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09章 敲打小丫鬟

    从荣华院出来,杨氏就亲切的将陈氏拉去了汀兰院。

    谢旭则同二房的两个哥儿拉着去了园子里,说是要打雪球,谢媛也蠢蠢欲动,却见谢妩神色恹恹,一副提不起兴致的模样,只得退而求其次,拉了比她小二岁的庶妹谢娴去园子里找几个哥儿去了。

    谢妩一个人悠悠踱着步回到了自己屋里。

    “姑娘,昨个儿您没睡好,要不,奴婢服侍您去床上再躺一会。”念月见谢妩神情疲惫,机灵的开口道。

    谢妩点了点头,由着她替自己卸了发饰又褪了身上的袄子,就在她搀扶谢妩上床的时候,谢妩忽地道,“我一会醒来想吃桂芳斋的桂花糖,蒸栗粉糕还有帽儿胡同的脆皮烤鸭。”

    “那奴婢一会让桑枝去给姑娘买回来。”

    “不,你亲自己去。”

    念月脸上盈盈的笑意一下僵住了,“姑娘……”

    “还愣着做什。”谢妩冷冷的看着念月,打断了她的话。

    念月嘴角撇了撇,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她身为姑娘的贴身大丫鬟,素日里除了照顾姑娘的起居外便什么都不用做,比寻常人家的姑娘还金贵一些,可现在,姑娘竟然让她做这些小丫鬟的活计。

    丢脸便不说,那桂芳斋在城南,帽儿胡同在城北,一来一回少不得便要一个时辰,再加上一边几日的大雪,路难走不说,还又冷又冻。

    想到这里,念月心里更不乐意了。

    “姑娘……”

    可她刚一开口,谢妩立刻便冷笑一声将她未出口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怎么,我是使唤不动你了么!”

    谢妩这话说的极重,再加上她神色清冷如霜,即便念月满心的委屈,但终究还是不敢再放肆推辞下去,只得含泪应了,捂着脸飞奔出了屋子。

    而这一切发生不过片刻,一旁守的觅月也被谢妩这突如其他的冷厉给惊着了。

    要知道,念月是姑娘跟前最得脸的大丫鬟,姑娘素来很是惯着她,今个儿也不知是怎么了,怎么忽然间便发落了她。

    想到这里,觅月心里一阵发虚。

    “你过来侍候我穿衣吧。”谢妩扫了一眼垂首不语的觅月,随即沉声道。

    不是要准备睡了么?怎么又要穿衣?

    觅月满心疑窦,可当她触到谢妩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心口一跳,立刻反应过来,忙应了一声,“是。”而后,便跑过去服侍谢妩重新穿好了衣服。

    “去准备纸和笔来。”谢妩又开口道。

    “是。”这次觅月毫不犹豫的便应了下来,随即便折身去找纸笔了。

    谢妩看着觅月的背影笑了笑,随即走到外间的暖榻上坐定。

    觅月很快便将纸笔捧了过来,并将纸笔一一摆放在暖榻上的小几上,随后半跪在一旁小声对谢妩道,“姑娘,奴婢给您研墨。”

    谢妩唇角一弯,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还算是个识趣的丫头,也难怪最后能在杨氏的手底下全身而退。

    谢妩先在脑中过了一遍京中有哪些与候府交好的人家,然后按亲疏远近一家一家例了出来。

    这边写完,又重新拿了一张纸将京城中的权贵功勋们也例了出来,末了,又将他们的姻亲同窗关系也一一写了出来,最后想了想又在旁边批注了哪些人与哪些人不和,哪些人又与哪些人交恶。

    总之,这单子写得十分详尽,林林总总下来,竟足足写了十来张纸,几乎耗了小半个时辰。

    而这些,她全程没有避讳过觅月,以至觅月握着墨绽的手几乎抑制不住的发抖。

    虽然她认识的字不多,但也约莫能看出来姑娘是写的是京中勋贵们的名单,而且看这书写的页数,只怕满京城的勋贵名单全都在这单子上……

    再联想到姑娘刚刚将念月支走,觅月心里突突的直跳,一时间竟猜不出姑娘将她留下来究竟是何用意?

    她总不见得比念月还得姑娘信任?

    好不容易谢妩搁了笔,她慌忙放下墨绽退到一旁,头垂得带低了,眼睛半点都不敢往那小几上瞟。

    谢妩细长的眉尖轻轻一挑,她微微侧了侧身子,右手搁在旁边的靠枕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觅月道,“觅月,你可识字?”

    一股寒意陡然间便从脚底冒了出来。

    觅月‘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低头扶在地上,颤着姑娘喊了一声,“姑娘……”

    谢妩轻笑一声,道,“不过是问你一句识不识字,你这是做什么?”

    “姑娘,奴婢,奴婢……”

    “看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谢妩笑了一声,她微微顿了一下,而后又接着道,“那不若这样,我换个一个问题,你,究竟是谁的奴婢?”

    “奴婢自然是姑娘的奴婢。”觅月想也不想便跪伏在地上道。

    久久,头顶都没有声音响起。

    觅月心里越发慌了。

    终于,那道清脆的嗓音终于响了起来,“是与不是,相信很快便能见分晓了。”

    觅月心里‘咯噔’一声,还未反应过来,却听见谢妩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将桌上的东西收起来吧。”

    “是。”

    觅月顾不得想刚刚谢妩那话竟究竟是何用意,她慌忙起身,而后利落的将桌上的笔墨收了起来,又找了个匣子将谢妩刚刚拟的单子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姑娘。”她捧着匣子小心翼翼的朝谢妩看了过去。

    谢妩点了点头,撑着榻上的小几就站了起来,“走吧。”说完,就抬脚朝门口走了过去。

    觅月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捧着匣子快步跟在了谢妩后头。

    不管姑娘是不是信任她,但既然姑娘眼下肯用她,想必是愿意给她机会的,只要她好好把握住……

    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总觉得姑娘病了一场后与以往不同了……

    陈氏果然已经回来了,她坐在榻上认真看着杨氏誉抄给她的单子,就连谢妩进来也没有发现,还芫青推了推她她才惊觉谢妩来了。

    “阿妩,你怎么来了?”陈氏忙站起来。

    谢妩没有回答陈氏这话,而是将目光移到陈氏放到一旁的单子上。

    “哦,这是刚刚你二婶拟的堂会单子,我誉抄了一份回来,阿妩,你要看看吗?”见谢妩目光落在那单子上,陈氏忙道。

    谢妩点了点头,随后坐到暖榻另一边,伸手接过陈氏递来的单子低头便看了起来。

    靠前的几个都是武安候府的姻亲,比如老夫人的外家东平伯府,还有谢妩姑母所嫁的定国公府及杨氏的娘家永宁伯府,而后紧跟着是与候府二房走的近的人家及谢峰在吏部的同僚……

    谢妩笑了笑,将手中的单子递还给陈氏,淡笑着对她道,“这些母亲都记下了。”

    “记是记下了,只不过……”陈氏看了看谢妩,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将心里的那些话同她说。

    “只不过母亲记住了名字,却没有办法将名字对上脸。”谢妩笑着将陈氏未说出口的话接了过来。

    被自家女儿看破了心思,陈氏脸上未觉有些挂不住了,她紧紧的拽了拽自己手里的帕子,用力的挤出一抹笑,“必竟我多年不在京城……”

    后面的话陈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即便母亲能将名字跟脸对上,可京城勋贵人家后面那些弯弯绕绕母亲只怕也是两眼一黑吧。”谢妩淡笑着又道。

    陈氏拽着帕子的手更紧了。

    谢妩却斜睨了觅月一眼。

    觅月立时会意过来,忙上前将手中捧着的匣子放到小几上并打开。

    “看看吧。”谢妩淡淡的挑了挑眉。

    陈氏看了眼谢妩,而后伸出手将匣子里的纸取了出来。

    只一眼,陈氏的眼珠子都直了。

    “姑娘,这,这是……”就连一旁的芫青也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比起二夫人那只有人名的单子,大姑娘送来的这些单子简直详尽到发指!

    “左不过是我闲着无事写的,你若得空便多看看。”谢妩没什么表情的道。

    怎么可能是闲着无事写的,这对刚从宁夏回来,对京城两眼抹黑的陈氏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阿妩……”陈氏声音微微颤抖,眼眶都红了。

    这次,她终于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阿妩对她的用心。

    她心里还是挂念她这个母亲的。

    “这次堂会,来的人只会比二婶单子上拟的人多。又值父亲领了左翊卫副将军一职,来与母亲攀关系亲近的夫人更会只多不少,母亲若不想在人前露怯,丢了候府的颜面,最好去祖母那说些软话,让祖母将朱嬷嬷派来好生指点你。”谢妩看着陈氏继续道。

    虽然,她早已对陈氏抛下她的事释怀了,可若要她像旁的女儿亲近母亲那样亲近陈氏,她却是做不到的……

    她从来也没什么机会在父母膝下撒娇卖痴。

    “夫人,姑娘说的极是,堂会上诸事繁多,二夫人指不定什么时候便被什么绊住了,若是朱嬷嬷能跟在夫人身边指点,那夫人应对起来也便轻松多了。”一听谢妩的话,芫青也连点附和道。

    芫青深知陈氏对老夫人的畏惧,生怕她一时想岔,不肯去老夫人跟前要人。

    陈氏看了看谢妩,又看了看芫青,脑中又想起昨晚谢峥对她说的那番话,终究还是咬着牙下定了决心,“我明个请安的时候便同母亲说这事。”

    谢妩抿了抿嘴角,随后站起身来,“母亲若无其他事,我便先告退了。”

    “啊,你就要走了,不再坐坐吗?”陈氏也忙跟着站了起来。

    “就不打扰母亲了。”谢妩淡笑着拒绝了。

    陈氏绞了绞帕子,想张嘴留人,支吾了半晌,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这些单子……”谢妩不放心的又朝单子上看了一眼。

    “姑娘放心,这些单子奴婢会仔细收捡好,绝不轻易让人瞧了去。”芫青朝谢妩福了福,坚定的接话道。

    谢妩笑了笑,“无妨,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东西。”

    即便是被瞧见了也没什么,她写的那些东西都是明面上能打听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