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1889章 这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本站 0,最快更新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最新章节!

    夜初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她不喜欢夜庭昀吗?她困惑地看着不远处和夜陵在谈话男人,兄弟两人长得再像,气质也是天南地北不一样的。不知道说到什么,镜片后的眉心紧锁着,有一些愁容,夜初是很少见他发愁的,除了她的事情。

    他一贯笃定,又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做事干净利落。是什么事情让他发愁呢,刚刚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让他失望了吗?

    可她来不及回答,他就打断了话题,他似乎比自己还害怕听到答案。烧烤闹了一个晚上,一直持续到了快凌晨,两两进了帐篷,帐篷外面挂着一个小挂灯,照明用的。沈千树伸出头来,在看一遍漫画书,山上信号不是特别好,所以也没有人玩手机,幸好她带了一本漫画书。

    “还有几点到凌晨?”童画今天晚上也特别精神,本来除夕夜就是孩子的福利,可以晚睡也可以玩耍,他刚刚还特意拍了一张照片发了微博,因为网络的缘故,好一番波折才发出来的,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有二十万的回复,人气稳如老狗。

    他也探出头来,“妈咪,我们好久没守岁了呢。”

    他身体不好,一贯不能晚睡,以前除夕夜都是潦草地吃了晚饭,母子两人在家里自己准备节目,沈千树是再无聊也能玩出一朵花的人,两人一般会玩到十点左右,童画就要去睡觉了,正儿八经的守岁是很少的。夜一凡也钻出来,“我哥在干嘛?”

    “在看我的漫画书。”

    夜庭昀,“奇迹!”

    沈千树喜欢少女漫画,多是日系,偶尔也看耽美漫画,家里一堆漫画,动漫,她也追番,偶尔会和夜陵说,夜陵对这些不感兴趣,可小仙女每天乐此不彼地尬聊,他多少也来了一点兴趣,总不能每次让她一个人看,他却接不上话,沈千树觉得自己太难找夜陵的兴趣爱好。

    他的兴趣爱好都不怎么家常,只能发展他来附和她的兴趣爱好了。

    夜一凡嗷嗷叫,“大哥,你不要被大嫂带坏了,这些少女漫画都是荼毒人心的,她是故意设计让你看的,都是让你学漫画里的男人。”

    夜陵无动于衷地翻了一页,两耳不闻窗外事,他看书也一贯认真,别人家的大佬书房都是一堆书,全部是装饰用的,他们家的大佬,书房里的书全是看过的,极其博学。

    夜庭昀也说,“大哥,自从你别拉下神坛后,我觉得世界都变了,你现在都看这些书了,你不是一贯鄙视这些低俗少女文化的吗?”

    夜陵说,“闭嘴!”

    人生向来都是一场打脸史,看谁逃得过。

    沈千树哈哈大笑,“我最近在追这本漫画书,还蛮好看的,上次他去日本出差,还是他带回了最新的,看得比我还要快。”

    帐篷的口子不大,夜初也探出头来,半个身子都趴在夜庭昀身上,“什么漫画书,好看吗,我也想看。”

    “我给你一本啊。”她话音刚落,夜陵就丢过来一本看过的,超级默契。

    沈千树从里面拿出一本书来,丢给夜初,夜初像是一条蛇似的,趴在夜庭昀身上伸手去拿。

    夜庭昀,“……”

    少女柔软的身躯像是一团棉花似的在他背上爬过,勾起了他一身鸡皮疙瘩,明明是一家人聊天守岁的日常,他却开始浮想联翩。

    夜初长得矮,脖子却很修长,细致,漂亮的锁骨更是迷人,皮肤白得宛若天天泡牛奶浴似的,纤细的腰盈盈不足一握,虽然瘦小,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是一具窈窕玲珑的好身躯,上一次穿着一身旗袍趴在床上,翘着腿,落日在她身上撒了一层金粉似的,勾勒出完美的臀部线条。

    夜庭昀喉咙一紧,幸好是趴着的,某个尴尬的地方不露痕迹,却有些充血,他的喉咙微微滑动,不动声色地微微避开了夜初一些。夜初拿到漫画,也看了起来,夜庭昀微微闭了闭眼睛,这磨人的小东西。

    且永远是无心勾引。

    夜初再浸染人间烟火几年,也做不出故意勾他的事情来。

    一家人聊天的聊天,唱歌的唱歌,小童画还吹了长笛,他最近学了长笛,吹得还不错,赢得了一片掌声,专心致志看漫画的夜陵,“卖弄。”

    沈千树头都不回,小脚丫子踹他,差点踹上他冰冷的脸颊,被夜陵握住了,竟能一边握着她的小脚丫子抚摸一边翻书。

    温暖的掌心贴着她的脚底,有些痒,沈千树挣脱了他,压低了声音,“你这样很变态啊。”

    他对她的小脚丫子真是爱不释手,每次一摸就停不下来,还乱摸,偶尔会亲她的脚趾头,这比亲她任何一个地方都让她来得羞耻,简直是沈千树的死穴。

    夜陵默不作声,在她脚踝上敲了一下,算是放过她。

    夜一凡和童画的帐篷是最天真无邪的,一个吹长笛一个哼曲子,配合得天衣无缝,都没察觉到另外两个帐篷里的气氛。

    凌晨马上就到了,他们搭帐篷的地方视野非常好,能看到远处城市的正中心的风光,快到凌晨时,一阵阵烟花升腾而起,城市里绽放了一场盛世烟花。

    夜一凡和童画,夜初也穿鞋跑出来,把他们买的烟花礼炮拿出来,夜陵蹙眉,没想到还有这一手,“森林禁火,不准放!”

    在山林里放烟花?

    这枯枝枯叶虽然已经打扫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起火了,就是一座山了,况且这里的落叶燃点特别低,和东北一些容易着火的低燃点森林一样。

    “爹地!”

    “大哥!”

    夜初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夜庭昀。

    夜陵无情地拒绝了,“叫上帝都没用。”

    童画嗷嗷叫,想放烟火,“这烟花在半空上就消散了,落在地上就没有火星了。”

    “自己上网看一看因为烟花着火的新闻还少吗?在城区还能着火,在这种燃点低的森林里,你还想-->>放烟火,林业局的人马上能来找你。”

    沈千树看着失望的三位祖宗,哈哈哈大笑,她早就说了,有大家长在,他们休想在山上放烟火,非不信邪搬了一个烟花礼炮上来。

    “哼,要是妹妹,你肯定就同意了!”童画插着小蛮腰,就因为他不是小公主,这里也不肯,那里也不肯,若是妹妹,爹地一定说,你开心就好,随便玩,洒水车,消防队都准备好了,烧了一座山不要紧的,我们有股份,自家的烧着玩。

    “知道就好。”

    这就相当扎心了,夜初见夜陵怂,默默地溜了,脱了鞋子又爬进来,弱弱地靠着夜庭昀,夜庭昀说,“没事,你看城里在放烟火,多漂亮。”

    夜一凡和童画虽然是大小霸王也胡闹惯了,可也真的不敢顶风作案,沈千树对孩子的教育一向不是你不准做这个,你不准做那个。

    她的教育方针是,你要放烟花啊,可以啊,可是会着火哦,爹地不会让你放的,你还想放烟花,没事,你就拿上山吧。

    上次童画和夜陵吵嘴,一狠心就报了军事训练营,沈千树就告诉他,宝贝你受不了的,还是不要去了,去和爹地认个错就行啦。

    童画不肯,沈千树也不勉强,你要去军事训练营就去吧。

    结果不到一天童画就哭爹喊娘毫无节操地抱着夜陵的大腿认错,爹地我错了。

    当然,他一定还憋了一句话。

    我下次还敢!

    她教育比较自由,保证童画的自由发展,可童画的性子是有点欢脱的,偶会走写邪路,弯路,性格也会有一些旁枝末节出来,只要无伤大雅,她和夜陵是不会管的,真的走错了,夜陵会掰回来。

    两个小祖宗遗憾地放弃了烟火,还在夜陵的命令下,把引子给毁了,直接把水浇上去,免得起火,夜初悄悄地说,“你大哥好严厉哦。”

    夜庭昀在她头上撸了一把。

    虽然放不成烟花,童画失望了几分钟,看到远处放烟花也很高兴一家人就笑笑闹闹地守岁,一直到了凌晨,各自发红包,象征来年红红火火,夜陵自己发了几个红包,没收到一个红包,被童画嘲笑了一番,童画和夜初收到的红包最多。

    沈千树拿出一个红封,“来来来来,先生,我给你红包。”

    夜陵拿过红包,看了一眼,一百块钱而已,不过是一百张连号的一块钱,且是旧版的连号一百张,这就相当的有意义了。”

    他本来就有收藏癖,纸币收藏是最近才有的爱好,沈千树能找到一百张连号的旧版一块钱也是相当费功夫的。

    “我也想要。”夜一凡眼红了,这太有意义了。

    夜陵说,“你羡慕不来的。”

    一个人用不用心,偶尔一件礼物就能看出来了。

    童画暗搓搓地想,是时候要说服妈咪生一个小弟弟来治一治爹地了。

    一家人聊到了一点钟,童画困得一直打盹,于是各自回了帐篷,夜庭昀把帐篷前的挂灯给灭了,山上有些凉,入了夜有点湿冷,吃了一晚上的烧烤,热量到了晚上也渐渐地消散了。帐篷里有些冷意,夜庭昀今天被夜初撩得一身火,微微侧了侧身子,背对着她,曲起了双腿。

    夜初本来也有点小心事,没睡着,隔壁两个小祖宗已经发出了熟睡的小哼哼声,童画不知道是太委屈还是怎么的,还说起了一小会的梦话。

    夜初的脸颊沉在枕头里,假装自己已熟睡了,可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夜庭昀为什么背对着她?她伸出手来,想要戳一下他的后背,问问他怎么回事,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没有伸手,没一会儿就听到一些一些乖巧的声音,山上安静,略微有一些声音就被放大了,像是从夜陵和沈千树帐篷那边传来,偶尔像是一声闷哼,夜初困惑,侧耳听了一会,有好像只有蝉鸣了。

    怎么回事呢?

    她刚困惑结束就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她忍不住爬起来,戳戳夜庭昀,“二哥,你听到什么声音了?”

    其实几个帐篷之间隔得不算近的,夜庭昀翻身捂着她的唇,把她罩在被子里,黑暗中,夜初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片困惑。

    夜庭昀一时也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他伸手捂着她的耳朵,“乖,睡觉了。”

    夜陵的帐篷里一片春意,两人叠罗汉似的在被子里,沈千树恨不得咬他一口,又不敢发放声出来,怕被隔壁听到了。夜陵是实干派,根本不管,况且有一种隐秘的快感,这深山老林的,身边都家人,给他安全感,又有一种偷欢的感觉。

    沈千树脸色潮红,寒冷的冬天也出了一身薄汗,这人折腾了好久,就是不肯结束,沈千树压低了声音,“先生……”

    她开始求饶了。

    “别说话。”每次她一说话,他就更受不了,沈千树索性咬着唇,开始挺尸了,行吧,那她就当一条死鱼好了。

    然而,想当死鱼,也要看夜陵同不同意。

    夜庭昀的帐篷里,一片安静,只有夜庭昀的呼吸,微微重了,夜初是一点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二哥要捂着她的耳朵,他的气息太近了,那股檀香味越来越浓郁,仿佛要透过她的气息,浸透到她的皮肉里,把他的气息渗透到她的身体里。

    夜初有一些慌,也有一些彷徨,心跳加速,黑暗中,夜庭昀的眼睛亮得很,他怕说话惊扰到隔壁,一侧头吻住她的眼皮,压低了声音,“睡觉。”

    他的唇有一些沁凉,贴着她的眼皮上,夜初的心跳漏了几下,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隐秘骚动,她的鼻子仿佛贪婪这一股气息似的,微微仰着头,鼻尖抵住了他的下巴,似乎在他的下巴处不断地呼吸,温热的气息就抵着他的下巴,他的唇畔,他的鼻息间全是她吐气如兰的气息。

    他那已压下去的情潮,铺天盖地地袭来,再一次苏醒。

    夜庭昀想,这真是要我的命了。

    这也是一个厂章哦,四章啦。(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