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04章 最是会唱戏

    “啊,大嫂,你,你要将妩姐儿接回去?”杨氏满脸的震惊,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被杨氏这么一问,陈氏觉得窘迫极了。

    原本她与谢峥计划着用过午饭后由他向老夫人开这个口,哪曾想刚用完饭,二叔便拉着他去了书房,她这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自己开口了。

    “这些年妩姐儿多亏了弟妹费心劳神照顾,如今既然世子和我都回来了,那断没有再让弟妹麻烦的理由了。”陈氏垂着头小声斟酌着道。

    这些年每次只要一想到妩姐儿,她这心里总是歉疚难受得紧。

    尤其是每次回来,妩姐儿总是用那种疏离又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扯碎了,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她自然迫切的想要将妩姐儿带在身边,好好补偿这些年自己对她的亏欠。

    “怎么会了?妩姐儿最是乖巧不过了,这些年从没让我烦心忧虑过半点,而且,我从来也没有嫌妩姐儿麻烦。”

    杨氏满是不舍的朝谢妩看了过去,却见她垂眸安静的站在一旁,纤长的睫毛在她眼帘处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让她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大嫂,其实汀兰院与翠竹院离的也不远,妩姐儿要回去也是很方便的。”杨氏喃喃的又道。

    “不是,弟妹,妩姐儿她终究是我的女儿……”陈氏有些急眼了。

    “原来,你还知道妩姐儿是你的女儿啊!”这时,老夫人斜睨了陈氏一眼冷不丁的开口道。

    陈氏顿时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双手死死的扯着帕子,眼眶一下便红了,“母,母亲……”

    老夫人冷哼一声,却是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将目光投向了谢妩,“妩姐儿,你自己怎么说?”

    老夫人这话一落音,屋里数道目光齐刷刷的便都落到了谢妩身上。

    尤其是陈氏,她看向谢妩的目光里不仅带了几分愧疚更带着几分恳求。

    可谢妩像是没看到陈氏的目光似的,她将脸转向杨氏,满脸殷切的看着她道,“二婶,我听您的。”

    其实,无论她怎么选,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父亲既然回来了,那断没有再将她留在杨氏那里的理由。

    否则,京城里只怕又要多一件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杨氏心里也清楚,刚刚之所以推三阻四不肯应下来,不过是习惯性的在她面前作戏想要拢住她,好让自己为她所用罢了。

    前世的谢妩也确是个好哄骗的,老夫人一说让她选,她立刻便扯住杨氏的袖子斩钉截铁的要跟着她一起住。

    不过很显然,她的话并没有什么用,第二天一早,她还是被送回了翠竹院。

    倒是让杨氏逮着这个机会在她面前好好演了一出恶母夺女,婶母委屈求全的戏来。

    从那以后,她对陈氏就越发厌恶了。

    至于现在,她倒是想看看,没有她的配合,杨氏这出戏又该如何演下去?

    杨氏显然也没有想到谢妩会将‘球’踢到自己怀里。

    “弟妹。”一旁恍过神来的陈氏连忙眼巴巴的朝杨氏望了过去。

    “二婶。”谢妩也不甘似弱的又扯了扯杨氏的袖角。

    母女二人就这样将杨氏架了起来,杨氏一时间竟有些懵了,好在很快她就回过神来。

    “母亲,我知道既然大嫂回来了,妩姐儿便再没有住在我院里的理由了,我也没想过要霸着妩姐儿不放,只是我妩姐儿在我膝下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拿她当亲闺对待的,大嫂一说要将妩姐儿接走,我这心里……”杨氏看着老夫人,眼眶也红了起来。

    这些年她养着谢妩,对她比对媛姐儿还上心不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利用她来离间大房么?

    所以,她巴不得将谢妩送到翠竹院去,又怎么可能会拒绝陈氏。

    可现在她若开口让谢妩跟陈氏回去,依谢妩的性子,指不定以为是自己不要她,那岂不是要与她生出嫌隙来?

    “行了,就这么个院子,又不是见不着,就让妩姐儿搬回翠竹院吧。”最后还是老夫人一锤定音的发了话。

    杨氏面上一阵不舍,但最终却像是拗不过老夫人似的,只得垂首应了下来。

    “多谢母亲。”倒是陈氏一扫刚刚的局促和难堪,高高兴兴的给老夫人行了个礼。

    杨氏满面歉意的将谢妩的手拉了过来,“阿妩,其实你回到你母亲身边也好。这几年,二婶忙着候府琐事,总有疏忽顾不到你让你受委屈的时候,如今你母亲回来了,她定会好好护着你,断不会像二婶这样……”杨氏说着说着泪珠子便滚了下来,她忙松开抓着谢妩的手,黯然的背过了脸去。

    比起戏台上的戏子,其实这些深宅后院中的妇人更会演戏。

    就像现在这样,杨氏这一番话说下来,陈氏心里对她的愧疚岂不又深了几分。

    好在杨氏的戏前世谢妩已经看多了,所以这会她只是垂着头没有哼声。

    “弟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生照看妩姐儿的,断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陈氏当着众人的面信誓旦旦的向杨氏保证道。

    低着头的谢妩嘴角微不可觉的勾了一下。

    她是恨杨氏利用挑拨她对付大房,可若陈氏不曾将她扔在候府,丢给杨氏照料,杨氏又如何能挑拨利用她?

    幼年时她也曾无数次殷切的期盼过她会接她去宁夏团圆,可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好在,她早已不在是那个要糖得不到而彻底不再吃糖的谢妩了时间早已将她对陈氏期盼抹平。即便她知道陈氏心里有她这个女儿,也相信她时常惦记挂念自己,可最终,她还是及不过她的丈夫和儿子。

    她不是她心底最重要的那一个人。

    她很早以前就接受了这一点。

    谢妩的事既然定了下来,老夫人也不耐烦再看见陈氏这张脸,于是便挥手让她们全出去了。

    看着老夫人沉沉的吐了一口气,朱嬷嬷忙笑着走到她跟前蹲坐下去替她捏起腿来,“老夫人这是乏了么?要不要奴婢扶您去床上躺一躺。”

    老夫人侧眸睨了朱嬷嬷一眼,冷哼道,“你到是个心宽。”

    朱嬷嬷一笑,“奴婢这心宽不都是随了老夫人您吗?您不是常跟奴婢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呀管好自个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你这是在替她说话吗?”老夫人眉心微微一拧,面上稍有些不悦。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陈氏仍旧是插进她心口的一根怎么拔也拔不出来的刺。

    若是当年她肯老老实实呆在候府里学规矩也就算了,可她偏是个连女儿都可以狠心丢下的货色,以至于那一年候府几乎沦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这些年,整个候府循规蹈矩事事低调,好不容易让这件事从众人眼中淡忘了。

    可现下,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又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老夫人只觉得心口抽抽的直痛。

    “奴婢哪里是替世子妃说话,奴婢是心疼老夫人,怕您只是嘴上说的厉害,一扭头又尽心竭力的去指点世子妃。”朱嬷嬷笑着接口道。

    “你倒是会说,只不过就算我肯教她,她也未必肯听。”老夫人声音虽然还有些冷厉,但脸上却已然缓和了许多。

    哪怕她再厌恶陈氏,但只要她还是候府的世子妃,那自己便不能让她丢了候府的颜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