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08章 商议堂会事

    因是知道谢峥一早进宫复旨面圣十有八九就要领了兵部侍郎一职。是以,用过早饭,谁也没有告退,都陪老夫人在暖阁中坐着。

    “母亲,大伯与大嫂常年不在京城,与京中的亲眷们都生疏了,这次回来,我想着不如选个日子办个堂会,也好联络联络感情。”杨氏笑着对老夫人道。

    “是该如此。”老夫人点了点头。

    “那媳妇一会回去便拟个单子给母亲瞧瞧。”杨氏笑着又道。

    “嗯。”老夫人淡淡的应了一声。

    谢妩瞥了陈氏一眼,见她垂首仍正襟危坐,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忍不住就微微皱了下眉。

    “母亲不谢谢二婶吗?”谢妩挑眉看着陈氏不冷不淡的道。

    陈氏一怔,反应过来忙转过脸满脸感激的看着杨氏道,“阿妩说的对,是我疏忽了。弟妹,多谢你替我们操心这些。”

    杨氏脸上无懈的笑容僵滞了片刻。

    即使她知道陈氏这个草包未必识破她的心思,可她这话说出来却像是明晃晃的在打她的耳光,每一个字都好像在告诫她,她才是候府未来的女主人,而她只是替她操心那些琐事罢了!

    老夫人也因陈氏这话意识到了什么,她微微皱了皱眉,转过脸对杨氏道,“一会你拟单子的叫上你大嫂,也让她记一记与候府往来的亲眷故友们,免得到时候丢了咱们候府的脸面。”

    杨氏心中虽然不愿,但面上却半点不显,反而堆满了笑意,声音清脆的应了下来,“媳妇省得。”说完,又转过脸笑盈盈的看着陈氏道,“一会少不得要上翠竹院叨扰大嫂了。”

    “不会不会,倒是麻烦弟妹走这一趟了。”

    “瞧大嫂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谢妩唇角微不可觉勾了一下。

    别瞧杨氏现在笑得可亲,心底下只怕早就气得要骂娘了。

    带陈氏拟单子是小,可若将来若是一步步让陈氏从她手里分权,甚至将整个候府的庶务全都从她手里揽走才是大事。

    况且,若是这次堂会上陈氏出了岔子,指不定老夫人以为是她故意没有教好陈氏的缘故。

    这分明就是一桩费力又不讨好的差事,可偏她还不能给拒了。

    杨氏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憋屈窝火的厉害。

    要是刚刚谢妩不多嘴提那一句就好了。

    这个念头才在杨氏心底一闪,她忙抬头便朝谢妩看了过去。

    一旁的谢妩接到她的目光,立刻便向她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

    “那二婶可要好好费心了,要知道母亲久不在京城,指不定连府里的人都认不全了。”谢妩细长的眉尖微微挑了挑,微翘的嘴角带着几分淡淡的讽刺。

    杨氏心底那丁点疑瞬间便被淹了下去。

    这丫头原是想在自己面前讨个好,可阴差阳错却偏让陈氏落了个好处,真是气人!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再更改的可能,还不若高高兴兴的应下这个差事,也好在老夫人跟前卖个乖觉,也让陈氏那个草包记她这点好处。

    杨氏向来心思活络,当下立刻便转了过来,笑着继续道,“母亲,那戏班子便请荣喜班如何?上次工部廖尚书家老夫人大寿,请的便是荣喜班,他家那个花旦叫万绮红的,那唱功,那身法,当真是一绝儿!”

    “那便听你的,定荣喜班吧。”

    这些小事,老夫人向来是由着杨氏拿主意的。

    “哎!多谢母亲。”杨氏高兴极了,眉角眼梢全带着沁人的笑意,仿佛老夫人答应了她什么了不得的事似的。

    谢妩勾了勾唇角,杨氏惯来会做些脸面功夫来讨老夫人欢心,可不得不说,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别人,都喜欢吃她这一套,比起来,她的母亲陈氏就……过于木讷了些。

    也难怪她即便占了候府世子夫人的身份却仍旧没有杨氏得人心。

    果然,老夫人也被杨氏的笑容感染,眼底也忍不住跟着溢出几分笑意来,打趣的看着她道,“你这泼皮猴子,也是个做娘的人了,还能有个正形么?”

    “那也是在您面前……媳妇知道母亲素来是最会疼人了。”杨氏眉眼弯弯,笑着凑上前揽住了老夫人的胳膊。

    老夫人嘴角动了动,正欲再说些什么时却见朱嬷嬷满脸喜欢快步朝她走了过来,“老夫人,世子跟二老爷回来了!”

    老夫人神色一喜,“这么快就回来?”

    “正是。”朱嬷嬷笑着应道。

    “到哪了?”老夫人下意识的朝门口探了探头。

    “已经往咱们院里来了。”

    朱嬷嬷刚一说完,外面便齐齐响起丫鬟行礼问安的声音。

    “奴婢请世子安,请二老爷安。”

    紧跟着,帘子一动,便见谢峥与谢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两人面上均带着笑意。

    “母亲。”

    “母亲。”

    两人齐齐上前给老夫人行了个礼。

    “快起来。”老夫人忙起身将两人都扶了起来。

    屋里其他人也跟着起了身。

    “老大,怎么样?陛下是怎么说的?”老夫人望向谢峥,即便她已尽力克制了,但脸上仍旧露出几分激动与期盼。

    “母亲,陛下让我领了左翊卫副将军一职。”谢峥拉着老夫人的手,声音因激动而微微有些颤抖。

    而老夫人更是因为他这一番话惊得眼睛都圆了,“不是补上兵部侍郎一职么?”

    “我也不知道,陛下问了我许多宁夏的事,还问起了父亲,后来便直接说左翊卫副将军之位空缺了许久,既然我回来了,便让我顶上去。”谢峥激动的道。

    一开始,他也以为陛下召他回京是要他补上兵部侍郎空缺,可万万没想到,陛下一开口竟让他领了左翊卫副将军一职。

    别说谢峥没想到,这满屋子的人,哪怕是谢妩也有没想到陛下会下这样一道旨意。

    她明明记得,上一世父亲确实领的是兵部侍郎一职。

    要知道,左翊卫副将军已空缺了六七年之久,陛下从来也没有露出要补上这个空缺的意思,就连太子与齐王也从来没打过这个位置的主意,不然也不会被谢峥这般突如其来的顶了上去!

    而且,她记得左翊卫副将军一职最后是落在了定国公府大公子陆深的手里。

    陆深领职的时候是正宣三十五年,而现在是正宣三十一年。

    究竟是什么让正宣帝忽地改了主意,竟将谢峥安插到那个位置了?难道是因为谢峥并没有出现在广聚楼与齐王的人接触,让正宣帝以为他不意陷于党争之中值得信任……

    可偏生正宣帝是个最多疑的帝王,不可能仅因为谢峥没有去广聚楼赴宴便信任他。

    必竟,左翊卫副将军这位置可实在是太重要了!

    左翊卫素来肩负守护皇城的责任,不是正宣帝信任的人他是绝对不可能放到这个位置上的,否则也不至于空了这么多年。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正宣帝做了这个决定?

    谢妩心中讶异不已,不过比起这些,她更多的是由心的欢喜。

    这一世,终究与前世有所不同了。

    老夫人一听谢峥这话,脸上的激动再也掩饰不住了。

    她双手合十,激动的连声道,“阿弥陀佛,皇恩浩荡。老大,等明日你正经领了职可记得要进宫向陛下谢恩才是。”

    虽然左翊卫副将军与兵部侍郎同是三品,但左翊卫副将军手底下握着的是实实在在的兵力,比起头顶压着兵部尚书,下面又有兵部郎中掣肘的兵部侍郎,左翊卫可不止好了一星半点啊!

    也难怪老夫人那么激动,就是谢峥自己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母亲放心,儿子省得的。”

    “好好好,咱们坐下说。”老夫人满面笑意的拉着谢峥的手,与他一同坐到榻上。

    “母亲,大哥领了左翊卫副将军一职是咱们候府的大喜事,咱们可要好生庆祝一番才是!”谢峰一边落座一边笑着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弯唇一笑,“你媳妇刚刚便同我说过了,说要选个日子在府里办个堂会,也好让你大哥与京中的亲眷故友们亲近亲近,正好现在又领了职,这堂会必定要办得风风光光才是!”

    谢峰一笑,看向杨氏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温柔,“阿蕊向来想事想的周到。”

    被谢峰这么一看,杨氏瞬间羞红了脸,神情难得带了几分女儿家的娇羞,她瞄了一眼谢峰,娇嗔的道,“当着娘的面,老爷说什么了。”

    谢峰抿唇一笑,也不作答,只情意缠缠的盯着杨氏不放。

    一旁的陈氏瞧着这一幕,心底不由自主的便生出几分羡慕来。

    “老二说的对,你做事一向细心周到,这次堂会的事万不可以有疏漏,你还要多多费心才是!”老夫人也顺着谢峥的话道,末了,眼角的余光忍不住又往陈氏身上扫了扫。

    “母亲放心,媳妇一定将此事办得妥妥贴贴的。”杨氏起身笑着向老夫人福了福,语气轻快的向老夫人保证道。

    “母亲,阿瑶她……”

    “我已经让你二弟妹拟堂会的时候带上你媳妇,你且放心,这候府没人委屈你媳妇!”老夫人没好气的打断谢峥的话道。

    谢峥一笑,“母亲,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让您多留阿瑶在您身边侍候,也好让她替我向您尽尽孝心!”

    老夫人斜睨了谢峥一眼,冷哼一声,终究没有驳了谢峥的话。

    朱嬷嬷说的对,哪怕她再不喜欢陈氏,看在儿子与孙子孙女的份上,她怎么着也得给她三分脸面!不好过份刻薄了她去,否则,伤了儿子的心就得不偿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