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大江湖之我主沉浮

第132章 截胡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江湖之我主沉浮 (ie)”查找!

    “接应的人还不出来吗?”聂树平回头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杨牧和豪萧客喊道。听此杨牧和豪萧客变得更加警惕起来,就在这时,突然有数十个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跳了出来。“属下来迟,聂堂主受惊了。”聂树平转过身去看着停住脚步的二人微笑道:“森罗万象、无处不在。面对森罗,你们感觉恐惧吗?”

    杨牧和豪萧客脸色无比阴沉,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此时还有不下十名好手在暗中埋伏着。在配合着聂树平,将他们就地格杀是没有丝毫压力的。

    “无情神捕,我劝你们最好听捕神大人的话,不要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沙哑的声音在面具人口中传出,身上的铠甲头盔看似普通,实际上是由上等矿品铸造的宝甲。最为引入注目的就是其腰间挂着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妖刀曲逆”。

    “独首,你这是什么意思?”莽撞的夺命直接问道。独首将手放在刀柄处,朝着树林看到:“我是什么意思,你们都知道。这件事是王爷下的令,你们六扇门要听我们森罗的安排,你可知道这其中的分量。事不宜迟,你们也上吧,将追来的人全部杀掉。”

    说罢独首的身影就缓缓融入夜色当中。

    “大师姐,我们该怎么办?”追风谨慎的问道。无情想了想道:“先把追兵解决,为了以防万一,你们也一起去吧,让冷血在这陪我就行了。”听此夺命和追风瞬间消失在夜幕中。

    “老豪,看来这次咱们是真要栽了,四大神捕来了俩、还有森罗和六扇门的高手,这么多人倒还真是看得起咱。”杨牧一脸苦笑的对着豪萧客说道,此时二人满身是伤背靠着背道。

    豪萧客倒是很坦然的笑着道:“老杨,越是惜命越是赔本!这么多人围攻咱们俩,传出去不丢人!要是咱们能顺手把那俩捕快弄死,就算是死后也能威风一波,怎么样,要不要上!”

    “哈哈哈,老豪,你说的对,杀了这两个小崽子,让捕神商老儿心疼一段时间!”说罢二人身上罡气顿时爆出,就如同火焰覆盖在身上一般绚烂,很显然这是用了拼命密法。而夺命和追风表情也是脸色大变,两名地榜二十以上的高手放话拼命也要弄死他俩,怎能让人不慌。

    “上,老杨!”豪萧客话音刚落就直接起身向着二人杀去,以手作刀轻易将拦路人削为两截,而杨牧也是紧随其后,气机狠狠锁住追风和夺命,让他们想跑都困难。

    聂树平抱着刀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至于帮忙,他可没这个好心。六扇门的人都死绝了他才高兴!反正死的又不是他的手下。

    就在这时,杨牧和豪萧客同时喷出一口血跌落在地,紧接着数柄刀剑同时架在二人脖子上。随着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出,只见冷血推着夺命走了出来。只见此时夺命脸色苍白,双眼滴下血泪,看上去十分凄惨。

    夺命和追风干忙上前:“师姐,您没事吧?”无情擦干血迹摇头道:“没事,就是精神耗损太多,幸好刚刚他们二人没有防备,否则………聂堂主,刚刚你为什么不出手?”聂树平冷笑着道:“聂某只知道接应聂某的是森罗,你们六扇门的伤亡,干我何事!”

    “你……”夺命一怒,恶狠狠的盯着聂树平,而聂树平周围的黑衣人则是半拔出武器和六扇门的人对峙起来。“怎么,想要内讧不成?只是不知事后陛下的怪罪,捕神是否担当的起?”聂树平摸着手中的横刀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狂放的笑声在树林中回荡不止,不知什么时候起风了!所有人心头一沉,不禁冷汗直冒,仿佛被什么绝世凶兽盯上了一样。而本来已经认命的豪萧客却是突然狂笑着道:“哈哈哈,霍刀主来了!聂老鬼,看今天谁能救你!”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男人身材魁梧,穿着一袭金甲,看上去在三十五六。棕色的头发略微有些自来卷,和背后的披风一起飘荡着,最为有魅力和吸引人的,无意于他那张略微有些黝黑的脸上散发的那种发自内心自信的笑容。

    随着男人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拉下脸来,天榜第三、刀客盟主席,“天下封刀”霍元君就在此时突然现身。看着霍元君威风凌凌的站在这里,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一抽。

    “老豪,可真狼狈呀。”霍元君看着豪萧客嘲笑道。豪萧客低头狼狈道:“给刀主丢人了。”“没丢命就是好事。”霍元君一边说一边将手放到了刀柄上:“霍某人向来是有仇报仇,又恩报恩。你们动霍某人的兄弟就是动霍某本人,霍某看你们都是娃娃也不难为你们,只要你们能接霍某一刀霍某就放了你们。”

    说罢不待他们回答,就见刀光一闪,而霍元君则是将左手放下,却是以手代刀斩向四人,显然是手下留情了。霍元君这招拔刀斩的名字叫做“青龙偃月”,是霍元君的得意招式。这招拔刀斩虽然简单,但却凝练了霍元君对刀的感悟、个人的武道意志以及其手中神兵宝刀雄中雄的刀势。

    刚猛无双的刀气婉如实质一般狠狠向着四人劈去,无情、夺命、追风三人同时将自身内力导入站在最前面的冷血体内。冷血双眼通红大吼一声伸出手,罡气化作盾牌挡在身前。

    这看起来五光十色十分厚实的罡气护盾是集四人全部功力借助小四灵大阵施展出来的,四人自信能够靠此接住天下大部分人的招数。

    然而这看起来无比坚固的护盾在这斩过来的刀气面前却像是一张白纸一般不堪一击,被刀气十分轻易的直接撕裂成两半。刀气穿过冷血的身体,斩在其他三人身上后消失不见,而四人则是同时喷出一口血雾。

    无情脸色无比苍白,十分勉强的一拱手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多谢前辈指点。”原来霍元君这一刀看似凶狠无比,实则柔大于刚,只不过是给四人一个小教训罢了,甚至还有指点之意。若是霍元君真想动手,刚刚四人就已经直接被斩为两段。

    霍元君对着无情笑着道:“不错,最有悟性的还是你这丫头。捕神那个老东西能够收到你这样机灵的弟子,可真是让霍某人好生羡慕,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接下来霍某该和聂老怪算算总账了。”

    六扇门的人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现在还留在此处的就只剩下了以聂树平为首的森罗成员和霍元君三人。聂树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霍元君道:“呵呵,想不到老子的脸竟然这么大,能让霍主席亲自出马,传出去,值了。”

    霍元君眼睛一眯,看着聂树平道:“非是霍某人亲自出马对付你,而是你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聂树平,你背后的图是怎么来的?”聂树平笑了笑:“怎么来的?抢来的。三个月前在龙门大漠,老子接到任务屠了一个镖队,这张图就是任务目标。”说着抖了抖肩膀。

    霍元君的脸在聂树平说完后彻底阴了下来,而杨牧则是开口道:“三个月前,我圣教护教法王遁地鼠王与刀客盟少主霍祖光于龙门沙漠遇害……”

    听此聂树平瞳孔一缩,接着无奈道:“所以你们打算找我报仇?那可真不好意思,我只是一柄刀,你们要报仇也该找操刀的人下手才是。”

    听此霍元君冷笑着道:“霍某自会找操刀的人报仇,不过人终究是你杀的。当然,你若是说出操刀人是谁,霍某也可以饶你一命。”聂树平听此眼中闪过一抹骇人的精光道:“你这是要胁我?”霍元君摇头道:“这不是要胁,这是交易,一个公平的交易。”

    “看来这是一个死局喽?”

    “如果你不交易,没有其它结局。”霍元君认真说道。

    听此聂树平举起横刀笑了笑:“这柄刀叫唐皇刀,也叫秦王破阵刀。乃是昔年唐太宗李世民的爱刀!此刀,专破死局。”听此霍元君笑着道:“你是要对我动刀喽?”聂树平听此点头道:“正有此意。”听此霍元君嘴角一勾道:“霍某的外号你不会不知道吧!”

    天下封刀!谁在霍元君身前动刀谁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论是刀客还是剑客,在决战前都有互相介绍自己兵刃的传统。

    一声铮鸣想起,紫色的刀芒在横刀上面闪烁不止。

    树林外,罗伊和冷雪瑶同时停住了脚步,因为前面一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一个看起来在二十五六的人,头发随风飘动,额前一缕白色的刘海,此人剑眉星目看上去仪表堂堂,身穿一身素白长衫,抱着一柄剑闭着眼睛道:“来人止步。”接着男人睁开眼扫了顾时秋和冷雪瑶一眼,在看到他们的佩剑时,男人眼睛一亮:“都是好剑。”

    罗伊一拱手询问道:“不知阁下为何拦我俩去路。”男人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拦着你们,我是在救你们。”听此冷雪瑶噗呲一笑道:“救?你这人好生有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是在救我们了?”

    男人看着顾时秋二人道:“天下封刀就在前面。”

    听此罗伊和冷雪瑶同时一惊,天榜第三、刀客盟主席、“天下封刀”霍元君,这位可是真正的站在江湖、位于武道巅峰的人物,此时他在前面的树林,事情可就不一般喽。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有朋友在里面,还请您让一下。”罗伊话音刚落男人的眼神就是一寒,下一秒罗伊本能的将沉渊剑横在身前,翠绿色的罡气附着在剑身,将这黑夜照的格外明朗。

    手上微微使力,男人则是借此一个空翻落回原处,此时他的剑已经出鞘了,但奇怪的却是根本看不到剑身,只能通过男人握剑的姿势判断出男人正在持着一把剑。而这时冷雪瑶看向地面的眼神却是猛然一变,因为她在地上看到了剑的影子。

    月光将剑的影子照在了地上。可以看出,这柄剑十分漂亮,影子上的纹路可谓是清晰可见,只是这么一柄剑,却看不到。不,不应该说是看不到,应该说这柄剑实在是太薄太锋利了,薄到只能透过影子才能证明这把剑存在。

    流传天下的名剑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一把。

    “将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际,北面而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识其状。其所触也,窃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疾也,月照也,显其影也,其剑故名之曰承影。”顾时秋将剑背持在身后严肃道。

    “呵呵,承影剑有两柄,一为真一为伪,真剑自顾时秋死后就重新失传,而伪剑则是一直在一个人手中,手持此剑的剑客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天榜第十如风君子慕华容。想不到这荒郊野外竟然同时出现两位天榜高手,这可真是巧呀。”冷雪瑶冷笑着看着慕华容说道。

    慕华容右手持剑,左手作剑指轻轻抚摸着那看不到的薄到极致的剑身:“知道我是谁,你们还要去前面吗?”罗伊看着他道:“那是当然。”话音刚落,罗伊就猛然往后一仰,无形的宝剑贴着鼻尖划过,斩断了他一缕头发,同时未曾出鞘的沉渊剑也是猛然上撩,却被慕华容轻易挡下。

    慕荣华在挡住罗伊上撩的同时,也是借着罗伊的力旋转了两圈,两柄剑摩擦着迸射出无数火花而罗伊则是猛然变招将剑一挥荡开慕荣华,接着起身一划逼退慕荣华。慕荣华一甩承影,眯着眼看着罗伊问道:“不错的反应。”

    “昔闻,有陨星堕于蓟,得巧匠淑乞以为剑。剑魔独孤持此剑纵横江湖无偿一败,想来这剑就是罗庄主手中持着的这柄沉渊剑吧。”

    罗伊一甩宝剑看着眼前的人警惕道:“慕兄是淡泊名利之人,莫非也对这黄巢宝藏有兴趣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