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帝师是个坑

第756章 呜呜呜

    夜色将至,终于有骑卒回城了,趾高气扬。

    楚擎站在城墙上,想要高呼,想要欢迎回城的勇士们。

    可他却注意到马如敬的神情一直没放松下来,楚擎面色微变,苦笑连连。

    他知道马如敬有些担忧。

    五千余人出去追杀游骑兵,回来的,也会有五千余人吗?

    答案显而易见,逃兵也好,溃兵也罢,就是五千个骑兵一窝蜂的冲出去,都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深深看了眼马如敬,楚擎摇头苦笑。

    都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可作为边关大帅,马如敬,真的是铁石心肠吗,看着手下的军伍们一个个奔赴沙场,即便胜、首胜、大胜,可当知晓有军伍牺牲后,心底,真的不会泛起丝毫波澜吗。

    默默的叹了口气,楚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成为将军,如果自己成了将军,带兵的将军,那自己一定会疯掉。

    是的,胜了,一场毫无悬念的追击战,只要不中伏,不可能败。

    一捆捆弯刀,一匹匹战马,一张张长弓,都被送进了城内,军伍们豪迈的挺起胸膛,炫耀着手中的战利品。

    马如敬缓缓的松了口气,这位老将,只需要在城门上看一会,便知晓已经回来四千余人了,几乎人人都有战利品,这也就是说,伤亡不会太高,斩获却很多。

    其实原本凉戎游骑兵不应该这么弱的,可惜,他们今天准备玩阴的,用三千人,阴五百军卒,想着当五百军卒出来的时候后,一通乱箭,再冲锋乱砍一番,杀了多少是多少,就在边军的眼皮子底下,再嚣张的策马离开。

    谁成想,边军的精锐骑兵直接追出来了,人数众多,加上本来就是昌人的地盘,诸多原因,导致这些凉戎游骑兵根本没有任何斗志,被追着追着,又追散了,组织不了有效的反击,结局已经是注定的了。

    大部分骑卒都回来了,还有约莫五百多人未归,马如敬以及楚擎等人的神经,又绷紧了。

    马如敬让副将刘望问了一下,没回来的,是主将张成孝带着的一批人,一直追击二王子,途中追丢了,怀疑是走了西侧,这才带着人又跑去了西侧,至于是否抓到二王子,大家也不知道。

    楚擎也有些担忧,可突然,脑子嗡的一下,想起一件事。

    “墨鱼,墨鱼怎么也没回来?”

    楚擎这一开口,田海龙赶紧下了楼梯去问。

    大家也不认识什么墨鱼墨虾的,根本没注意到。

    站在城墙上的楚擎,开始提心吊胆了起来。

    虽然和墨鱼没什么交流,虽然认为这家伙来历有些诡异,虽然对其身份有所怀疑,虽然这老头…楚擎是一无所知,可毕竟是团队成员之一,在一起混了这么久了,说没感情是假的,当然,主要是这老头盖房子也厉害,真要是出了个好歹,城南那么大个工程,南宫平和陶蔚然都未必短时间之内能接手。

    马如敬见到楚擎大呼小叫的,走了过来皱眉问道:“怎地了?”

    “墨鱼,我的人,也追出去了。”

    “你的人?”马如敬面露不喜:“你的人为何出城追击。”

    楚擎没吭声,不好意思说。

    马如敬冷哼道:“你的人是死是活,本帅不管,可却若是耽误了边军追击,军法处置。”

    楚擎还是不敢吭声,心虚。

    就墨鱼那身子骨,的确是个拖累,如果报了身份,说不定边军还真得保护他。

    “真是不知所谓!”

    又骂了一声,马如敬继续看向城外。

    眼看大地要彻底陷入黑暗,城墙上已经点燃火把的时候,数百骑卒出现在了西侧方向,速度不快,队形有些散乱。

    马如敬大大的松了口气,五千余人,折损不到三百人,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他能接受。

    任何一种战争形式,哪怕是追击,基本上是不存在什么零伤亡的,敢说零伤亡的,尤其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大战,出现零伤亡,完全是扯淡,还是那句话,别说几十万几万,就是几千人撒丫子往前跑都容易出现死伤。

    但凡小说中出现几万人互殴,又说男主一方是零伤亡,建议作者存点钱,买张演唱会门票,亲眼看看一万人是个什么概念。

    最后一批回来的,正是张成孝的队伍,只不过打头的,不是张成孝这位主将,而是一个长的和老头但是却不是老头的老头,而且这老头还一副刚刚死了老娘的模样。

    军伍有一个规矩,大胜之后,如果擒了敌方主将,也就是首功者,走在最前面,第一个入城。

    今天,墨鱼享受了这份殊荣,但是,他并不想要这份殊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眼泪都快哭干了,倒是他胯下那匹叫做萍儿的马很骚包,大大的马头来回甩动着,如同走着盛装舞步,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得意与狡黠之色。

    看清楚领头的是墨鱼,楚擎和马如敬都很懵。

    楚擎不知道首功之人走在前面的这个说道,但是他能看出来,老墨鱼有点被众星捧月的意思,周围的边军,呈扇形呼在他周围,墨鱼后面还跟着一匹马,上面有个人被五花大绑,被固定再马背上,也不知道是哪个凉戎战俘。

    楚擎不懂,马如敬懂,他不认识墨鱼,但是见到这家伙没穿甲胄,那肯定是楚擎的人。

    这一点,他知道,可他不知道的是,为什么楚擎的人在最前面,就连骑在马上的张成孝都落后五步的距离。

    众人连忙跑了下去,最后回来这批军卒也入了城,纷纷下马。

    墨鱼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突然见到了楚擎,立马下马冲了上去,眼泪又飙了出来。

    “楚擎,楚擎啊,楚擎楚擎楚擎啊。”

    老头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一头扎在了楚擎的怀里,泪珠子瞬间湿润了楚擎的肩头。

    楚擎一脸嫌弃,但是却没推开,面色一冷,看向张成孝。

    “你们欺负老子的人了?”

    刚要和马如敬汇报情况的张成孝,面色很古怪,指了指哭哭啼啼的墨鱼,又指了指自己,张着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墨鱼哭的更大声了:“不是人,猪狗不如,他们都是畜生啊!”

    “张成孝!”楚擎一把推开墨鱼:“老子的人,你也敢动!”

    “楚擎!”马如敬大吼一声:“你的人又如何!”

    “大帅!”张成孝也喊出声了,声音比马如敬还大:“阿勒根哒是楚大人部将擒的!”

    墨鱼:“呜呜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