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天唐锦绣》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主力突袭

    右屯卫大营之内,烛火彻夜不熄,将校、书吏出出进进,将各方消息汇总于此的同时,全军上下弓上弦、刀出鞘,枕戈待旦,然而因为玄武门被封锁,长安东、南、西三面又被叛军团团包围,城内的消息根本传不出来,全军上下对于太极宫战局进行到何等地步一无所知。

    叛军严密防备之下,显然连“百骑司”也难以自由出入……

    房俊顶盔掼甲,在中军帐内踱来踱去,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在此等动辄东宫倾覆、彻底失败的当口,以往的静气难以维持,心焦如焚。

    一名校尉自帐外快步而入,来到房俊近前,低声道:“启禀大帅,外头有人手持卢国公印鉴,说是有要事求见大帅。”

    房俊一愣,道:“让他去旁边营帐相见。”

    “喏。”

    校尉退出,房俊自大帐后门出去,来到旁边营帐,未几,一个兵卒从外面进来,单膝下跪施行军礼:“小的见过越国公!”

    房俊认得此人,知道是程咬金身边的心腹亲兵,蹙眉问道:“卢国公有何要事?”

    兵卒道:“吾亦不知,国公只是吩咐小的将这封信交给越国公。”

    言罢,自怀中取出书信,双手递给房俊。

    房俊不知道程咬金在此等紧要关头有何事告知自己,结果书信先验看火漆,之后自腰间取下一柄匕首拆开信封,取出信纸,一目十行。

    心中一片震惊!

    长孙无忌当真有魄力,居然将防御金光门的主力“沃野镇私兵”尽数调入长安城参预攻城,如此一来虽然导致金光门空虚,可对于太极宫战局却有着极大增强。

    此举看似危险,实则由于长安城三面被叛军围困,玄武门又被张士贵封锁,这个消息根本不可能被城北的右屯卫得知,故而事实上也就不存在被房俊突袭金光门的可能。

    这一手险则险矣,但对于破局却是奏效。

    “沃野镇私兵”虽然三番两次败于右屯卫之手,但其本身战力较之普通的关陇军队高出不止一个层次。由于关陇精锐损失殆尽,围攻太极宫的军队看似气势汹汹,实则缺乏精锐主力负责攻坚,所以即便兵力数倍甚至十倍于东宫六率,却一直未能突破其防线。

    如今“沃野镇私兵”陡然加入攻城,对于几乎精疲力竭、兵力捉襟见肘的东宫六率来说,很有可能疏忽之下被叛军一举突破,防线尽失……

    强抑着心中震撼,将信收入怀中,对兵卒道:“回复卢国公吾已知晓,多谢他关心吾之安危,也请他多多放心。”

    再是亲信,有些事情也不能让其知晓详情。

    亲兵颔首,施礼之后退下,自回去复命不提。房俊在他走后将信自怀中掏出,又取来火折子将信点燃,直至化为灰烬,这才大步回到中军帐。

    “诸位,上前听令!”

    帐内将校先是一愣,继而“呼啦”一下围拢到房俊身前,程务挺急声问道:“大帅,有情况?”

    “可是叛军已然攻入太极宫?”

    “咱们点齐兵马猛攻玄武门吧,攻下玄武门即可接应太子殿下出宫!”

    ……

    房俊摇摇头,玄武门城高墙厚,“北衙禁军”虽然人数不多,但各个骁勇,想要将玄武门攻陷,没有十天八天的功夫难以奏效,可眼下战局紧迫,太极宫沦陷在即,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

    军中火药也已告罄,难以力克……

    面色凝肃,环视一周,沉声道:“程务挺率两千具装铁骑冲击金光门外叛军大营,务必将驻扎于彼此的叛军冲散!高侃率三千重装步兵、一千火枪手、一千弓弩手、一万步卒随后掩杀,待到攻占其大营,顺势冲击金光门!”

    而后对王方翼道:“即刻传令赞婆,命其统御麾下胡骑协助高侃攻陷金光门。”

    王方翼大声应喏:“喏!”

    房俊不理会一众将校瞠目结舌的神情,盯着高侃,狠狠道:“无论如何,今天傍晚之前,本帅要看到你率领重步兵杀入金光门,直扑延寿坊!若做得到,他日本帅保你一个子爵,若做不到,那便给本帅战死金光门下,然后本帅亲自率军攻城!”

    中军帐内一片寂静,都对房俊这忽如其来且极为疯狂的命令震惊失声。

    半晌,高侃才上前一步,劝谏道:“大帅,非是末将不敢死战,只是若调动这许多精锐主力攻打金光门,只怕一时半会儿难以攻克,大营之中的防御怎么办?”

    房俊摆手,道:“放心,驻扎于金光门外的‘沃野镇私兵’已经尽数入城攻打太极宫,叛军大营虽然人多势众,但缺乏精锐,一群乌合之众如何挡得住吾右屯卫的铁骑?本帅亲自坐镇中军,即便有蟊贼来犯,亦可确保不失。”

    他看着高侃,道:“局势紧迫,太极宫沦陷在即,本帅要求你一定要快,越快攻下叛军大营,越快攻陷金光门,咱们的胜算便增加一分!只要能够在叛军攻陷太极宫之前杀到延寿坊,那么这一战咱们便立于不败之地!”

    高侃听到“沃野镇私兵”已经调入城内,心中立即勾勒出整个局势的细节,赶紧颔首,道:“大帅放心,末将就算战死,也一定死在金光门内,用头撞也要撞开金光门!”

    房俊重重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抬起头环视左右,大声道:“诸位,帝国之传承、太子之安危、此战之成败,在此一举!军人至高无上的荣誉也好,个人封妻荫子的战功也罢,全凭着诸位的双手亲自去拿来!高侃若战死金光门下,便由本帅亲自顶上,你们若战死金光门下,本帅便将所有军队顶上!本帅只有一个要求,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攻陷金光门!”

    “喏!”

    众将轰然应命。

    右屯卫从来不怕打仗,更不怕打硬仗,无论是当年兵出白道冰天雪地里长驱直入覆亡薛延陀,还是出镇河西重挫吐谷浑数万铁骑,及至后来奔赴数千里于西域击溃大食军队,哪一场不是硬仗?

    反倒是班师回京驰援东宫之后,碍于局势处处受制,一身力气无处伸展,打了那么几仗看似战果丰硕,实则并未打出右屯卫真正的实力,根本不过瘾!

    男儿腹有凌云志,功名但向马上取!

    战阵厮杀,生死难料,既然身为军人自将生死置于度外,若能以血肉之躯拼出一个未来,实乃大丈夫之荣耀。

    房俊中气十足,大喝一声:“生死胜败,在此一举,出战!”

    “出战!”

    满帐将校轰然应喏,士气瞬间攀升至巅峰!

    高侃单膝下跪施行军礼之后,大步走出帐外,外头细雨蒙蒙,无数兵卒皆全副武装立于各自营帐之外,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向着中军大帐望来,见到高侃大步走出高高举起拳头,明白这是即将出征,所有兵卒都兴奋异常,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呼喝:“出战!”

    声若滚雷,在漫天细雨沉沉乌云之下翻滚震荡,直铺天际。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队一队兵卒开始离开大营,轻骑兵在前分成两路,一左一右,一路沿着长安城城墙向南,一路距离三里左右踏着田野齐头并进,越过景耀门,绕过长安城西北角的高地,顺着城墙向南直扑开远门。

    关陇军队在此设有营地,驻扎大概不下于一万人的军队,以作为与右屯卫对峙之前线。当斥候飞马来报说是有右屯卫铁骑已经向南突袭而来,营地内的关陇将领连忙吹响号角、擂响战鼓,无数兵卒惊慌失措的自营帐之内钻出,慌乱间寻找兵刃、仓促列阵。

    然而未等战列成型,一片乌云自北边地平处席卷而来,无数战马的铁蹄踩踏着泥泞的野地,轰鸣的蹄声震撼心魄,铺天盖地突袭而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