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禁地守陵人

第83章 圣者之剑

    “他名叫迈克海尔,在鲁达市乌普镇的教堂当了三年的牧师,是一个高深莫测的老狐狸!”

    我注意到伊莎贝拉神色如常,并没有对画像产生什么微妙的反应,心中顿时感到有些失望。

    “高深莫测?”

    伊莎贝拉见我对迈克海尔的评价如此之高,不由得再度凝视了画像一番,而后摇摇头,她的记忆里并没有见过这号人物。

    “你听说过圣剑吗?”

    我有些甘心白跑一趟,犹豫了一下后低声问道。

    迈克海尔这个老狐狸能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总不能抹灭了圣剑的存在吧。

    作为教会的顶级圣物之一,圣剑的下落即便是个秘密,但伊莎贝拉只要想查,那么总会查到些什么有用的信息。

    “哪把圣剑?”

    伊莎贝拉对此感到颇为意外,教会里能被称为“圣剑”的剑只不止一把,她身上就携带了一柄。

    “哪把?”

    我想了想,口中缓缓说道,“曙光。”

    “曙光?”

    伊莎贝拉闻言吃了一惊,诧异地望着我,“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吗?”

    我觉得伊莎贝拉的反应有些过大,似乎里面有什么隐情,于是沉声问道。

    “教会里并没有取名为‘曙光’的圣剑。”

    伊莎贝拉见我并不知晓其中的隐秘,沉吟了一下后问道:“你应该听说过‘圣者之剑’吧?”

    “圣者之剑?”

    我的眼前顿时就是一亮。

    据传,圣者之剑是教皇的佩剑。

    虽然其神秘低调,世人难睹其真容,但名头很响,由天父炼制,斩杀过数个凶名赫赫的邪魔恶灵,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其的伟大传说。

    “圣者之剑由圣光驱魔团团长执掌,由于其的出现能划破黑暗夜空,带给人类光明,故而被圣光驱魔团称之为‘曙光之剑’。”

    伊莎贝拉神色憧憬地向我进行了解释,“圣光驱魔团是教会最神秘的组织,堪称教会的最后一道防线,我的志向就是加入圣光驱魔团!”

    “原来如此。”

    我这下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外界没有“曙光之剑”的信息,原来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圣者之剑”。

    如此算来,虽然被算计了一把,但我和迈克海尔的交易也不算吃亏。

    “此人,应该是圣光驱魔团的前辈!”

    伊莎贝拉望着迈克海尔的画像,心中有了一个肯定的推测。

    能知晓“曙光之剑”,并被我所忌惮的牧师,那么自然是圣光驱魔团的人。

    “你找他有事儿?”

    随后,伊莎贝拉好奇地问向我,不知道我怎么会与圣光驱魔团的人扯上关系。

    “他让我去圣城找他,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唯有请你帮忙。”

    我自然不会告诉她曙光之剑的事情,语锋一转后说道,“你帮我查他的身份,我协助你破这里的案子。”

    “放心,我对他没有恶意。”

    说着,我郑重其事地表明了态度,免得伊莎贝拉以为我要找迈克海尔寻仇。

    “好。”

    伊莎贝拉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很爽快地就答应下来,她可不认为我会去找迈克海尔的麻烦。

    毫无疑问,伊莎贝拉一旦去查迈克海尔的身份,绝对会惊动圣光驱魔团的人。

    我要是迈克海尔的仇家,这样做岂不是自投罗网?

    现在,伊莎贝拉最为关心的是阚萨尔市诡异的死亡事件,此事已经在市里引发了不小的恐慌,流言蜚语漫天飞舞,耽误不得。

    离开墓地后,我让伊莎贝拉找来了朱砂和毛笔等物。

    调制完朱砂墨,我们俩换上市政管理的工服,开着车在市里四下溜达起来。

    时不时我停了车,在伊莎贝拉好奇地注视下,在路边的墙上画上她看不懂的符号和文字。

    虽然不清楚我在做些什么,但伊莎贝拉隐隐约约感觉到我正在做的事情与市里的那个神秘凶手有关。

    直到夜幕降临,我终于在伊莎贝拉的陪同下逛了一遍阚萨尔市,而后拉着心不在焉的她去吃当地的特色菜。

    阚萨尔市最豪华酒店顶层,贵宾包厢内。

    “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望着兴致勃勃在那里大快朵颐的我,坐在对面的伊莎贝拉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好奇地问道。

    她现在可没吃饭的心思,不希望看见第10名居民被杀。

    “张网以待,瓮中捉鳖。”

    我微微一笑,招呼了而后继续往嘴里扒拉着饭菜,“这儿的大厨厨艺不错,你也吃点儿,吃饱了才有力气查案嘛。”

    “张网以待,瓮中捉鳖?”

    伊莎贝拉面露疑惑的神色,她勉强能够理解“张网以待”的意思,可“瓮中捉鳖”是什么?

    别说伊莎贝拉,就是东方大陆的很多年轻人,也已经不知道“瓮”是何物,自然也就不清楚“瓮中捉鳖”的意思,或许用“关门打狗”更加直白。

    不过,有一点我说的没错,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精力调查这起诡异的案件。

    伊莎贝拉这些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今天又跟着我忙活了一整天,早就饥肠辘辘。

    即便她在没有心情,这个时候也唯有打起精神吃饭。

    饭后,酒店楼顶。

    楼顶中央处矗立着一个十来米高的巨型飞鹰雕像,我和伊莎贝拉并排立在那只飞鹰的背上,将阚萨尔市美丽的夜景尽收眼底。

    “听说过东方的阵法没?”

    俯视了一眼夜幕下霓虹闪烁的寂静城市,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问向身旁的伊莎贝拉。

    “听过,跟我们的结界类似。”

    伊莎贝拉微微颔首,双眸浮现出疑惑的神色,难道我今天的那些古怪行为是在布阵?

    “类似?”

    我闻言微微一笑,随之并起右手中指和食指,在伊莎贝拉的眼前划过。

    “这……”

    伊莎贝拉对我的这个行为感到颇为不解,不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

    “你再看看下面。”

    我双手一抱胸,冲着她朝着下方的城市努努嘴。

    “咦?”

    伊莎贝拉下意识地朝下方望去,而后整个人怔在了那里,脸颊上满是惊讶的神色,一副难以置信的错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