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子入戏之后

247:太子说你只要配合我就好

    太子入戏之后!

    晏君初闻言看着苏辛夷,那双深邃的黑眸带着点点笑意,“你的事情都算不得麻烦,一点小事罢了。何况此事从根源上来说,你的所作所为也并非没有道理。”

    苏辛夷听着那句你的事情都不麻烦时,脸色已经微微红了,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轻松愉悦起来,就很奇特的感觉。

    她下意识地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角,眼神四处乱飞,就是不太敢去看太子。

    晏君初眼中笑意更浓,当初两人刚定下婚事时,若是他说这样的话,她肯定十分淡定,似乎也并不会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晏君初没想着把步子跨得太大,再把人吓跑了就不好了,于是他看着辛夷再次开口,“礼部已经开始与齐国公府议定婚期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苏辛夷还真不知道,过六礼本就是两家长辈的事情,虽然太子殿下的长辈不是寻常人,有礼部代劳,但是这些事情苏辛夷确实也不用操心,都有家中长辈主持。所以,太子殿下忽然这么说她还挺意外的,“这么快的吗?”

    “阿沅,你觉得太快了吗?我却感觉度日如年,若是年前能将你娶进门更好,只可惜你们家肯定不会同意。”

    听着晏君初幽幽的惋惜之情,苏辛夷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的记忆中上辈子自己议婚非常的不顺且难熬,平靖郡王府处处出难题,一副恨不能婚事立刻做罢的姿态。

    那时候,她与商君衍根本就没见面,除了落水那一次,再见便是新婚之夜了,只可惜新婚之夜他也没能留下,从头到尾她能感受到的,便是平靖郡王府包括商君衍本人对这婚事的排斥与厌恶。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人心心念念,期期盼盼想要把你娶进门时,听着他情真意切的言语,原来心跳会这么快,心情会这样好。

    被人重视,就是这样吧?

    苏辛夷定定神,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的样子,这才开口说道“年前要办我五姐的婚事,几个哥哥的婚事也还没定下,我的婚事自然不用着急。”

    晏君初惊了一下,“你还等你哥哥们娶亲?”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苏家这群男丁,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个个先前一头想着读书能读出个门道来,抱着考不上进士不成亲的架势,好不容易弃文从武,难道武功不成就不娶妻了?

    那他可等不得!

    苏辛夷看着太子殿下骤变的神色,不知道怎么一下子笑了。

    晏君初……

    是他太急了写,连苏辛夷这么个迟钝的都看出来了,他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探过手来抓住苏辛夷的手,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道“我可不管齐国公府怎么想的,反正礼部已经与你们家议定婚期,我是想二月娶你进门,大概你们家还要推辞一下,三月不成的话,最迟四月。”

    苏辛夷挣扎了一下,但是太子的手握得很紧,她又不好特别用力抽出来,俩人牵手也不是第一次,但是唯独这一次让她觉得掌心似乎烧起了一团火,难道是在商议婚事的缘故?

    这辈子,成亲对她而言,本来是一桩可有可无的事情,只要不嫁商君衍对她来讲是谁都没区别。

    但是,她现在感觉到不一样了,有那么一个人心心念念想要把你娶进门,被人惦记着,这门亲事让她自己都有些期待起来。

    心里的小雀跃,毫不遮掩地飞上眉梢,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烁着她自己看不到的光芒。

    “那我可做不了主,我要听家里人的。”苏辛夷轻声说了一句。

    晏君初瞧着苏辛夷的模样,轻笑一声,“阿沅只等着嫁我,其他的自有我去解决。”

    苏辛夷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也有这晃动的马车一样,随时都要飞起来。

    苏京墨待嫁时时不时地就会傻笑,那时她不懂,傻笑什么?

    苏希仙待嫁时也会满面笑容,她有时候也不太懂,五姐姐的笑容里什么让她这么开心。

    但是现在,她好像一下子就懂了。

    闺阁女儿羞待嫁,一个羞字,便道尽了小女子的期盼与雀跃。

    待嫁……原来这样的心情才是真正的待嫁,对未来,对婚事,对自己另一半怀着期待与喜悦,期盼着两人成亲后能举案齐眉,情深意浓。

    她虽然还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但是她现在对这门亲事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如果说当初与太子殿下定亲,她想的是往后余生,她一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守护殿下。

    那么,现在她想的是,守护殿下之余,若能夫妻同心,也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马车在齐国公府门前停下,晏君初没有下车,他的身份若是送他进门,说不得整个齐国公府都得被惊动,他看着苏辛夷叮嘱一句,“最近还是少出门,等吴道宏的事情落下帷幕再说。吴道宏的背后不简单,我正在命人抽丝剥茧去查,你这边越是不动,那便越是心急,如此反倒是有利于我让人行动。”

    苏辛夷很意外,“殿下在查梁矩?”

    “一个梁矩算什么?”晏君初看着苏辛夷柔声开口,“这次针对苏翼,我觉得事情不太简单,但是冰山只露出一角,你我也不能心急,你现在只要配合我就好,如何?”

    苏辛夷自然愿意,“只是要辛苦殿下了。”

    “你我之间说什么辛苦。”晏君初看着苏辛夷,“阿沅,你我以后总是要做夫妻的,难道你事事都要与我这般客气不成?那就真的令我伤心了。”

    苏辛夷一怔,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沅,我知道。”晏君初打断她的话,“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我娶你是因为心悦与你,我希望你对我亦如此。而不是现在这样,你待我总是这般的生疏客气,你只是把我当成太子,而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夫君。”

    苏辛夷对上晏君初认真的眼神,这次没有急着解释,她知道自己是有些心结的,这不是殿下的错,是她的错。

    殿下说得对,她从头到尾,敬重他为太子殿下,没有真正地把他当成自己的夫君。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昨天家公突然住院,有些手忙脚乱。大家见谅,今晚凌晨可能也没有更新,我尽量早点更,么么哒小可爱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