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第3026章 舔狗终将一无所有啊

    兄妹两人静默对视,谁也不说话。

    尴尬。

    谢静桓其实早就预料到了,他叹息一声,“自从知道你是茵茵,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或许你是怕连累我,所以才没有告知身份,所以我纠缠暗网这么多年,你也没派人来杀我,一定是知道我是哥哥,当初只是吓唬我,不让我继续纠缠暗网罢了。”

    外面的苏南城,“究竟是多大的滤镜才能让你说出这一番话?”

    舔狗终究一无所有啊,大哥!!

    谢茵茵,“你”

    脑子有病?

    说什么呢?

    谢静桓清晰地从谢茵茵眼睛里感受到了一股嫌弃,忍不住想起了孩童时的谢茵茵,软萌软萌,茵茵是他唯一的妹妹,那时候父母的感情已经很不好了,林小软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女的,谢震外面也有两个孩子,他们父母相互看不上又相互折磨。

    谢静桓看着穆远宠着自己家表妹就想着,若是自己有一个妹妹,该多好,谢茵茵刚出生的时候,谢震还不认账,后来去验了才确定是他们的孩子。

    旁人心情如何他不知道,谢静桓是高兴坏了,他终于有了妹妹,谢茵茵的从小也很喜欢跟着谢静桓,爹不疼,娘不爱的,只有哥哥是最亲的,且哥哥去去哪儿都带着她,谢静桓大她八岁,谢茵茵从一出生就是谢静桓带大的。

    谢静桓,“你小时候,喝奶是哥哥喂,尿布是哥哥换,衣服也是哥哥买,喜欢吃什么都会缠着哥哥,每天我放学回来,你都会跑着出来欢迎我,软萌细语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妹妹。”

    谢茵茵无动于衷。

    苏南城,“”

    ??

    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倒是把鉴定报告给她看啊。

    谢茵茵有些疲倦,她是一个十分冷漠的人,她连小伊娃都不爱,怎么可能会喜欢突然冒出来的哥哥,况且这些事情她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在暗网这么多年,早就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她遭受一切折磨,痛苦,连爱自己的能力都失去了,何况是爱别人,她对小伊娃的感情更多是在无处不在的监控下的做戏。

    让bss们觉得伊娃是她的软肋,可以控制她。

    可事实上,她根本无所谓。

    能活着,算是她做母亲的一点祝福,活不了也无所谓,谁都会死,早晚而已。

    谢静桓心如刀割,他不想一开始就给她看冷冰冰的鉴定报告,他拿出手机给谢茵茵看一些旧照片,还有视频。

    那时候没有手机录像这样的功能,都是相机录像的,后来他转到了手机上。

    在谢家大宅里,少年谢静桓和孩童谢茵茵在草坪上玩,茵茵梳着两条小辫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追着两只小花猫,谢静桓在给她录像,而佣人在给他们兄妹录像。

    “哥哥,哥哥,我抓住团团了”茵茵抱着小猫高兴回头,那时候的谢静桓俊秀稚气,一脸的笑,“茵茵真是棒啊。”

    这是仅存的一段视频。

    照片却不少,一岁的照片,百日的照片和三岁的照片,都非常多,谢静桓弄了一个单独的文件夹放着谢茵茵的照片和视频,就怕有一天自己忘记了妹妹的长相。

    “那一年你被绑架了,绑匪撕票,警察找了三天,找到了尸体,绑匪把尸体切了十几段,面目全非,后来法医鉴定骨骼和,确定是你。我当时太小了,没有现在这么有能力,我不能亲自去鉴定,我只能听从法医的报告,我也从没想过法医和警察会出现这样的纰漏,明明不是你,却说是你,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如果我知道你还活着,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

    谢静桓眼睛里有一些热意,心疼她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他是世界首富,他唯一的妹妹应该像社交网络上所有的富二代小少女一样潇洒地活着。

    跑车随便开,私人飞机随便开,可以是游艇上开pr,呼朋唤友,万众瞩目,她应该穿最漂亮的裙子,最漂亮的高跟鞋,和青年才俊翩翩起舞,她可以随意出入拍卖场,喜欢什么买什么,不喜欢为钱烦恼,她会遇到喜欢的男子,情定一生,如果男人敢欺负她,他会给她撑腰。

    她不应该这样了无生气地躺着病床上,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眼睛里没有一点点对生活的热爱和期待。

    就仿佛,这世上已经没了她说期待的东西。

    谢茵茵看着报告鉴定,面色没什么变化,“这是暗网的惯用手段,若是看中了一个人,会想方设法让她消失掉,不是法医和警局的错。”

    谢静桓如今可不管谁的错。

    “你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

    谢茵茵摇头,“极少数人会对三岁前的事情有记忆,更何况我三岁后的记忆太过深刻,一心一意只为了存活,每天想着这么活下来,我的时间就不够了。思念过去只会浪费时间。”

    谢静桓,“”

    妹妹真的好冷酷啊。

    怪不得这么年轻就坐上了暗网的代理人。

    又心疼又愤怒又骄傲怎么回事。

    “你放心,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谢茵茵依然无动于衷,“不必,我自己会保护自己。”

    很多人说过这句话。

    她第一任买主说过,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人伤害你。

    她第二任买主也很温柔地说过,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人伤害你。

    卡尔也说过,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人伤害你。

    这样的承诺对谢茵茵而言非常廉价。

    那些人总是轻易就说出了沉重的承诺,可转头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记了。

    反而是那些从未说过承诺的人,一直都在她身边,为她刀山火海,为她深陷苦海,不得解脱。

    “为我挡子弹的男人呢?”

    “他在隔壁,伤得比你轻。”

    谢茵茵点头,“把负责人叫过来吧,我案情交代。”

    谢静桓心脏被扎了好几刀,想象中的兄妹相认抱头痛哭互诉亲情的温馨画面并没有出现,谢静桓心中很难过。

    谢茵茵问,“怎么了?”

    “能叫一声哥哥吗?茵茵,我真的是你哥哥。”

    谢茵茵沉默片刻,毫无压力,“哥哥。”

    可这一声哥哥就和复读机里的哥哥没什么区别,不带一点感情。

    谢静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