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容海色本澄清

第六十五章

    银龙将红红放在桌上的一盘糕点,全部倒入口中,吞了下去。红红进来,见自己的糕点没有,气变成兔子躺在地上流泪。

    杨净一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笑得捶胸顿足。

    陈月扶着她,唯恐她笑背过气。

    “别笑了,看这个。”

    银龙手一甩,一道银色的光带呈现在杨净眼前。

    “柳叔有危险!”

    陈月:“这不是柳叔的字迹。”

    银龙微愠:“怀疑吾?这是吾复刻出来的,懒得讲而已。汝信与信,与吾无利害。”

    “好了银龙,你就别吾啊汝啊,显得跟迂腐的老头子一样。直接我你好吗?”

    “要你管!”

    “……顾渊还没有消息,先把这件事告诉她吧。”

    杨净拉下光幕,在上面画了几笔,又擦掉。

    “你来写吧。”

    陈月简明扼在上面留下遒劲端庄的字。

    “啊~真是赏心悦目啊~”

    “想练字,我教你。”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秘密了。”

    杨净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端着空杯子,一脸神秘正经。

    “快说。”

    红红化为人形,蹲在杨净前面满眼期待。

    “曾经,我耗费十几年的时间,投入大量精力和经费,才写出今天这一手风格迥异的字体。付出这么多,我才发现,有的事情,努力可以,有的,是我穷尽一生无法触及。”

    银龙:“意思是,你练了很久的字,依然写不好。废物!”

    陈月被她一脸正经的样子逗笑,摸了摸她的头。

    “高山流水,一人足矣。是不是?”

    “嘿嘿嘿,嘴怎么这么甜,被蜜蜂蛰了?”

    陈月笑着拍了一下她的头。

    ——————

    顾渊到达地狱之眼,发现此地没有空无一人。

    难道,堕神不在?

    千百年他们一直沉寂于魔界,没有现身外地,不可能离开,还是小心为上。

    顾渊化作一只蝴蝶,四处窥探,无堕神的身影,更没有发现柳色新所在之地。

    不过,她来此处,还为别的事。

    几百年前,她只是一个贫苦人家的独女。虽然清贫,可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父亲给予她勇气,娘亲教予她温柔。每个雨夜,父亲会将她抱在怀里,聚精会神的听着娘亲讲玄乎奇乎的故事。

    她问娘亲怎么知道这么多,娘亲道是村里的老人讲的。

    她不觉得苦,希望这种日子永远持续下去。

    直到有一天,闹饥荒,兵匪下山……

    那时她还年幼,发育不良,兵匪将她掉在枯树上等死。

    就在她奄奄一息之时,一只乌鸦飞了过来。

    乌众将她带走,还去无尽深渊摘了妄道果帮她入魔。给杨净重塑肉身的椿木,是乌众与鲲斗争时插进心脏里的树枝。

    既然上天没有让她死,就有活下去的意义。一百年来,她游历人间,就是为了找到那白衣女子的转世!让她尝尝希望就在眼前却不被救助的滋味!

    乌众给了她一件法器,只要将所念之人的模样画在上面,当遇到那人之时,法器就会发亮。无论那人转世为何模样,法器也会找到几世之中被刻画在上面的模样。

    可她不记得了……

    那是下雨天,风只是吹起一瞬她的面纱。她看见,可没有看清。

    池鱼告诉她,地狱之眼有往生泉。照泉,记忆如画重现在泉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弯弯拐拐,前方石壁上光影掠动。

    走近,荧光绿泉如幽灵般静置在那。

    往生泉……

    水里倒映出自己的脸庞,那倒影钻出水面,与顾渊十指相扣,将她拉入水中。

    “你是狼吗?”

    ……

    ——————

    凤凰泉比试场地采用的非常巧妙。

    在他们西南角,有十六余亩的方塘,水尤清冽,全石为底。卷石出,在水中形成坻屿,因此有大片立足之地。赛场外,一马平川,避免建筑遭殃。

    浑然天成,省了凤凰泉大把经费。

    红红:“好小气哦,只给师傅地位的座椅,我们就得站着。”

    “估计是买不起那么多吧……”

    杨净话语里满满嘲讽。

    鸣儿:“小姐,我发现那一堆全是女弟子耶。”

    “大概创始人被男的伤过吧。”

    “可修仙不应该看资质么?”

    “神仙又不是佛,还是有**滴~”

    场外人声嘈杂,杨净灵机一动,这是个作画的好取景。

    还没拿出画本,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跟我同名的?”

    主持弟子又喊了一遍:“第一场临仙山弟子杨净对凤凰泉弟子洛娇珠。”

    杨净看着陈月,陈月望着她。

    “一定是师傅。”

    “小姐,你上去啊,反正你很厉害,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我不敢……”

    “为何?”

    “唉,你不懂。”

    在一群不认识的人面前摆弄身姿,她宁愿当个被人视而不见的乞丐。

    此时陈月拿出传音器,兰芽在里面理气直壮道:

    “在我临仙白吃白住这么多天,参个赛有什么推三阻四的!”

    “师傅,为何不找别的弟子?”

    “我才不给甲光那死老头便宜呢!为师还有事,小魔女,你若是不上去,就是给临山丢脸,也就是给我徒儿丢脸!”

    自古以来,仙魔相恋,总是仙堕落。自家徒儿老实忠厚,在小魔女毁他仙途之前,自己先将她的魔路抹杀。

    这次将她的名号报上去,无论输赢,各派都知道她是临仙的弟子。说不定一来二去,这小魔女改过自新,弃暗投明,归我仙门。

    这事成了,也算是为自己徒儿找了一个道侣。

    杨净手脚发抖,心止不住打颤。

    陈月握住她的手,温柔道:“不要紧张,权当打柳叔。”

    “诶?”

    周围的人全部消失,只剩赛场上一个柳色新。

    陈月施了法,让杨净目中无人,除了赛场上的“柳色新”。

    心里的负担一下释然,杨净大大方方的飞到水面,落在一方石头上。

    对她对手的洛娇珠收到来自对手的笑容,心道:

    这人好猖狂,一上来就笑得那么讽刺!

    象征开始的锣声一响,娇珠提剑上步向杨净刺去。杨净闪展,旋身于她身后,化出长鞭对着娇珠腘窝一击。娇珠跪地,在地上来了一个倒立后翻至后踢,手中剑向前一挑,杨净一个甩腰,指间弹出一道紫光,将上方的剑推开。

    长相温柔的女子,出手却果断强势。娇珠招招逼近,杨净有点招架不住。

    她未受过训练,对于招式一窍不通。她只会强用法攻。

    这比赛是不是只能招法连用……

    慌神之际,娇珠伏地而起,从侧面给了杨净一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姐受伤了!”

    陈月有些后悔,不该让她上去。

    半途而废?她会生气吧……

    杨净看着“柳色新”露出女子娇俏的笑,道:“柳叔,你笑得好娘哦~”

    娇珠听的莫名其妙,便以为是在侮辱自己,腾跃而起,在空中双臂交叉绕环,一把剑分出十几道剑影,伴着花雨而下。

    好美……

    杨净抬头,单手立掌,掌心涌出股股真气,形成一道屏障,将上方的危险置身于外。

    她突然想到,虽然看不见场外的人,但场外的人是否看着自己……

    凭着直觉,她朝着场外望去,看到一个女人。

    嗯?

    是茉莉林那名女子……

    她的手势好奇怪,在胸前一上一下,好像抱了什么东西……

    场外的陈月顺着杨净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女人抱着小孩在观望。

    咚!

    趁杨净分神,娇珠一掌劈来,对手直直倒地。

    场下也是一惊,灵魂出窍!

    杨净身旁,站着透明的灵魂,水面没有倒影。

    陈月的法术失效,这下她将场外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主持弟子问几位审判师尊:“这算如何?”

    “且先看着。”

    娇珠直接穿过杨净的身躯,气急败坏:“这如何打!我碰不着你!”

    在娇珠说话之际,杨净看到了娇珠若影若现的影子。

    她道:“别急。”

    她飘到娇珠面前,拉住她的手,往后一牵,娇珠的灵魂也被带了出来。

    “这是什么法术?”

    苍老的声音在耳边一炸,吓得红红冒出兔耳朵,又急忙收了回去。

    “您怎么来了?”

    “为师怎么能错过爱徒首次大赛呢?不过,这小魔——丫头修的什么功法?为师没有见过……”

    没了法器的加持,娇珠攻击没有之前激烈。

    杨净钻入水中,突然水面颗颗水珠凝结,停滞在空中。

    空气中发出微小水流之声。

    肉眼可见之下,圆润的水珠化为细长的水针。

    杨净向前一指,水针如得令的千军万马,朝娇珠的灵魂杀去。

    审判席上一位宽脸大师,一跃而起,挡到娇珠之前,拂尘一划,一道光幕垂下。

    轰!

    水针接二连三的爆炸,巨大的气浪将娇珠的灵魂推入体内,而那名大师在水面退了好远。

    场外的人被溅了一声水花。

    铛——

    “临山弟子杨净胜!”

    “啊啊!小姐赢了!”

    杨净灵魂归位,在瞩目中尴尬下场。

    好丢人……

    鸣儿激动的抱住杨净,非常激动。

    “小丫头,你修的什么功法?”

    “老头子见了要问功法。”

    陈月憋住没笑出声,也夸赞道:“很不错。”

    “这不是我想要的。”杨净突然认真,眼神哀怨的看着他。

    “何为你想要?”

    “应该是一个雨夜,在昏暗的小巷子里,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是杀手——”

    “打住。”

    陈月捂住她的嘴,拉到一旁继续看赛。

    他感觉到,一道炽烈的视线穿过人群朝自己投射过来。

    凤凰泉的弟子,洛娇珠。

    目光相撞,娇珠慌乱的移开视线,脸上晕开一抹粉红。

    “……”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