在她这里最严重无非就是死亡了。

    夜庭昀暗忖,宝贝儿,别咒我啊。

    怎么舍得你。

    “嗯,医生说,恐怕不是长寿的命。”夜庭昀神色黯然,似乎呼吸都是一种痛,捂着胸口秒变病娇。

    夜初皱了皱眉,“哦……”

    夜庭昀想,剧本不对啊,是他用力过猛?

    今天更新结束哦么么哒(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