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番外 18 爸爸丢了我

    穆远晚上把孩子丢给老瑞利和aanda就愉快地想要和杰克玩了。

    毕竟小别胜新婚,男人三十出头的年龄如狼似虎的,他又不是坐办公室的男人会力不从心,天天训练精力旺盛得很。

    两人激吻着正要提枪上阵,敲门声就来了。

    “爸爸……爸爸……开门……”

    穆远,“……”

    杰克,“……”

    穆远都躺好了,勾着杰克的脖子,“不用管他。”

    是穆淮!

    杰克低头吻下去,不到三秒钟,门口就哇一声哭起来!

    穆远,“……”

    五分钟后!!!

    杰克抱着穆淮在哄着,电视上放着动画片,穆远百无聊赖地在一旁翻杂志,穆淮哭得一抽一抽的,小眼睛就看向穆远。

    穆远被他哭得心软。

    可穆淮实在是太……作!

    他也想当一个温和风趣的父亲,当孩子们的朋友啊,可他身边一群猪队友,老穆和他妈妈就不说了,平时宠孩子真是上了天,要月亮不给星星的。

    老穆这人啊,从小对他格外严厉,等到教育孙子的时候就开始春风和煦,穆远见一次就嘲讽一次老穆你是不是老了,挥不动鞭子了。

    他小时候经常被老穆挥着鞭子追着跑,隔壁老杨就嘲讽老穆。

    哎呀,老穆,你又被小远带着跑步啊!

    轮到孙子就另外一幅嘴脸。

    安德森家这边就不要提了,不常见面更是宠上天,杰克这不顶用的,宠穆蘅毫无底线,敢对穆淮凶一点,穆淮瞬间就哭起来问,“爹地,你就疼小蘅,不疼我吗?我是捡来的吗?”

    杰克就没辙了!

    看来看去,竟然是他要当严父。

    他从小就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人,见谁都是笑容满面的。

    他做错了什么要遭这种罪。

    “爸爸,我想跟你睡。”穆淮抽着鼻子。

    穆远铁石心肠,“爸爸不想和你睡。”

    穆淮的眼泪就出来了,扁扁嘴又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和他婴儿时有的一拼,杰克看看大可爱又看看小可爱,抱着穆淮哄。

    穆淮是四个孩子里最难哄的。

    别的孩子一根糖葫芦就能跟着人走,穆淮这孩子你拐骗啊,糖衣炮弹一点用都没有。

    “小淮,不要哭了,再哭嗓子疼了。”

    孩子太小,不太好讲道理。

    穆淮一哭,把隔壁的丹尼尔和穆蘅也惊醒了,穆远面无表情地看着主卧里瞬间多了三小萝卜头,心累得很。

    有了孩子,他想要打一炮都不行了吗?

    “弟弟,哥哥带你去睡觉啊。”丹尼尔伸出手。

    穆淮摇头,小眼睛就看着穆远,可怜巴巴的,一副你不同意,我又要哭了。

    杰克把穆淮放下来,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小淮,想要什么好好说话,不能哭。”

    “我要和爸爸睡。”穆淮抽着鼻子,眼泪哗啦啦的。

    他已经好好说话了。

    爸爸不同意。

    “爸爸不同意,你哭是没用的。”杰克皱眉,他板着脸,“你再哭,爹地和爸爸都要生气了。”

    穆蘅往后退了一步,很是小机灵,推着丹尼尔去当炮灰。

    “不要,不要,我要爸爸陪我睡。”

    穆远放了杂志,“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自己出去,关上门,随便哭,我不会陪你,第二,爸爸陪你回房睡,你睡着了,爸爸就走。”

    穆淮,“不要!!”

    穆蘅拉着他的手,“要啦,要啦,要第二个啦,你好讨厌啊,你睡着了又不知道。”

    穆淮擦了擦眼泪,“……那好吧。”

    ……

    穆远抱着穆淮回去睡觉,孩子还小,为了培养感情,睡一个屋里,一人一个床,伊丽莎白早就熟睡了,抱着她的小娃娃。

    丹尼尔和穆蘅都乖乖地上床。

    穆远侧躺在穆淮身边,杰克也过来,穆蘅往里面滚了一圈,“爹地,你来哄我吧。”

    杰克本来是想去和穆淮说说话的,他也看得出穆远有点不高兴了,倒不是因为被人打断了不高兴,是真觉得穆淮这性格太差。

    “好!”

    看着穆蘅闪亮亮的眼睛,他决定明天再和二儿子好好谈一谈。

    穆蘅是一个小马屁精,“爹地,我喜欢你抱着我……好舒服。”

    杰克抱着他,“快睡。”

    穆蘅,“爹地,你不要生气,二哥就是粘着爸爸。”

    “爹地不生气。”

    小儿子真好,又活泼又热情嘴巴甜又善良。

    穆蘅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睡觉。

    穆淮睁着眼睛看着穆远。

    穆远问,“不困吗?”

    “不困!”说着不困,眼睛却要打瞌睡了。

    “爸爸,你生气了吗?”

    “嗯!”穆远看着他,又心疼又心软,拉着小被子盖着他,“好好睡吧。”

    “爸爸不要生气……”穆淮拉着他的手,“你把我弄丢了……”

    穆远,“……”

    卧槽,又说!!!

    捂着他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杰克问,“什么弄丢了?”

    穆远,“……”

    尴尬!!!!

    “小远?”

    “一会和你说。”

    穆蘅激动地睁开眼,“我知道,我知道……爸爸元宵节带我们出去看花灯,把二哥弄丢了。”

    杰克,“……”

    “穆蘅你闭嘴啊!!就丢了十分钟。”穆远顶着杰克的目光解释,“……人太多了。”

    他自己都没想到元宵节看花灯的人这么多,那天穆蘅吵着要出去,他就带两孩子出去玩了,一个塞一个的淘气,撒欢跑在人群里,他看都看不住,焦头烂额的。

    小蘅对动物花灯非常好奇,非要钻到人群去看,他只好去把小蘅揪出来,本来是牵着穆淮的,被一个小姑娘给冲散了,等他把穆蘅揪出来,穆淮就不见了。

    当时人多,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他平时单独陪伴孩子的时间比较少,一直都在一线上任务,一回家就尽量单独陪孩子,可那时候太小了,基本也不出门,第一次单独带出门就出事。他抱着穆蘅去找人,最后找到人是穆淮撕心裂肺地喊着爸爸,被人贩子拽在手里,正要捂他的口鼻。

    穆远看得目赤欲裂,儿子是带回来了,发了几天高烧,他被老穆追着打了好几棍,非常诚恳地和儿子道歉了,从那以后就没单独带过孩子出门了。

    这事就过去四个月,小孩子忘性大,他以为穆淮都不记得了。

    “爸爸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不哭了……”

    杰克欲言又止,穆远回头说,“他这性格可不是我差点丢了他造成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