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慌乱了我的年华 林晚 傅斯年

第48章 番外 陈烟 二【全书完】

    在此之前,陈烟已经回到了小租屋,一进门便看到林晚拿着那本日记本,他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来。

    “是不是觉得很可笑?这么厚一本笔记本里,完全没有提到过我。”

    林晚心惊地将日记本放下,回忆起来,她的确没有看到有关陈烟的任何片段。

    所以……这个陈烟究竟真的是欧阳欣的初恋?还是欧阳欣根本就不把他放在心里?

    陈烟扬了扬手中的外卖,朝林晚走过来:“饿了吧?吃饭吧!”

    没想到他出去这么久,还会记得给自己带外卖。

    “没毒吧?”林晚半开玩笑地问道。

    “呵呵,我先帮你试毒好了。”陈烟说着将外卖打开,分开两份,一份给自己,一份放在林晚面前,他先尝了一口,又将另一份也尝了一口。

    “看吧?我还活着!吃吧!”他也不多话,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林晚半信半疑地坐了下来,她朝着门外看了看,怎么这个时候了,那些保镖都没有发现她不见了?傅斯年知道了应该很捉急吧?

    “别看了,那些保护你的人,都被我的人困住了。”

    “什么?”林晚惊讶地看着不动声色继续吃东西的陈烟。

    “我说了,我有事找你。”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普通聊天一般,“我要的答案呢?”

    林晚犹豫了许久,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什么……你怎么会突然找她?你不知道……她……她其实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林晚终于还是把这个事实告诉了陈烟。

    陈烟震惊地看着林晚,眸子瞬间镇定下来,没有一丝的波澜。

    但林晚分明感觉到了,这是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

    “你说什么?”许久,陈烟才开口。

    林晚只好将之前与欧阳欣之间的所有纠葛说了一遍。

    原以为再次和别人说起那些往事,她仍然会心有余悸,可此时再次说起,她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也许是因为时过境迁,时移世易,早已物是人非,欧阳欣已经离开,连带着将关于她们之间所有的伤害也带走了,她的心里已经可以坚强的做到波澜不惊。

    听完了林晚对往事的叙述,许久,陈烟才释然的笑了出来。

    “真是没想到,几年前,我和你其实就已经有过交集。”

    “交集?”林晚惊讶地看着陈烟,不明白他所谓的“交集”为何。

    “其实我就是当年强奸欧阳欣的主谋,也是我将照片上传了网站。”陈烟耸肩,爽朗一笑,“真是不好意思,只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没想到会衍生出你和傅斯年的悲欢离合。”

    “你说什么?”林晚惊讶地看着陈烟,他看起来明明很在意欧阳欣的样子,怎么会是强奸欧阳欣甚至上传她不雅照的人呢?

    陈烟长叹了口气,这才语重声长地说:“我其实早就猜到了, 到处都找不到她,没想到……是最坏的结果。”

    陈妍说,他并无意伤害林晚,只是自己没有了欧阳欣的下落,所以急于找到她。

    林晚细问他和欧阳欣的关系,这才知道,原来他是欧阳欣的初恋,也是欧阳欣之所以沦落市井的关键人物。

    陈烟深爱着欧阳欣,可是欧阳欣并不爱他,只把他当做她认识男人的工具。

    他为了报复她,所以找人强奸了她,也是遂了她的意,让她痛快地承欢男人身下,本来只是想要威胁她,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要脸,拍视频的本意是想要威胁她,可没想到视频里的她竟然如此放荡不羁,享受着那群男人给她的一切……

    他一气之下将艳照传到了网上,想要逼迫她回心转意,可谁知她竟然拉黑了他,从此杳无音信,而他也因为在道上犯了点儿事,所以暂时去外面避风头,没再回到这座城市。

    林晚没想到欧阳欣那样的心计女,居然还有如此痴情的男人爱着她。

    陈烟无声落泪,眼睛盯着办公桌上的水车摆件发着呆,似乎这个东西和欧阳欣有着密切的联系。

    “很抱歉,是因为我的过错,欧阳欣才会让你的人生翻起如此滔天巨浪,今天我能见到你,知道了欧阳欣最后的归宿,也算是了却了我最后的心愿。”

    “就从这一刻开始,我会还你清净的人生,让欧阳欣彻底地消失在你们的记忆中,很抱歉,让你又想起了那段不好的回忆。”

    林晚摇了摇头,看着陈烟那张俊朗的面容,他的忧伤被他很好地藏在了冷峻之下。

    “其实,你不必这么说,那些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过得很好,不仅和我的丈夫更加恩爱,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我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我爱我的丈夫和孩子们,过去那些早就已经遗留在了历史长河里,就算想起,也不再会痛。”

    陈烟抬头看向林晚,他的确从林晚的眼中看到了淡然和从容,也许真的要经历过大痛大悲,才会有这样从容的模样。

    就像是灾难过后的风平浪静,开阔的视野,明镜的天空,天朗云稀,岁月静好。

    林晚没想到陈烟会那么轻易地放她离开。

    当她走出出租屋的时候,就看到了顺着蛛丝马迹找到她的丈夫和孩子们。

    一看到林晚走出来,傅斯年便冲了上去,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

    “你可吓死我了,晚晚,我以为我又要失去你了!”

    傅斯年的声音里带着哽咽,似乎在努力地克制某种悸动。

    林晚伸手回抱他,用脸庞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耳朵,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发丝,这是他们平日里耳鬓厮磨时惯有的亲热动作,很平静,很美好。

    “傻瓜,我没事儿。”这些年林晚变得从容淡定,可傅斯年却变得更加敏感多疑,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在林晚的安抚下,傅斯年的情绪很快就缓和了下来。

    傅斯年忍不住告白林晚,说:“你都不知道,我以为你又发生了什么,如果我再让你出事,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林晚忍不住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出事,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大难不死,所以现在的我倒练就了一身的金钟罩铁布衫,所以就算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但还不至于丢了性命。”

    “说什么傻话!”傅斯年伸手盖住了林晚的唇瓣:“就算是一点小伤小痛的,都不允许!”何况是丢了性命?这可不是能随便开的玩笑!

    林晚被他逗乐了,知道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又要不依不饶了。

    “咳咳。”一旁的傅晚安终于忍不住轻咳出声,“请问,爹地妈咪同学,你们肉麻够了么?”

    “不够不够,早早就喜欢看爹地妈咪亲亲的样子。”傅早安咯咯直笑起来,随后跑过去,一手抱住林晚的大腿,一手抱住傅斯年的大腿,笑嘻嘻的说,“爹地妈咪,早早也要玩亲亲!”

    林晚和傅斯年低头看着俏皮可爱的傅早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林晚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个小租屋。

    陈烟看上去虽然不像好人,但他也不是坏人,从他的眼神里,她可以看出他对欧阳欣的爱,是那样的纯粹,那样的炽烈,只是他爱的方式那样的决绝,那样的让人不解。

    “在想什么?”傅斯年扭头看了看林晚,忍不住问道,“你刚刚到底去哪了?”

    虽然林晚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但他还是心有余悸。

    “就是去商场嘛!不就是手机没电了嘛!借了个地方充电。”林晚没有说陈烟的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将永远的成为过去了,她也不便多说。

    见傅斯年想要一问到底的样子,她连忙转移话题:“对了,我有个小惊喜想要告诉你,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两个孩子一听有惊喜,纷纷凑过了头,附和:“想听。”

    林晚轻笑,沉吟片刻才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是根据前两次的经验,我想,我可能又怀孕了。”

    “真的啊?”

    “还不确定啊!我只是感觉像是而已……”

    不等林晚说完话,傅斯年已经一把将她抱起,一家人上车离开了这儿往医院跑去。

    没想到真的是怀孕了,医生说从B超上看,有两个胚胎着床的痕迹,很可能是双胞胎。

    傅斯年兴奋不已,虽然曾经说过,看林晚生孩子太累,心疼她,不想让她继续受累,可是双胞胎真的很难得,最后在林晚的坚持下,答应她陪她把孩子生下来。

    几天后,林晚偶然在电视里看到了一个新闻,一个破旧的小租屋里,发现了一具男尸,就警方现场勘验结果显示,这个男人很可能是烧炭自杀。

    在现场的一本粉色日记的最后一页,留有男人的遗书,上面写着:

    对不起,我那么爱你,却害了你,请允许我用这决绝的方式向这个世界告别,亲爱的,我来找你了,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拒绝我。

    林晚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是陈烟。

    没想到他最终还是用最拒绝的方式证明了他对欧阳欣的爱。

    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傅斯年她遇到陈烟的事情,毕竟欧阳欣早已成为故人,有那么一个男人还能够惦记着她,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欧阳欣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绊。

    而如今,这个牵绊,将永远地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她原本以为一个傅斯年,就足够慌乱了她的年华,没曾想她的故事里还会出现许多的人,让她经历许多的事,在这些事情中,她学会了成长。

    林晚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她的身边,她的儿子傅晚安在看完那个新闻之后,欣慰地笑了。

    ——不需要本尊亲自动手,算你识趣,本尊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家人。

    【全书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