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情到深处易转凉 别易楠 陆凉川

第七十六章

    她越是挣扎,陆凉川吻起来更狠。任她打,他只大力吸允她的小嘴。

    很久才放开挣扎的累了的女人,抵着她额头说,“怎么不反抗了”

    嘴唇被吻的红肿的人,起伏的呼吸着空气,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以后我要吻你,最好不要挣扎”又在她嘴上亲了下,说,“因为越挣扎,我越想弄死你”

    “滚”

    再一次推他,这次他倒是听话的放开她了,她走到卧室,找了件厚外套,穿上,拿起钥匙要出门。

    陆凉川跟着她问,“你去哪里?”

    “我去我的工作坊”

    别易楠没管陆凉川,打算让他自己在这屋子里待着,可是那厮又跟着她走了出来。

    “你不用上班?”

    “你就是我的班”

    这……这情话说的猝不及防,可是别易楠并不想听啊……听起来一点都不动听,还有点膈应,“你是不是每天都轮班,今天轮到我了?”

    “是,怎么,你是怪我,这么久不找你么”陆凉川轻佻的顺着她的话接道。

    跟他打口舌战?他有的是招式接呢,看着那个女人接不上话,又气的脸通红的样子,就觉得特别的心情大好。

    “你一辈子不要找我,我会活的久点”

    “一辈子让你独守空房,你受得了吗”

    别易楠开自己的车,陆凉川理所当然的做到了副驾驶上,胳膊支在玻璃上,歪着脑袋看她。

    被憋的一肚子气的女人,猛踩油门,陆凉川却只是因为惯性向后仰了仰,调整了下位置,仍然脸上挂着笑意的看着她,“女人生气,会老的很快”

    “当然不比你的大学生了,青春靓丽”

    陆凉川突然伸手,刮了下她的侧脸,别易楠条件反射的避开,陆凉川收了手说,“皮肤真白,想咬一口”

    他凑近她的脸,别易楠吓的方向盘没握好,差点要出事,心惊胆战的骂他,“你能不能坐好”

    “这么害怕,死了还有我陪着你呢,下个路边停车,我来开,我可不想死于非命”

    这特么的,明明是他不分场合的撩拨她,害她惊慌失措,现在还一副怪她的样子,有病。

    果然下个路口,别易楠靠边停了车,跟陆凉川换了位置,陆大少爷,一个漂亮的旋转,车子急速而去。

    斜眼撇她一眼说,“换你来撩我,看看我会不会撞死”

    有病,别易楠翻白眼,“你戏真多,脑子被驴踢了,谁稀罕撩你,我有的是人撩,就是不撩你”

    “撩你的小奶狗?”

    小奶狗?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说的是沈却之吗,别易楠点点头,“确实比你好多了”

    陆凉川单手握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过来,穿过她的脖子,将她捞过来,狠狠的压在腿上,“再说一句”

    脖子被拉的生疼,又怕他一个出神,开车出事,别易楠求饶,“不说了,不说了,放开”

    陆凉川满意的放开她,专心的开车,手机导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七拐八绕的,越开越山清水秀的,“你这工作坊到底在哪里,在市中心选个地,不是更好”

    “我哥给我找的,我就跟他说我要僻静一点的,他就给我弄了个A城的风水宝地”

    陆凉川听着,心里小小的有一丝的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她说别易东,那种骄傲的神色,让他有点刺眼啊,带给她这种神情的人,居然、居然不是他。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吧,让开车的人心里不爽。

    车里骤然变的安静,一路快到目的地,他都没有说话,别易楠悄悄瞥了眼,那个全神贯注看着路况的男人,怎么感觉这厮在生气呢?只是为什么,她又没说什么吧,他为啥不高兴。

    到目的地的时候,陆凉川才懂为什么别易楠说话的时候那么崇拜她哥了,这个地方选的真是上好,面对着A城的青橙湖,左边临着夕山,山环水绕,既有脱离世俗的灵气,又带着娟秀的美感。

    在看看这建筑,打造起来也得花不少钱,“你哥舍得拿这个宝地,给你当作坊?!”

    这个地方要是改造成度假村,那可是价值提升数倍,别易东就这么轻易给糟蹋了……

    听他这么说,语气里都是看不起她的事业,别易楠哼了一声,“我哥,就是这么牛,他才不在乎呢”

    言下之意,哪像你这么舍不得,陆凉川挑眉看了看这个小作坊,“暴殄天物”

    “滚,你不也送公司给你的祝颖,我哥怎么就不能送我这地方了!”

    果然她知道那件事了,陆凉川没刻意跟她接话,走了进去,看了看内部的构造,别易楠跟他身后,憋着嘴,瞪着他的背。

    进了屋,见别易楠来了,打电话的那个姑娘出来,说,“别总,您来啦,拍摄的人马上就到”

    “嗯,都准备好拍什么了吗,我们的logo玩偶,可以作为素材,还有口红公仔,都可用来宣传我们的品牌”

    那个姑娘看了看站在别易楠身边高高帅帅的陆凉川,一时间多看了一会,结巴的说,“嗯嗯,都准备好了”

    发觉小姑娘的局促,陆凉川冲她笑了一下,真是颠倒众生,别易楠没好气的踩了下他的脚,陆少爷立马原形毕露,“你要谋杀亲夫啊”

    抱着脚,十分滑稽,那个妹子也噗嗤一笑,然后转身去忙去了。

    “少在我面前烦我,抛媚眼,滚别处去”

    陆凉川真的十分的无辜,他只是故意想要显现他的魅力而已,故意的、故意的。没想到被她踩这么狠。

    来来往往的,众人很多在忙碌的准备拍摄的东西,恍惚间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中年人,似乎在哪里看过。

    是林青的父亲,他在这里打工?

    整理好东西,走出来的人也看见了陆凉川,看了看陆凉川,又看看别易楠,林青的父亲并没有说话,低着头,走开了,也没有打招呼。

    别易楠在屋子里泡了杯茶,慢悠悠的喝着等着媒体的人来。

    陆凉川站在院子里,冷风阵阵的,可是他站着给人的感觉,却很刚毅,丝毫不缩手缩脚,别易楠佩服他的抗寒程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