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毒医傻妃萌萌哒

第53章 打鹰吃肉

    萧沐庭来到苏寒的房间门前,正巧韵兰从房间里走出来。

    “见过殿下,王妃正在洗漱,让奴婢准备早膳呢,说吃完了,带我们打秋千去,还要教奴婢打弹弓呢。”韵兰笑着对萧沐庭道。

    “她没有不高兴吗?”萧沐庭有点吃不准的问道。

    韵兰摇头:“没有呀,王妃回来时,挺高兴的,还哼着曲儿呢。”

    萧沐庭再皱眉:“明明,刚刚她是生气从本王那里出来的”

    韵兰这才知道,但还是摇头:“奴婢看着王妃没有不高兴,反是挺轻松的样子。”

    “轻松?哦明白了,是应该轻松了”萧沐庭点头。

    可韵兰不明白,昨天王妃一晚上没回来,天亮时也是在房间里换了衣服,就又去了殿下那里,是玩儿高兴了?

    “准备本王的份,本王在这里用早膳。”萧沐庭对她点了下头,大步地进了前厅。

    没一会儿,就听到内室传来说话声。

    “小诗呀,你就不能给我弄个简单点的头型吗,别插这么多的东西不行吗,很重的。”苏寒那不情愿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撒娇。

    再听韵诗道:“行是行呀,可那样不好看嘛。”

    “不用好看,方便就好嘛不然,只玩一会,就会乱了,你还得弄,不累吗?”苏寒问。

    “奴婢不觉得累,要不然,就插一个簪子,这个好看。”韵诗还是坚持着。

    “不要,昨天晚上的那个就好,吊起来,还利索,也不掉。”苏寒拒绝着。

    “昨天晚上,是您与殿下要外出,不一样的。”韵诗依旧坚持着与她商量。

    “怎么不一样,一样的,一样的嘛,嗯就那样的好看,像女侠,威风,好看!”苏寒明显在耍赖、撒娇。

    韵诗是真的拗不过她,最后还是妥协了。

    萧沐庭坐在外堂听了个全过程,嘴角扬起的笑意,特别的温暖和好看。

    韵兰进来放下早膳,还问着他:“殿下,要不要把您的糯米汤拿过来?”

    “去拿吧,咱家的小神医不是说了,最少得喝半年嘛,作为病患,就得听医嘱。”萧沐庭心情好的逗着趣。

    “是。”韵兰笑着转身就去取了。

    屋内的苏寒和韵诗也听到外堂有人,两人立即跑了出来,却都不出门,全都扒着门框,同款的伸出头来,看着。

    “殿下,你怎么会来的?”苏寒有点惊讶。

    “看你不高兴地从本王那里跑出来,就过来瞧瞧你,原来你挺好的,就在这里蹭顿早膳呗。”萧沐庭对她招着手,再指了下桌上的早膳。

    苏寒闪身走出来,虽然一身简单的女装,可头发高高吊了起来,确实有侠女的风范,还真挺飒的。

    “刚刚听说,你们要去后院打弹弓,本王可以一起去吗?”萧沐庭看着正吃饭苏寒。

    她微微一愣,将剩下的半个包子,直接塞进了嘴里,双腮鼓鼓的,抬头看着他。

    口齿不清的问道:“你不用工作吗?”

    “嗯?慢慢吃,别再噎到了”萧沐庭把粥碗向她面前推了推。

    苏寒快速的咽下嘴里的包子,再喝了一口粥,这才伸长了脖子的顺下食物。

    还长呼了口气,才开口:“你不用办公吗?”

    “不用!”萧沐庭点头。

    “那就去呗,我还想求您让祁统领给我们做个靶子呢,不然只对着树干的话,看不准目标,不行的。”苏寒对他嘻嘻的一笑。

    “行,回头就让他从库房里拿出一个来,挂上。”萧沐庭爽快的答应着。

    “一个不行,我要教她们四个人呢,最少四个。”苏寒比着手指。

    “行!”萧沐庭依旧点头。

    苏寒伸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就不烦我吗,我天天提出这么多麻烦的事出来,你都不恼的吗?”

    萧沐庭看了她一眼,笑得很好看:“你是本王的王妃,而且还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对你好,就是应该的。”

    苏寒的眼睛转了转,这才恍然的点头:“是这样呀那我要是再过分点儿,你会不会生气呀?”

    “再过分点儿,你想要干什么?”萧沐庭警惕了起来。

    苏寒对着他眨了眨大眼睛:“我想学射箭,就那个,嗖、啪、嗖、啪的那个。”

    “你的弹弓不是很好用吗。”萧沐庭笑看着她。

    她摇头:“那个只能打鸟,我想把天上的老鹰打下来,那个肉多!”

    “噗”身后传来四个丫头的笑声。

    “你学弓箭就是为了射鹰吃肉?”萧沐庭也很想笑,可他不能。

    苏寒很认真的点头:“咋了,不行呀。”

    “也不是,但学弓箭,可不仅仅能打鹰,还可以猎到很多野味,比如兔子,比如鹿,比如”萧沐庭想让她明白,狩猎的事。

    “大老虎!大灰狼!”她接话。

    “嗯这个应该不太好猎,不过要是练习好了的话,也行。”萧沐庭笑着点头。

    “你教我呗,而且你还答应教我用剑呢,你都没兑现呢。”苏寒轻握着他的手臂,轻轻的晃着,撒娇的道。

    “你真的要学呀,这很苦的。”萧沐庭对于她这种央求的方式,还真挺享受的。

    “我好好学呗,再苦,还能比扎针苦吗,我当时练习扎针时,为了能准确度,可是往自己的身上扎的,扎不对,老疼了,还流血呢。”苏寒不以为然的道。

    萧沐庭再难过的看了她一眼,自从昨天亲自的看了她原本在苏府所居的地方后,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不会让她再受一点委屈。

    而她也不过只是提出了一些小小的要求,而且还都是他能满足的,为何要拒绝呢。

    “行,本王准备一下,就教你。”萧沐庭点头笑道。

    “那就现在呗,还有什么可准备的呀。”苏寒拉着他的衣袖就站了起来。

    萧沐庭反手将她拉回来,再按坐在椅子上:“吃饭,不好好吃饭,哪有力气练习呀,对不对,想与本王学习,就得听话,懂了吗?”

    “懂!”苏寒立即点头,乖乖捧起粥碗,一口气就喝完了,放下碗后,还用手背直接抹了下嘴,再笑嘻嘻的看着她:“吃完了。”

    萧沐庭被她都弄笑了,点了下头:“走,本王带你去库房,挑个称手的武器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