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2107章 回忆杀之热恋

    杰克神奇地体会到了一些言外之意,淡淡说,“你好像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什么?”穆远问。

    杰克最近查了一下同性恋人之间的和谐运动,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学霸学什么

    都挺快的,是谁给他的勇气觉得他可以在上面的?

    算了,他在戒毒,就不打击他了。

    杰克在他头上撸了一把,“我去给你做个小点心。”

    对穆远来看来这就是委婉的拒绝了,穆远做白瓷都不上心了,心中暗忖,教官

    这是拒绝了他,他们算是谈恋爱吗?这状态像是谈恋爱的,可没有人捅破一层窗户

    纸,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就令人相当的烦恼了。

    教官只是单纯地帮他戒毒呢?

    是不是他多想了?

    教官是不是无法忘记自己死去的爱人?

    如果他努力一点,教官是不是会更喜欢他一点,如果不会更喜欢他一点,又怎

    么会同意和他在一起呢,他又没给自己什么承诺。

    哎呀,真烦!

    刷了小半天弹幕的穆远,心情阴郁得很,杰克明显感觉到了,可他有意避开这

    话题,给穆远做了一个杏花甜果冻,清清凉凉的,带着一点杏花的香气,又不会太

    过甜腻,很适合穆远的口味,穆远一生气就不打算做小情侣杯了。

    反正他也做不好,技术不过关,然后买了好几个花花绿绿的大花瓶过去装饰,

    这些琉璃彩的瓶子都是花花绿绿的,审美很是奇特。穆远闲来无事,又给家里布置

    了一下,杰克在庭院里看书,看着他弄,问了一句,“需要帮忙吗?”

    “不用。”

    然后……过了一个下午。

    窗帘换成了双层一层白色一层深蓝色,床单换成了黑色,被套换成了红色,桌

    布换成了小翠花,地毯也换成了浅绿色羊毛毯,家里全部贴了一层带着浅金纹路的

    灰色壁纸。

    杰克,“……”

    他一言难尽地看着家里的配色,有个念头闪了过去,以后可能不能让他来装修

    房子,可怎么住人啊,这花花绿绿,配色毫无格调,甚是奇特的。

    穆远很开心,“好看吗?”

    “不好看。”

    穆远,“……”

    穆远心想,他们果然不是热恋期,热恋期的男女,不是要相互捧着,眼里有眼

    屎都说是钻石的吗?怎么杰克就嫌弃他的审美了?

    杰克性格并不龟毛,虽然家里被翻天覆地改了一通,暖色调都变成了非主流风

    格,他还是欣然接受了,穆远开心就行。

    他频繁毒发,也需要做一些事情转移注意力,他发现穆远格外宝贝他送的杯

    子,杰克心血来潮,让穆远坐在院子里,他给穆远画画。

    “你还会画画?”

    “为什么不会?”学霸理所当然地回答,“很简单啊。”

    穆远静了静,他很少就上军校了,业余爱好除了七岁前被抓着练书法,弹钢琴

    外几乎就没有了,学的都是保命的技能,什么风花雪月和他没关系。吉他和口琴还

    是在部队里和战友学的,画画的什么更不行,让他绘制地图还可以,画什么风景

    画,简直作孽。

    本以为杰克是给他画素描,谁知道他拿出了彩盒,要给他做一副油画。

    穆远,“你……好……全能。”

    杰克说,“我妈咪喜欢,她中学前的梦想都是一名画家,所以我跟着她学了一

    些皮毛。”

    ...  大片大片的阳光落下来,院子里种着一些穆远喊不出名字的树,树叶金黄,泛

    着光,他坐在树下,姿态慵懒,阳光透过金黄的树叶,层层叠叠地落下来,在他侧

    脸有一片斑驳的光,衬得他眉清目秀,五官立体,午后的阳光笼罩上身上暖洋洋

    的,一抬头却又颇为刺眼,远处的天空蔚蓝如洗,午后的小镇清净而温暖,风中带

    着一点淡淡的香。

    穆远极是惬意,且昏昏欲睡,靠在藤椅上打盹。杰克停笔,看了片刻,拿掉了

    半成片,重新拿了新画布,重新描绘。

    调色,作画,年轻的男孩毫无防备地躺在树下,午后过于强烈的阳光让杰克也

    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昏眩和享受。

    穆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最近免疫力不好,容易睡觉,睁开眼时,还有一

    些迷茫,“你画好了吗?”

    “差不多了。”杰克轻声说。

    “我可以动了吗?”

    “嗯!”他的注意力都在画布上,穆远打了一个哈欠,缓缓走了过来,然后惊艳了。

    画布上,高大的树木,金黄的叶子,院子里还有一堵爬满了牵牛藤的墙壁,开

    了一些零散的花朵,阳光斑驳地落在了树下的少年身上,他微微靠着藤椅,似是闭

    目养神又似的在贪睡,五官鲜明而立体,栩栩如生,配色并没有油画的斑斓,却也

    不寡淡,像是一名身量修长的少年午后偷睡被偷看似的,整幅画都透出了一丝丝甜

    腻的味道。

    “真……好看。”穆远震惊了,杰克说的只懂得皮毛,简直是过分谦虚了,这明显

    就是一副名家之作,自然他的鉴赏能力是完全没有的,可好歹分得清美丑的,看是

    因为画中人是自己所以王八看绿豆?

    杰克左看右看,都觉得还算满意,穆远的神韵也描绘出来了。穆远心中欢喜极

    了,“这是送给我的吗?”

    “送你!”杰克说,他揉了揉手腕,心底也有一点小期待的,可穆远的表现太直

    白了,都不需要他问喜欢不喜欢,他就表现出了毫无保留的狂喜和欣赏,杰克心

    想,当一个心思简单的人真好,都不需要去猜他的喜好。

    仿佛送什么,他都是喜欢的。

    这令人很有成就感。

    穆远看着油画,他心想着他要裱起来,放到床头,天天看着,这画中人要是换

    成杰克就更好了,可惜他画技不精,画不出这样的神韵来。

    “可以把你画上去吗?”最近什么东西都要成双成对的小穆远也是有自己的心思。

    杰克一怔,低头轻笑,穆远被他笑得脸红才觉得自己表现得过于……饥渴,瞬间

    面红耳赤。(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