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06章 一语惊死人

    谢豫能从军中孤卒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被今上封为武安候,除了他那赫赫军功,还有与正宣帝自年轻时起积累的情份外,便是他足够的谨慎本份。

    他太清楚陷入党争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当年荣赫显贵如镇国公府,覆灭也不过一夕之间的事,更遑论没什么根基的武安候府。

    所以,圣旨一至宁夏,他便郑重的嘱咐谢峥此行须得慎重,轻易不要与皇子们走得太近。

    谢峥看着面前尚显稚嫩的少女,比起她的容色妩丽,更让人难以忽视的是她身边难得一见的沉静与冷清,这让他看着谢妩的眼神不自觉的便带了几分探究。

    她一个未出阁的少女,缘何会突然提起这个?

    而且,她怎么知道二弟约他去广聚楼喝酒?

    “想来,二叔定与父亲说过,这次圣上召父亲回京约莫是要补上那兵部侍郎的位置了。”谢妩无视谢峥眼中的探究继续镇定的开口道。

    谢峥越发诧异了。

    谢妩抿唇一笑,眉梢那颗泪痣将她衬得潋滟无比。

    “父亲这般迫不及待的与二叔去广聚楼,是要庆祝自己要继任兵部侍郎之位么?可陛下的圣旨可还未下了……”

    谢峥脸色瞬间冷淡下来,那即将要开口的话也被谢妩最后一句堵在了口中。

    谢妩当然看到了谢峥的神情,可是,她却恍若没看见似的,继续笑着道,“当然,二叔也有可能是好心,想着父亲多年未回京,与京中各位大人都生份了,想借此让父亲与各位大人联络联络感情。”

    就在谢妩说出那句话后,谢峰是不是以联络感情为由邀谢峥是广聚楼喝酒都已经不重要了。

    不论是妄图猜测圣意还是结党营私都是当今圣上的大忌!

    被谢豫亲自带养在身边,谢峥当然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人。

    谢峥目光沉沉,看着谢妩,心中震惊不已。

    连他都未曾想明白,更何况是谢妩,她如今不过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啊!

    “阿妩,你怎么会懂这些?”终于,谢峥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谢妩浓密纤长的睫毛垂了下来,掩去眸中的空洞与死寂。

    若不是前世被二房算计的那般惨烈,她又如何会从一个骄纵无知的少女,蜕变成一个冷血无情工于算计的女人。

    久久都没有等到谢妩的回应,谢峥终于长叹了一口气。

    他伸出手轻轻揉了揉谢妩的头顶,神情温和的看着她道,“罢了,今日也折腾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是,父亲。”谢妩垂首应了下来,恭谨的朝谢峥福了福身,随后转身出了屋子。

    谢妩一走,陈氏立刻便向谢峥走了几步,“峥哥,刚刚阿妩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陈氏出身扬州商户,家中富庶异常,她又是家中独女,自幼便受尽宠爱,但对于朝中及后宅这些弯弯绕绕却丁点没有该有的警觉。

    谢峥忍不住皱了皱眉,耳畔,母亲说的话忽地便响了起来——阿峥,我也不怕与你说实话,即便是到是今日,我依旧还是瞧不上你的媳妇!你瞧瞧她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哪有半点当家主母的风范!只是事到如今,从前的事我也不想再去计较,但你需得记住,她不在候府的这些年,候府从未成为他人口中的闲谈和笑资!

    “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见谢峥神情凝重,陈氏禁不住也有些慌了。

    难不成阿妩刚刚说错什么了吗?

    “没事。”谢峥摇了摇头,随后退后一步坐到了榻上。

    陈氏忽地松了一口气,就势也坐到了另一边,道,“没事就好,我刚刚瞧着你的神情着实不对,还以为妩姐儿说错话惹你不开心了。”

    谢峥抬眸看了陈氏一眼,唇角抿了抿,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即便他说了,她也未见得能懂。

    现下他疑惑的是,如果阿妩都能想到那些,那么一直浸淫在京中的二弟难道会想不到?

    而且,刚刚阿妩那一番话分明就不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能说出来的,可偏偏她却说了出来,要么,是她在二房那边听到了什么?要么,就是她根本就不像表面上看的那样是个骄纵又天真的姑娘。

    可她为什么要隐藏这一点了?

    “阿瑶,一会你让人递话给二弟那边,就说我今日乏了,改日再在家里设宴请那些大人喝酒。”谢峥思索许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对陈氏道。

    陈氏点了点头。

    对于谢峥的话她向来是唯命是从,也从来不问为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便立刻招来芜青让她去二房递话了。

    见她这么干脆,谢峥拧着的心也松了松。

    他拉过陈氏的手,神色郑重的对她道,“阿瑶,京中不比宁夏,你又是候府的世子妃,一言一行皆带表着候府的颜面,你……”

    “我知道,我明日会去荣华院给母亲请安,求母亲好好教导我,绝不会给候府,给峥哥你丢脸。”陈氏急忙站起来向谢峥保证道。

    早在回京前,桂嬷嬷便早早嘱咐过她这一点了。

    谢峥松一口气,伸手将陈氏拉到怀里,拥着她歉疚叹了口气道,“阿瑶,我并不是嫌弃你,我只是想你好好适应候府,适应候府世子妃这个位置。”

    陈氏红着眼眶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峥哥是为了我好。”

    这厢夫妻二人说着心事,那边谢妩已经回到了院子里。

    屋里早已收拾好了,清一色的黄花梨家具,尤其多宝格架子上摆放的那对白玉梅瓶,玉质细腻,光可鉴人,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见谢妩的目光落到梅瓶上,念月笑盈盈的道,“这白玉梅瓶是二夫人让拿来的,说是如今梅花开得正好,正好给姑娘插花用,也好给屋里添点喜气。”

    “二婶有心了。”谢妩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茶。

    做二婶的细致到关心侄女屋里有没有插画的瓶子,而生母那边却什么都没有做,比较起来,果然还是二房那对她更‘上心’啊!

    “姑娘,刚刚世子和夫人跟您说什么了?”见谢妩心情尚好的样子,念月忙又凑到她跟前状似好奇的问道。

    谢妩细长的眉尖微微一挑,她扫了一眼念月,眼角的余光又瞥见一旁默默替她归置衣裳首饰的觅月,而后微微一笑,“你问这个做什么?”

    念月讪讪的笑了两声,道,“奴婢就是好奇,见姑娘在屋子里呆有得些久,怕夫人说了什么让您不开心的话。”

    “她是的我母亲,说我什么也是应该,有什么不开心的。”谢妩瞥了一眼念月,不紧不慢的道。

    “是,这是自然,可……”

    “好了,我有些乏了,想要去床上躺会。”谢妩横了念月一眼,打断了她的话。

    她自幼便长在杨氏眼皮子底下,这些丫鬟自然也是杨氏的人,前世她会被杨氏设计坑骗,念月也是出力不少,只是眼下还不到除她的时候,便留着她让她再蹦跶几日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