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01章 又活了过来

    京城的冬天滴水成冰,这天晨起就不见日头,乌云鳞片似的一层一层的压了下来,不多时,簌簌的雪花便飘了下来。

    谢妩是被生生冻醒的。

    屋子里的火盆火已熄了大半,原本守在床头的小丫鬟也不见了踪影。

    隔着内室厚重的帘子,忽有丫鬟低低的交谈声响了起来。

    “今个儿这雪可真大!”

    “可不,听说贵安说城外的路都被雪埋了,昨他差点就被困在城外没回来。”

    “这么大的雪,也不知道世子爷他们还能不能按时回府了。”

    “嘘!你个小蹄子,世子爷的事是你能说的么,小心让二夫人知道遣人抽烂你的嘴巴!”

    “好姐姐,我错了,你且饶了我这一回。”

    听着丫鬟们的打闹声,谢妩干涩的眼眶忽地湿润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再醒过来,明明自己已经死了,在听到仇人们尽数伏诛后,她安然的吐出最后一口气,可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竟然又活了过来……

    这两日她过得浑浑噩噩,前世种种在她的梦里不停交替,直到刚刚她忽然听到丫鬟嘴里提到父亲。

    是了,这时父亲还活着。

    母亲和阿旭也还活着。

    而她,也活着。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外面忽地响起一声厉喝声,丫鬟的打闹声瞬间戛然而止。

    谢妩忙抬手拭掉脸上的泪迹。

    “厉,厉嬷嬷……二夫人,奴婢见过二夫人。”屋外小丫鬟惊慌失措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让你们好好守着大姑娘么?这般嘻笑打闹成何体统!”

    “奴婢知错了,求二夫人恕罪。”小丫鬟求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罢了,大姑娘可好些了?”

    “回二夫人的话,姑娘喝了药比前几日好些了。”

    杨氏点了点头,抬脚领着人朝内室走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谢妩忙闭上眼睛。

    脚步声越来越近,紧跟着谢妩就感觉到有人轻轻坐到了她跟前。

    “阿妩,阿妩……”

    谢妩眉心微微皱了一下,装作睡眼朦胧刚被唤醒的样子,“二婶……”

    杨氏温和的朝谢妩笑了笑,随即弯腰将她扶了起来,又伸手往她背后塞了一个靠枕,做完这一切她又抬手替谢妩扯了扯身上的被褥,“好孩子,你手怎么这么凉?可是冻着了?”杨氏一边说着一边扫了屋里一眼,随即她眉心一皱,沉着脸看着那两个小丫鬟道,“怎么回事?炉子里的火熄了你们是没长眼睛瞧不见么?”

    杨氏的话音刚落小丫鬟‘噗通’一声便跪到了地上。

    “回二夫人的话,前两日姑娘一直喊冷,奴婢便在屋里点了两个炉子,这两日姑娘瞧着好些了,再加上木炭有些不够,所以……”

    “木炭不够再去领些便是,姑娘好不容易好些了更不能再凉着,说到底是你们这些奴婢们对主子不上心罢了!”杨氏沉着脸道。

    “可管嬷嬷说姑娘这个月的木炭月例已经……”

    “你去告诉管嬷嬷,大姑娘的木炭断不能短缺,若是用完了便从我的份例里扣!”杨氏沉着脸打断小丫鬟的话道。

    “是,奴婢知道了。”小丫鬟被杨氏训的一颤一颤的。

    杨氏伸手挥退了小丫鬟,这才转过脸来有些愧疚的拉着谢妩的手道,“好阿妩,都怪二婶不好,这几日忙着打点大伯回府的事宜以至疏忽了你。”

    听了杨氏的话,谢妩的眸子动了动,随即垂下了头去。

    见谢妩低着头不说话,杨氏轻轻叹了一声,将谢妩的手塞回了锦被中,而后继续道,“阿妩,你自幼便是在我跟前长大的,我待你同待媛姐儿是一样的,可现下你父母亲回来,想来,他们是要将你接过去的……”说到这里,杨氏顿了顿,拉着谢妩的手语重心肠的继续道,“阿妩,二婶知道你的性子,这些年你在我跟前我也未曾让你受过什么委屈,只是眼下旭哥儿回来了,他是你父亲母亲膝下惟一的男嗣,又自幼养在你父母跟前,难免脾气骄纵一些,到时候你千万要让着他一些,莫要与他争执……”

    杨氏说的旭哥儿是谢妩的嫡亲弟弟。

    谢妩的父亲谢峥是武安候谢豫的长子,自幼便跟着谢豫在军中摸爬滚打,同他一起镇守宁夏,直到最近才被诏回京城。

    而她的母亲陈氏则是扬州城富商之女,十五年前谢峥偶然间从山匪手中救下陈氏,陈氏打着抱恩的旗号追着谢峥到了宁夏。

    后来,老候爷便在替他们主持了婚礼。

    谢妩的祖母还是在信中知道儿子娶亲的事,据说老夫人发了好大一场脾气,奈何宁夏路远,这婚事又是由老候爷点的头,她虽然生气但也只得作罢。

    后来,陈氏生下谢妩,老夫人以要看孙女为由将陈氏‘请’回了上京。

    陈氏在京城呆了两年,后来熬不住相思,跪在老夫人跟前哀求了好几日,老夫人这才松口让她回宁夏,而谢妩却因为年岁尚小被老夫人留了下来。

    谢妩就这样被养在了老夫人及杨氏的膝下。

    待谢妩年岁再长大些,陈氏也曾想将谢妩接到宁夏去,可老夫人却始终不肯应话,后来陈氏便有了谢旭,接谢妩回宁夏的事也就再没人提起了。

    “阿妩,怎么了?可是哪不舒服?”见谢妩有些发怔,杨氏忙关切的道。

    谢妩回过神来,看着杨氏关切的脸庞,眸子微微一垂,摇了摇头。

    在幼时谢妩的眼中,比起陈氏这个将她丢弃在候府的生母,杨氏这个婶娘则更像是她的母亲,她对她百依百顺,极为照顾,底下的人谁不说候府的二夫人生了一副菩萨心肠,将大姑娘当成自己亲闺女一样疼。

    那时的她也是这样以为的。

    可是以她现在的阅历来看,她言语之间看似关心她,实则处处挑拨她与大房的关系。

    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只可惜年幼的她被杨氏甜言蜜语糊住了眼睛,看不清那一张张精致的脸下藏着的是怎样恶毒的心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