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11章 话中的深意

    第二日去荣华院请安的时候,陈氏果真向老夫人张嘴要人。

    “母亲,这次堂会事关候府颜面,媳妇久不在京城,自知自己礼仪规矩都有所欠缺,所以想劳烦母亲这几日多教教我。”

    老夫人眸中闪过一丝惊愕,她不动声色的扫了陈氏一眼,而后冷着声音道,“你以为这礼仪规矩是几日就能学会的?”

    而一旁的杨氏就更吃惊了。

    原本她还想着再过几日,等陈氏着急上火,她再出面向老夫人恳求,求她将朱嬷嬷指到陈氏身边指点指点她,这样一来,既得了陈氏的感激,又可以在老夫人面前卖个好。

    可现在,陈氏竟然自己主动提出来?

    她不是向来最惧老夫人么?在老夫人面前向来连句完整的话都不说不出来,可今天是怎么回事,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好像是摸着老夫人性子说的!

    “母亲说的是,从前是媳妇懈怠了,以后媳妇定会在这礼仪规矩上多下功夫,可是现在……”陈氏怯生生的抬起头,满脸祈求的往老夫人看了过去。

    老夫人冷哼一声,脸虽然还沉着,但却是转过脸对一旁的朱嬷嬷道,“这些日子你便跟着老大家的,有什么错处便只管指出来,别让堂会那日让旁人看咱们候府的笑话!”

    “是。”朱嬷嬷自然应了下来。

    “多谢母亲。”

    陈氏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就瞥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站着的谢妩。

    老夫人又问了一些关于堂会的事,而后便挥手让他们都告退了。

    出了荣华院,杨氏便拉着陈氏笑盈盈的道,“还是大嫂想的周到,母亲身边的朱嬷嬷最是细心周到的一个人,这次堂会我也少不得要朱嬷嬷帮着我打点些琐碎,到时候大嫂可千万别不放人啊!”

    “不会不会,也是峥哥提醒的我,不然我也万万不敢在母亲面前开这个口。”陈氏垂了垂眸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杨氏眸子微微一动,唇角的笑意越发、漂亮了。

    原来是谢峥的主意。

    刚刚在荣华院,她瞧着陈氏老往谢妩身上瞟,还以为是谢妩……

    想起谢妩,杨氏下意识的就朝谢妩看了过去,却见她虽跟在陈氏身边,但仍旧一副疏冷淡漠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多了。

    “阿妩,这次堂会我请了锦绣坊的师傅过来,到时候让他们给你量量,多做几套衣裳!我家阿妩现在可是个小大人了,可得打扮得漂亮一点才是。”杨氏笑意盈盈的看着谢妩亲昵的对她道。

    谢妩原本清淡的眸子忽地一亮,嘴角也弯起一抹笑意来,“多谢二婶。”

    杨氏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和陈氏又说了几句话便领着丫鬟袅袅婷婷的走了。

    杨氏一走,陈氏自然也就带着谢妩回了翠竹院。

    难得的是,谢妩这次并没有扔下陈氏回自己的屋子,反而跟在陈氏进了正房。

    看着谢妩的背影,念月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她小声对旁边的觅月嘀咕道,“姑娘这又是怎么了?”

    觅月神色复杂的看着念月一眼,轻轻扔下一句,“咱们只管跟着姑娘就是,问那么多做什么。”说罢,就快步跟在谢妩身后进了屋。

    她也没问什么呀!

    念月拧着眉,想着昨个她跑了大半个京城才将姑娘要的东西买回来,结果姑娘一句没胃口便将她打发出去,她胸口就憋闷得的很。

    “我在这里等朱嬷嬷。”

    像是知道念月心中疑惑似的,谢妩一坐下来便冷冷的道。

    念月心中的困惑一下便散去了。

    是了,老夫人指了朱嬷嬷这几日陪在世子夫人身边指点,而姑娘小时候是在朱嬷嬷跟前长大的,自然是跟朱嬷嬷有些情份的。

    在正房坐了没多久,小丫鬟便进来禀告说朱嬷嬷来了。

    “奴婢给世子夫人请安。”朱嬷嬷端端正正的给陈氏行了个大礼。

    “嬷嬷快起来。”陈氏忙起身亲自将她扶了起来,黑亮亮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与感激。

    她是真的感激朱嬷嬷。

    不仅是因为今日她来翠竹院指点她,更因为从前她对谢妩的照顾。

    “嬷嬷。”谢妩也起身微笑朝朱嬷嬷喊了一声。

    她至今还记得,前世她被关在屋里一心求死之际,是朱嬷嬷买通了看门的婆子,一遍遍哭着喊她的名字,让她拿着银子逃出去好好活着。

    尽管最后她并没有逃出去,可这些情份,她却是永远刻在心里的。

    “姑娘大了。”朱嬷嬷一边说着一边也朝谢妩福了福。

    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女儿的缘故,所以,对曾寄养在荣华院一段时间的谢妩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怜爱。

    谢妩笑了笑,“是,这些年多谢嬷嬷照顾。”说着,她侧身向朱嬷嬷施了个半礼。

    “姑娘快别这样,这些原本便是奴婢的本份。”朱嬷嬷忙上前制止谢妩,眼中更是掩不住的闪过一丝诧异。

    自从姑娘被二夫人接到汀兰院后对她便早没了从前的亲近,更因着老夫人的缘故,对她也是疏远避忌着,今个儿是怎么了?

    “嬷嬷,母亲这里还望你多多费心。”谢妩握着朱嬷嬷的手,郑重的看着她道。

    朱嬷嬷一怔,随即迅速回过神来,郑重的对谢妩道,“姑娘放心,奴婢本就是老夫人遣来特意照顾世子夫人的,对世子夫人自然会尽心尽力,绝没有推辞的道理。”

    谢妩浅然一笑,“我知道,多谢嬷嬷。”

    “不敢。”朱嬷嬷垂首朝谢妩福身道。

    从正院出来,念月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追上了谢妩道,“姑娘,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夫人的么?怎么刚刚还要特意交待朱嬷嬷好生照顾夫人呀!”

    谢妩脚步一顿,细长的眸子轻轻的朝念月扫了过去,唇畔也跟着掠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是谁跟你说我不喜欢夫人的?”

    被谢妩细长的眸子一扫,又听出她话中的冷意,念月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望着谢妩喊了声,“姑娘……”

    “念月,你知道你这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夫人,她可是我的生母!”谢妩的眼神更冷了,冰冷中还带着几分狠厉。

    念月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被谢妩眼神一扫,脚一软,‘噗通’一声便跪到了地上,“姑娘,是奴婢说错话了,求姑娘瞧在二夫人的份上宽恕奴婢这一回。”

    看着伏在地上的念月,谢妩冷冷一笑,眼角的余光漫不经心的扫过一旁默不作声垂着头的觅月,“念月,不是每一个错事抬出我二婶便会不了了之的,有些事,即便是二婶她也未必护得住你!”

    觅月不知道跪在地上的念月有没有听出谢妩这话中所指,她现下只觉得汗湿夹背,一颗心更像是被泡在冰水里似的,冷得她浑身发抖发颤。

    “姑娘……”念月眼眶‘腾’的一下红了,委屈的泪珠子也滚了出来。

    “起来吧。”谢妩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将目光从觅月身上收了回来。

    这番话她本就不是说给念月听的,自然也就无谓她是不是听懂。

    至于觅月……

    谢妩细长的眉尖轻挑了挑,很显然,她是听懂了。

    念月抽抽噎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虽然她刚刚是说错了话,可姑娘那些话却也太过了,一点情面也不给她留。

    “你以为我让朱嬷嬷盯着夫人规矩是为她好?”谢妩只瞟了一眼念月立刻便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于是笑着又对她道。

    念月抬起头朝谢妩望了过去。

    难道不是吗?

    “朱嬷嬷可是祖母的人,若夫人有一丝懈怠,那祖母那边……”谢妩看着念月意味深长的笑了。

    念月眼睛一亮。

    谢妩却懒得再理念月,抬脚便从她身边跨了过去。

    而后几日,谢妩除了每日去荣华院请安大多时候都呆在自己屋子里,正院那边却是一步也没有踏足,这更让念月坚定的相信谢妩心里并没有陈氏这位母亲,所以,去杨氏那回话的时候少不得也将谢妩这几日的举动说了出来。

    陈氏虽性子懦弱,但也不是个蠢笨的,朱嬷嬷用心教,她便用心学,遇到不懂的也舍得下面子虚心请教。

    所以,几日相处下来,哪怕不看在谢妩的面前,朱嬷嬷对陈氏这位世子妃也是升出了几分好感。虽说不至于在老夫人面前替她说好话,但也会挑着她勤奋肯学这一点禀告老夫人,这其实也算是间接在老夫人面前替她刷好感。

    当然,这些也是谢妩一早就料到的。

    所幸杨氏忙着堂会的事,她想借着这场堂会在众人面前出头,少不得就要多费许多心思,自然便顾不得来翠竹院查探,而念月递去的消息又于她有力,所以,自然也就顾不得来翠竹院捣乱。

    眼看着离堂会只有两日功夫,杨氏也终于抽出空来往翠竹院走动了。

    同念月说的一样,谢妩果然不在正院里,陈氏则正在聚精会神听朱嬷嬷跟她讲堂会上该注意些什么。

    “嫂子。”杨氏笑盈盈的踏进来打了声招呼。

    “弟妹。”陈氏也笑着站起了身。

    杨氏浅然一笑,“朱嬷嬷也在呀。”

    “二夫人。”朱嬷嬷上前与杨氏见了个礼。

    “大伯母。”谢媛也乖巧的上前跟陈氏打了个招呼。

    “好孩子,快起来吧。”陈氏笑着上前扶起了谢媛。

    杨氏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才笑着又对陈氏道,“这几日我忙着没来大嫂这走动,大嫂可千万别见怪。”

    “怎么会,我知道弟妹忙着堂会的事,也怪我帮不上忙,弟妹别见怪。”陈氏微笑着道。

    杨氏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仍就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我也是瞎折腾。对了,大嫂,我这次来是给妩姐儿送衣裳的。咦,妩姐儿了?”

    “阿妩这几日都在屋子里……芫青,你去将大姑娘叫过来。”陈氏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