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2747章 你为什么而来

    “我并不想谈,你们敢靠近一步,我就杀光船上所有人,我们是亡命之徒,我们要是死了,有一些直播就会传播到全球,到时候你们不顾人质,强行开火的新闻恐怕就压不住了。”

    “你吓唬我是没用的。”陆渊说,“我这三天来一直和你浪费时间,只不过是投鼠忌器,只要你把我要的人给我们,我就放你们走,一言九鼎。”

    詹姆斯说,“说出你的条件。”

    林景生朝陆渊点了点头,陆渊说,“烽火集团大总裁楚凛被你们阴差阳错抓了,你也知道烽火集团一年给美国海军投了多少钱,他们的人被抓了,被杀了,自然是要复仇的,我们本来接到命令不惜一切杀了你们,为楚凛报仇。结果你一开直播,我们才知道他还活着,我们将军说了,只要楚凛活着,可以放你们走。他是我们的大财主,他死了,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我没必要为了我的任务和你作对,我只要人,你把人给我,我就放你们离开港口,否则,詹姆斯,你以为海军就只有伊丽莎白号吗?楚凛还是我c国的财主,如果他出了事,只要我陆渊在海上一日见到你们飓风海盗就不会放过,你们也想有好日子,你也不想两国海军的军舰追着你们走,你们能闯入别人的领海多少次,别以为潜艇在深海就没事,我们多的办法来对付潜艇。所以,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人活着,你们走,这就是我们的条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杰克松了一口气,也瞬间明白卫斯理的计划,他们需要面对面见一次。

    詹姆斯怕有诈,还查了楚凛的资料,确定了楚凛就在舰艇上。

    “没想到,还钓到了一条大鱼。”詹姆斯冷笑。

    杰克说,“陆渊中校说的是事实,你意下如何,把人给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他想的美,他们不会的。”詹姆斯说,他吃过美国海军的亏,知道他们多么阴险狡诈,是一定不会同意撤离,一定会把他们生擒才甘心。

    “美军向来说一不二,既然说了会走,那就一定会走,我们没必要和他们鱼死网破,这是伊丽莎白号,专门用来打仗的,打起来对我们没好处,兄弟们还想着美酒佳肴和美女,不想死。”

    “如果你担心,我假扮你,去和他们会面。”杰克提出了建议。

    詹姆斯一想,十分感动,“你愿意为了我去冒险?”

    杰克脸色冷极了,“我不想死!”

    詹姆斯看了一片狼藉的舰艇,“行,去见一见他们,如果只是要人,就把人给他们!”

    詹姆斯是一个多疑,又善变的人,刚答应了,又反悔了,一想到自己死去的人,他回船舱里,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是一管浅蓝色的液体。

    楚凛被泼醒,看着自己的处境,也知道略有不妙。“我死了,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我活着,才是对你们最好的方式。”

    他微笑地问楚凛,“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抗生素?”楚凛看了看自己的腿,一点都不畏惧。

    “会让你上瘾的东西。”

    杰克拦住他,“这是什么?”

    “蓝冰,好不容易搞到手,本来想和中方交易的时候,送给小中校的,我飓风海盗上的人质,可不会让他们活着出去。”

    杰克脸色微变,小远吃过蓝冰的苦,这东西本该绝迹,又出现了。

    詹姆斯倏然扎进楚凛的胳膊,“我答应放你回去,可我不保证你回去后,是死,还是活。”

    楚凛咬牙,已是奄奄一息却笑了起来,“这世上,除了一个人,还没什么东西能让我上瘾。”

    詹姆斯一手劈晕了楚凛。

    潜艇放下一艘汽艇,杰克假扮成詹姆斯,詹姆斯假扮成海盗。小乔和一名小军官把楚凛给接走了,杰克假扮詹姆斯,卫斯理把他喊住了,想要谈人质的问题,希望他放了船上的人质。

    两人一言一语地交谈,杰克也给卫斯理送了一组暗语,让他无论如何,不准开炮,等他的命令,他还有任务。

    詹姆斯就有点急了,他假扮成海盗站在背后,刚要动作,小乔的枪口就对准了他,上来的几名海盗也开始拔枪,场面紧绷。

    “我可不管你们谈什么条件,谁敢动我老公,我打爆谁的头!”小乔可不在乎什么谈判,海盗怎么可能真心来谈判。

    杰克唇角一抽。

    最后陆渊同意撤离,并答应了释放楚凛的条件,会给他们准备一艘新的潜艇,还有一大笔钱,回到舰船上时,伊丽莎白号果然退离,却派了无人机监控潜艇。

    詹姆斯直接打落了无人机,杰克蹙眉,詹姆斯越暴躁,越好。

    杰克说,“我去看看其他的犯人。”

    今天这一幕就发生在监狱里,穆远早被这一动静给弄醒了,就算他奄奄一息,这枪声也给他提了神,难得有几分清明。被捕大半年,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几乎全部盖住了眼睛,小腹的伤口在发烂,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

    杰克给犯人们分发食物,每一个人都拿到一些很简陋的食物,保持基本的生存需要,杰克看着奄奄一息的他们,面色不变,拿着最后一份食物,走向穆远。

    他的脚步声很轻,对于穆远而言,他的脚步声都是那么熟悉,当年在小镇上的时候,他们就玩过这样的游戏,因为他一直要戒毒,神智总是昏昏沉沉的,杰克每一次下楼时,他都闭着眼睛,每一次靠近时,他也闭着眼睛,所以最先熟悉的,反而是他的脚步声。

    穆远微微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冷漠的眼。

    杰克嘴巴微微动了动,穆远看着口型。

    小远……

    他心中酸痛难忍,瞬间红了眼睛,真的是他?怎么会是他?为什么?难道这几个月来,他听到的声音,脚步都不是自己的幻觉吗?

    为什么?他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一低头就看到了小腹大面积溃烂的皮肤和烂肉,不免悲从中来。

    为什么?(http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