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到尽头 许问 蒋寒池

第58章 终于等到你(大结局)

    许问再度醒过来的时候,鼻尖满满的消毒水味道。

    “姐,你醒了?”许子岩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她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死死抓着他的衣袖:“蒋寒池呢?蒋寒池在哪?”

    许子岩低下头:“姐,你要接受现实。”

    “不会的!他怎么会出事呢?”许问掀开被子往外跑,耳边嗡嗡作响:“他的势力那么大,肯定不会出事,他没准是跟我玩游戏呢,我要去找他……”

    “姐!你已经昏迷四个小时了!警方沿着发生事故的点向外扩散开了好几百米,一点消息都没有,蒋寒池,真的回不来了!”

    许问的眼眶蓦然通红。

    她爱他时,他要娶别人。

    他爱她时,她一心要离开他。

    终于等到彼此相爱了,却是生离死别。

    究竟,她和他做错了什么?

    “我不信!他一定不会死的!”许问无比坚定这个信念,硬撑着出了院来到出事的地点。

    警方拉起了包围圈不许外人进入。

    有媒体也在追踪报道这件事。

    趁着记者访问警员的时候,许问偷偷地往里钻,看着茫然无边的护城河,一股难以言喻的伤痛充斥着她的心脏。

    蒋寒池的父母也在,他们都保养得很好,一眼就认出了许问。

    “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儿子!”蒋夫人愤怒的指着许问:“如果不是你,寒池现在还好好的,你把儿子赔给我……”

    蒋城比蒋夫人略沉稳一些,他拉住蒋夫人:“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她,找寒池要紧,别跟她多说了。”

    蒋夫人红着眼扑进蒋城怀里放声大哭。

    许问同样哭起来,她跪在两人面前,重重地磕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任性,是我对不起他,你们要打要骂我都没有丝毫怨言。”

    蒋家两位老人并不接受她的道歉。

    “许小姐还是快点起来吧,你的跪拜我们承受不起。”说完,他们刻意走开了,许问心里难受,又疯了一样跟着警方去找蒋寒池。

    ——

    三天,许问瘦了三斤。

    许妈妈也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她难以想象,蒋寒池竟然会为许子岩挡刀,还为了救许问和许子岩被撞入护城河。

    她看着许问的眼神很古怪,有愧疚和自责也有难过。

    许问其实很想什么都不管,守在护城河边等蒋寒池回来。

    但是不行,她还有宁宁。

    她已经错过了宁宁的童年,不能再错过宁宁的以后,后来,蒋寒池的父母非要把宁宁接到他们名下去住,宁宁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不肯松开许问的手。

    直到最后,蒋城也没能强硬的分开她们。

    距离蒋寒池出事已经过了一个月。

    警方依旧没有消息传回来,所有人都以为蒋寒池已经死了,而且尸骨无存,最后,蒋城和蒋夫人在用蒋寒池的衣服给他建了一座衣冠冢。

    许问经常一个人跑去那里抱着墓碑哭。

    天边暗下来,日落西山,树木枯黄,配上她如今的心情俨然徒增伤感。

    她摸着墓碑上,他英俊的照片,絮絮叨叨——

    “以前你要结婚的时候让我等你,我等不到你,现在我还是等不到你,蒋寒池,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你总说我矫情,是,我现在承认了,我矫情,我做作,我分明爱着你却又不敢靠近你,但蒋寒池,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想你……”

    “宁宁现在可乖了,晚上睡觉不哭又不闹,长得也很快,眉眼间很像你,我时常看着她就想到你,如果你真的回不来了,你在那里还好么?会不会冷?会不会吃不饱?天冷了记得多穿一件衣服,少喝一点酒,哦,还有别抽烟,抽烟对身体害处可大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把宁宁抚养长大,以后一定像你一样优秀。”

    “如果你想我了,记得托梦给我……”

    说到这里,她已经泣不成声,她真的很不愿意承认蒋寒池已经没了:“以前我总是等不到你,那现在换成你等我好了……说好的,你不许喝孟婆汤,不许过奈何桥……别担心,不会太久的,只要宁宁长大了,我就来陪你……”

    蒋寒池,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

    她哭着哭着就昏了过去。

    浑浑噩噩中,她看到蒋寒池逆着光而来,站在她的面前,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在望着她,低低的唤:“许问。”

    “是你么?寒池……”

    许问微眯着眼,看得有些不太清楚。

    “嗯,是我。”他低下身来,把她抱进怀里,指腹轻柔地抹开她眼角的泪:“别哭,你看你都哭成大花脸了。”

    许问神情恍惚似在梦中:“那你快帮我擦一擦,我不要这么难看,你一定要记得我最美的样子,怎么办?我不知道你会来梦里见我,我没有睡好觉,没有化好妆,没有画好眉,你不要嫌弃我……”

    “傻瓜。”他小心翼翼吻上她的唇:“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有什么东西忽然滴在她的脸上,如若下着小雨,一滴一滴慢慢凝聚起来,滑过她的嘴角没入她的唇舌,咸湿咸湿的。

    她用力睁开眼,视线一点点清晰……

    眼前的男人有血也有肉。

    她震惊错愕,然后喜极而泣。

    这一次,她终于等到了他。

    蒋寒池。

    ——

    三个月后,蒋家大少蒋寒池与曾经的许家千金许问新婚,婚礼空前盛大,耗资数亿,甚至大开三天三夜流水席,六百六十六桌不曾间断。

    但凡有点脸面的人都去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都去了。

    a市人人艳羡。

    唯独只缺了一个人——许妈妈周采薇。

    她做不到毫无芥蒂接受蒋寒池,不阻止他们的婚礼已经是极限。

    次年,许问产下一子,重六斤七,母子平安。

    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