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玄门不正宗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所谓御剑飞行

    次日,冉姣继续苦修她的‘海潮叠劲’,没王弃那种天赋她就只有依靠‘勤能补拙’。

    地还是要耕的,尤其是当他得知他们种的竟然是灵米之后,他就更来劲了。

    阿姣姐还在苦修,他便自己先把地翻一翻……犁地刀又可出鞘了。

    而且这一次他用得更好,细碎的刀罡几乎是从这地里的每一寸泥土中炸出,将这田地翻得无比松散细密。

    灵田之上有山门大阵汇聚的天地元气源源不断加持,这连养地的功夫都省掉了,王弃直接播下粮种,然后正准备找地方去隔空移些水过来浇灌……

    却见冉姣已经清醒了过来,然后猛地挥手清泉咒发动……可这次的清泉咒却是按照王弃建议的以‘海潮叠劲’叠加了多重灵力,竟然是从原本的‘花洒’瞬间变成了汹涌的洪流!

    “阿姣姐!”他连忙一声大喊,他们种的可不是水田。

    好在冉姣反应快,手上法诀一变,立刻就将那水流给引到了上方,然后一下扩散至了整个二十亩地区域变成了一次小范围降水。

    “还好还好……阿姣姐,你这是练成了?”王弃意外又惊喜地问。

    冉姣得意地挺了挺胸道:“那是自然,我的天赋也不差你多少。”

    看起来是这样的……至少冉姣在水行和冰霜灵力方面的天赋真的非同寻常。

    其实他们两人对冉姣的生父都有些猜测,只是他们都不想改变如今的相处模式,所以都有意识地没有去提及。

    只是冉姣的血脉天赋展现得越是厉害,王弃心里也越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于是王弃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多说,只是换了话题道:“现在我们该忙的大致也忙完了,不如和灵竹子师兄请示一下,能否下山看看?”

    冉姣对这个事情十分上心,她连忙道:“好,你去问,我家里收拾一下。”

    王弃点点头,脚下飞燕步发力想要跑过去……但是随后他忽然想起了玉磐子的提醒:隔空移物术是御剑术的基础!

    他脑洞一开,直接丢出了他的佩刀以隔空移物术控制了,然后身形一跃就跳了上去。

    踩在这佩刀上他居然真的浮空了……其实还是他的心灵力量将他的身体给托举了起来。

    隔空移物术这门道术很有意思,只能对死物进行挪移而无法对活物做任何事情。

    王弃当然算是‘活物’,所以先前他想要挪移自己的时候都是失败告终。

    可是现在他通过御使他的刀从而托起自己的身体……居然真的被他办到了!

    就是有些站不稳……

    不过王弃的基础属性超高,很快就在半空找到了平衡,然后以隔空移物术推动着脚下的佩刀缓缓加速……居然还真的能飞起来!

    冉姣见状大急……她有种自己要被夫君丢下了的感觉。

    所以也顾不得在家里整理东西什么的,也是照着自己以前‘冷锯斩’的样子凝冰成刃,然后自己站了上去和王弃一起飞了……

    她一下大乐……原来自己也是可以飞的,欠缺的只是像王弃那样的奇思妙想。

    不过现在他们反正是夫妻嘛,夫君的脑子就是她的,有什么关系。

    这对王弃来说稍稍有些不公平,因为他不能把阿姣姐的身子拿来用……

    两人就这么一路追逐着在这片田谷上空飞过,没多久就来到了田庄。

    田庄中的外门弟子看到天空飞来的人影只觉得肯定是内门弟子跑来了,一个个都是惊叹地跑出来围观……

    然后他们发现,落地的竟然就是两个月前才入山门的那一对那女。

    “你们……怎么会御剑术的?”管事张柱子目瞪口呆,同时也是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而那灵竹子也是从主屋出来,脸上无比纠结地看着王弃两人落地,随后试探着道:“师弟师妹,你们这是……掌教亲传的御剑术吗?”

    王弃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刀,又看了看阿姣姐那边照着‘冷锯斩’凝结的冰刀……他们又没御剑。

    此时他答道:“并非御剑术,只是突发奇想以隔空移物术御使刀剑而后自己站上去而已……嗯,效果还是不错的。”

    灵竹子听了心里想要吐血,这隔空移物术还能这么用?

    但随后他却一本正经地看向众人道:“看到了没有?不要嫌弃隔空移物术派不上用处,纯粹是你们不会用!”

    “早就跟你们说了,隔空移物术就是许多妙法的基础,你们好生练习自然有所收获……现在看到了吧?练到极致,那就是御剑术!”

    为了教育这些外门弟子,灵竹子也是蛮拼的了。

    他演讲了一大堆,才看向王弃两人道:“师弟师妹,你们这次来找为兄是为何事?”

    他可不敢有一丝怠慢,毕竟他们两人的课业进度可是一直被掌教老爷亲自过问的!

    灵竹子甚至猜测,等到这两个弟子进了内门,可能掌教的亲传弟子就又要多两人了吧。

    王弃答道:“我们想要下山一次,特来师兄处报备。”

    灵竹子闻言倒是没有迟疑,点头就说:“可,每月外门弟子可以下山三次采买日常所需以及与亲友交流,三日之内你们返回山门即可。”

    其实在外门的弟子基本很少会用这个权利,毕竟都已经进入仙门了,不混个样子谁愿意再去见那些凡间的亲友?

    让那些人只以为自己已经成仙得道就好……

    王弃和冉姣就没那么重的‘偶像包袱’,他们本来就是接了任务的,此时正是要将讯息传回去。

    他们颇为高兴地与灵竹子道别,随后又各自跃上了自己的‘飞剑’,一路摇摇晃晃地飞了,看起来颇为招摇。

    灵竹子有些寂寞的看了看飞走了的两人,随后返回了主屋……但随之却看到了自家掌教竟然正端坐在那里。

    “掌教!”

    他连忙抱拳行礼。

    玉磐子微微颔首道:“你刚才的讲话我听到了,说得很不错。”

    灵竹子就是脸色一红,尴尬地说道:“掌教,我那是为了让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多用心修习隔空移物术才特意说的,当不得真……”

    玉磐子却哂然道:“有什么当不得真的,最初的‘御剑飞行’本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后人慢慢地给御剑增添了许多功能使之可以用于作战,这才成了现在的御剑术。”

    灵竹子愣然,所以按照玉磐子的说法,此时王弃他们两个已经是练成了最为古老版本的御剑术?

    ……

    夫妻两个在天上御剑……呸,御刀而行。

    一开始的确是有些不适应,甚至阿姣姐还从她的冰刃上掉下来过一次……

    还好阿姣姐身子瓷实,摔一下也不会痛。

    不过怎么在这‘飞刀’上站稳则是成了一件需要他们去探讨的事情。

    王弃想到了自己先前以长安夜行时,罡气分部脚底然后稳稳‘抓’住城墙的场景……他不由得试了试,也以罡气抓住脚下的‘飞刀’。

    这下果然稳固了许多,脚下的刀好像与自己完全连住了一样,他完全可以在御使此刀的时候顺带控制自己的身形。

    理论上,只要他的脚一直接触着刀,他就不可能从那上面掉下来。

    冉姣见状也是自己尝试了一下……不过用罡气的话她没能控制得很好。

    终究是以《观澜云海气》修炼出来的罡气,并非她自己领悟的真罡,所以在掌控方面没有王弃那么得心应手。

    可换过来,她以自己能够随心所欲操控的水行、寒冰灵力来稳固自身,却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他们玩得开心,很快就落到了自己所在的那灵田处……这可比任何轻身功法都要快捷得多了。

    要出门‘逛街’了,阿娇姐姐作为一个爱漂亮的女孩子,当然要梳妆打扮一番。

    王弃一开始觉得可能需要等待一个时辰起步……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阿娇姐姐竟然只是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都收拾好了。

    只是看着她那一身朴素却清丽的装扮,他心里面稍稍有些不舒服……哪个女人不爱美?只是冉姣从来没有像一个正常的女人那样买过任何饰品。

    说起来最美的时候还是在掖庭宫当女官时,那时穿着女官的服饰与装扮,就已经让王弃惊为天人了。

    “走,我们去山下的县城给阿姣姐买珠钗,买胭脂水粉,反正什么都买!”王弃发了性子,他一定要让自己老婆美美哒。

    只是冉姣摇摇头道:“废那事干什么,我们也没带多少银钱出来,买不了那么多东西的,还是快点把义父交代的任务完成更要紧。”

    王弃对此若有所思……

    两人没有乱跑,而是找到了先前入山门的那条山道原路返回。

    毕竟这五神山有护山大阵保护,他们乱跑的话很可能会迷失在大阵中。

    有了身份玉牌,这护山大阵就没把他们怎么样,眼前的景色在经历了一阵变幻之后,便又来到了凡人世俗眼中的泰山山区之中。

    王弃展开了地图,虽然他已经比对过很多次了,可在启程之前他还是要小心确认方向……

    随后他指着东南方向道:“那里,此去三十里出头应该就是肥成县了,那里应该就有林叔叔给我们安排的接头人。”

    冉姣讶然:“这么近?”

    王弃点点头道:“就是这么近……五百年前这泰山群峰之中还没多少人居住,但是现在随着大彭立国并且经过三代帝王休养生息,这泰山山区的百姓也已经越来越多了。”

    冉姣随之也有种恍然的感觉:“所以上古时代泰山才是修行界的执牛耳者,现在却慢慢落寞已经大不及蜀山修行界了。”

    末法之世,似乎也还有凡人的迁徙、繁衍挤压了修行者活动空间的因素在。

    他们两个随意聊着这些跟他们完全不相关的事情,然后驾驭各自的‘飞刀’腾空而起。

    这一刻他们真的是有些神仙眷侣的感觉了。

    只是他们的飞行速度都还不快,甚至连高度都有限制……

    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是需要更换一柄材质过得去的‘飞剑’才行了。

    因为飞行的时候,这飞行的高速与速度都与注入的罡气有关,一柄好剑非但不会阻碍罡气传导,甚至还能有促进作用。

    只是……他们两现在才刚刚能飞,对于怎么飞得好也是毫无贪恋。

    三十里山路,若是正常人行走的话一天都走不完,而王弃他们有修为在身也起码要用三刻钟才能走出大山。

    但现在,他们只是一刻钟就从山中飞出,在天上已经能够遥遥地望见那座叫做肥成的县城了。

    他们还是在山林之中落了下来,没有直接飞入县城中引起恐慌。

    落地之后冉姣挥手就溶解了她临时制造的冰刃,而后拿出丝巾在自己的眼睛上系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的双眼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也会造成巨大的恐慌。

    这件事又让王弃暗暗记在心里不是那么痛快……自己的妻子竟然只能以盲女的姿态出现在人前,他心中暗暗许愿,一定要为此找到解决之道。

    两人走入肥成的时候时间还早,城门刚开。

    这里看起来民风淳朴,城门的士卒也只是做个样子检查入城的人群。

    他们入城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他们很快就在这县城的中心位置找到了一座酒楼。

    他们走进去叫了一些小食,随后冉姣就以‘风语咒’开始广播……

    如果这肥成之中真有金吾卫暗探,那么很快就能够找过来接头。

    然后让他们无语的是,冉姣才‘广播’没多久呢,隔壁的店小二就赶紧一步走了过来道:“两位大人,请雅间说话?”

    王弃:“……”

    所以,这肥成中唯一的酒楼就是金吾卫的暗探开的啊!

    这感情好。

    他们随后起身到了酒楼雅间,这时伪装成掌柜的暗探头子才走了进来道:“两位大人,中垒校尉令我等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弃想了一下问:“你们一共撒了多少人出来等我们?”

    这暗探头子道:“因为不知道两位大人所在之处距离哪个县城近,所以我们在泰山群峰周围的各个县城都安置了暗哨……在下能够等来两位大人,真是幸运。”

    王弃点点头道:“那么你们将情报传回长安需要多久时间?”

    暗探头子道:“我们在东郡就有传讯法阵,此去东郡两百里,快马加鞭三日就能赶到。”

    王弃闻言暗暗点头,这样的话传递消息至少还不错。

    只是暗探头子的话还没说完,他紧接着就又说道:“现在既然两位大人出现在我肥成,那么很快肥成就也会搭建传讯法阵……届时两位可以与中垒校尉直接商议情报。”

    王弃闻言满意地点点头:“那好,我们下月这个时候再来,希望那时候传讯法阵已经搭好了。”

    暗探头子点头道:“这是必然的,以后此处就会成为附近的密探要枢,为了方便两位大人在仙门内的行事,我等随时候命!”

    王弃眼珠子随之就是一转,然后笑眯眯地问:“那,我们有多少活动经费?”

    暗探头子一听立刻醒悟,随后转身就端了一盘子的铜钱来道:“大人,现在我们这里的‘活动经费’还不多,但是大人下次再来,‘经费’就能有许多了。”

    王弃对这暗探头子更满意了……这不,给阿娇姐姐买珠钗的钱就有了么!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