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2746章 此一时彼一时

    人质抓着詹姆斯的裤管不断地求饶,詹姆斯的枪口对着男人的头,“一分钟到了,舰长,你犹豫的时间太长。”

    詹姆斯开枪。

    人质倒在血泊里。

    船舱里一片寂静,詹姆斯,“舰长,再等一分钟,我再多少一个人,反正,最近也要少几张嘴吃饭。”

    “右满舵,往后退。”

    “长官?”

    “右满舵,往后退。”

    “是!”作战官,“右满舵,全力前进。”

    詹姆斯说,“这就对了,我比较喜欢有人情味的指挥官。”

    “放了人质。”陆渊沉声说。

    “那可不行。”詹姆斯说,“这是我的王牌,舰长,记住,退出你的雷达监测范围内。”

    陆渊看着林景生,“王子殿下,我们知道你复仇心切,可是……”

    “阿凛在里面。”林景生沉声说,他看到楚凛了,他在最里面的笼子里,也是奄奄一息,可他认出了手腕上的表,他的表面上有一颗陨石,全球独一无二的手表,还有他挣扎着要看镜头的眼神,虽然血肉模糊的脸,可他还是认出来了,阿凛没死,阿凛没死,他在船上。

    “王子殿下,你确定没看错。”

    “我很确定,我没看错,他在里面。”林景生沉声说,幸好刚刚没有发射第三枚炮弹,不然船舱进水了,所有奄奄一息的人质都会被淹死。

    幸好。

    阿凛,你还活着,谢天谢地。

    林景生差点喜极而泣。

    然而,一想到杀人不眨眼的詹姆斯,林景生又出了一身冷汗,詹姆斯要了一名人质的命,他什么时候心血来潮会要其他人的命,他的确是一个杀人狂魔。

    陆渊和卫斯理相视一眼,陆渊说,“这里最近的陆地也有二十多海里,救援的人员在那里等待,再飞过来救援也来不及,我们投鼠忌器,这场仗变得更难打了。”

    “是的。”卫斯理沉声说,不管人质是谁,都是投鼠忌器,就算林景生痛恨他们,不知道楚凛在里面的情况下也不能贸然牺牲这么多人。

    小乔说,“他们的潜艇一定是坏了,需要修理。”

    “问题是,我们无法靠近他们了。”

    只要一靠近潜艇,他们就能监测到,雷达立刻有反应,不管是水下,还是水面上,都要被他们炮弹击败,没有还手的能力,所以根本没办法靠近,就像敌船能够靠近军舰一样。

    林景生无比的焦虑,一定要想办法去救楚凛,肯定有办法救人,只要能救人就好。

    卫斯理沉声说,“我哥在船上,楚凛不会有事。”

    伊丽莎白号退出了雷达监测范围,一旦退出了雷达监测范围,导弹就无法精确瞄准。在海上和飓风海盗的舰艇遥遥相对。

    飓风号损毁比较严重,杰克淡淡说,“修理至少需要五天。”

    “这么长时间?”

    杰克说,“是!”

    这是他最大的机会,要把穆远给救出去,也是唯一的机会。詹姆斯拿着望远镜看着海面,看到了海军伊丽莎白号虎视眈眈就在他们不远处,在雷达监测边缘,詹姆斯冷笑,“派遣一对人去布置鱼雷把他们困在中间。”

    “是的。”

    一艘汽艇下水。

    伊丽莎白号上。

    作战官,“舰长,对方在布置鱼雷。”

    陆渊和卫斯理都拿过望远镜看着海面,他们人在布置鱼雷,鱼雷对军舰的威力比起炮弹并无区别,卫斯理说,“我最恨鱼雷。”

    “彼此彼此。”

    作为一名舰长,陆渊更讨厌鱼雷。

    “就让他们这么布置吗?”瑞德问。

    “不能翻脸。”卫斯理说,潜艇里有太多他们需要的东西,也有他们在乎的人,还真是没办法动手,如果动手,后果不堪设想,陆渊并不想激怒詹姆斯。

    詹姆斯说,“马上派人修船,把船尽快修好。”

    “是。”

    一名海盗走过来,“詹姆斯,就这么等着吗,万一他们又抛一枚炸弹过来呢?”

    “他们不敢。”詹姆斯说,我们一船的人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他们不要命了呢?”

    “不会的。”詹姆斯说,“美国海军中校什么时候是华人了,你去查一查,这个陆渊中校什么来头。”

    “查过了,c国海军中校,红狮号的舰长,这一次卫斯理少校申请国际援助,派遣陆渊中校空降。”

    “美国海军什么时候还需要申请国际援助,他们多的是经验丰富的海军中校和将军。”

    “这一点就不知道了。”

    “不管是谁,让他们有来无回,赶快修好潜艇,他们一艘军舰也敢和我们作对,打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

    “是。”

    另外一名海盗走过来,“詹姆斯,我们要补给一些事物和燃料了。”

    “去刚刚的货船。”

    “是。”

    詹姆斯的潜艇搜刮着他们的战利品,搜刮了许久,也抽干了货船的燃料,小乔和林景生一起看着舰艇,“别急,我们会把楚凛带回来的,杰克在船上,所以他不会有事的。”

    林景生说,“我希望如此。”

    一连三天,两艘军舰都是彼此严密监视,陆渊也好,卫斯理也好,只能干等着,什么都做不了,林景生没能睡一个好觉,第三天,陆渊主动联系詹姆斯。

    “詹姆斯,我们来谈条件吧。”

    “你们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请你认识清楚自己的处境,说白了,你们这一船人的死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放着你们去滥杀无辜会死更多的人,牺牲他们,能救更多的人,就算国际谴责也是一时的事情,从古至今,救援总是要分清楚轻重缓急,这几天我们和你相互对峙你也应该发现,你们的舰艇想要下水,还要几天的功夫,我要是想炸了你,轻而易举。”

    “陆渊中校,美国海军有一个从古至今的国际惯例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请讲。”

    “我们从不和恐怖分子谈判。”詹姆斯和卫斯理异口同声。

    陆渊看了卫斯理一眼,“此一时彼一时,我们不如谈一谈,面对面的谈,附近就有一座小岛,詹姆斯,你意下如何?”(http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