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12章 起了红疹子

    谢妩一进屋,杨氏立刻满面笑意的朝她招了招手。

    “妩姐儿,快来二婶这。”

    “大姐姐。”谢媛也蹦跳着跑到她身边一把将她的手拉了过来,圆圆的脸上梨涡绽放,一副与她十分熟稔亲昵的样子。

    谢妩笑着与谢媛一同走到陈氏与杨氏跟前,分别给两人行了个礼,“母亲,二婶。”

    “大姐姐,锦绣坊将衣裳做好了送过来,母亲一拿到便说要先给大姐姐送来。”谢媛笑盈盈的道,眼角眉梢全是掩不住气的喜气。

    杨氏身边的丫鬟立时便捧着托盘走到谢妩跟前福了福。

    托盘上流光溢彩,谢妩只瞧了一眼便认出那衣裳是用京城时下最流行的浮光锦做的,一匹便要价五十两白银,再加上锦绣坊绣娘的手艺,杨氏这次还真是正足了血本。

    看来,这次她是沾了谢媛的光。

    必竟,谢媛也到了在各位夫人跟前露脸的年纪。

    “谢谢二婶。”谢妩笑着垂下了眼帘。

    “快别谢了,先瞧瞧喜不喜欢吧。”杨氏笑着示意丫鬟将衣裳展开。

    藕粉色绣兰草的上衣,淡黄色的八幅裙,绣工精致,样式新巧,一瞧便是用了心的,只是比起热烈夺目的大红色,这个颜色倒底黯淡了些。

    为了衬出谢媛,又不至于让旁人说闲话,杨氏也算了费心了,只可惜……

    谢妩瞧了一眼身形圆润还似个孩子的谢媛,嘴角忍不住溢出几分笑意。

    只可惜谢媛不争气,模样虽生的讨喜,可身形却没抽条跟个孩子似的,任谁瞧着也不会那方面想,杨氏未免也太着急了些。

    不过谢妩转念一想,想想陆湛的年纪,杨氏却是不能不急。

    “二婶费心了。”谢妩抬起眸子,嘴角含笑,眼角的那颗泪痣衬得她容色妩丽异常。

    杨氏看着这样的谢妩,胸口一滞,心里莫名的便生出几分烦躁,丫鬟手里捧着的那套衣裳也跟着刺眼起来。

    谢妩这样的容色,即便是颜色黯淡一些的衣裳只怕也是压不住!偏生她的阿媛年岁尚小,身形还未长开,在她面前无论怎么比总是吃亏!

    若是能有个法子让她那天不出现在堂会便好了!

    杨氏心里忽地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当天夜里,一个小丫鬟借着夜色偷偷摸进了谢妩的院里,并将手里的一包药粉塞到了念月手里。

    念月起先有些不愿意,但那小丫鬟当时脸便沉了下来。

    “念月姐姐可别忘了自个的主子究竟是谁!做与不做,全在姐姐自个,不过……”小丫鬟冷笑了几声,然后也不待念月答话,头一扭转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念月用力捏了捏手里的药粉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药粉收了起来,然后咬了咬牙便转身回去了。

    院里,几个小丫鬟正坐在廊角处翻花绳。

    “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们几个还在这混闹,姑娘了?”念月冷着脸呵斥几人道。

    “姑娘去夫人那边用膳了,约莫再有一会功夫便回来了。”其中一个小丫鬟怯声声的应道。

    “既是如此,还不快将热水备好,一会姑娘回来正好沐浴洗漱。”念月又道。

    “是。”几个小丫鬟齐齐应了下来,然后哄的一下便散了。

    念月松了一口气,她摸了摸腰间处藏着的药粉,然后抬脚进了谢妩的屋子。

    谢妩在正院用完膳回来,刚踏进屋子,念月便笑着迎了上来,“姑娘回来了,奴婢已经命人将热水备好了,姑娘可以沐浴洗漱了。”

    谢妩瞟了一眼念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念月心中本来就有鬼,见谢妩这般盯着她,当下心里便忍不住的发虚发慌,但好在,很快谢妩便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

    “你有心了。”谢妩淡淡扔下一句,然后便起身朝内室走去。

    念月深吸一口气,随后迅速抬脚跟了上去。

    屏风后面,偌大的浴桶里盛满了热水,水面上铺着一层灼灼红梅花瓣,蒸腾的水汽和着沁人的梅香在屋中弥漫开来。

    念月抢先一步走到浴桶前,她伸手往木桶里探了探,然后转过脸笑着对谢妩道,“姑娘,水温正好。”说罢,她又走到谢妩跟前福了福身,又接着道,“姑娘,奴婢替您更衣吧。”

    “不必了,让觅月进来吧。”谢妩轻轻一笑,细长的眸子扫到念月朝她伸过来的手上。

    若换作寻常,念月心里定会不舒服,不少得还要在谢妩面前辩驳几句,可今个儿……

    念月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那盛满热水的浴桶,心里一个激灵,当下便迅速将手收了回来朝谢妩福了福,道,“那奴婢这便去喊念月进来。”

    说完,她也不敢抬头去看谢妩,转身便穿过屏风出去了。

    谢妩浅然一笑,她抬脚走到浴桶前,撩起袖角往手往热水里晃了晃,随后,她抬起手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

    觅月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蒸腾的水雾间,穿着嫩黄色缠枝花卉锦缎长身交领袄的女子,眉眼妩丽,葱白的指尖触在樱红的唇角,唇角处有清浅的笑意漾了出来,衬得她整个人妩丽如仙境中走出的神女,当真是瑰丽异常。

    “姑娘,奴婢侍候您沐浴。”觅月走到谢妩跟前朝她福了福。

    谢妩笑了笑,细长的眉尖轻轻挑了一下,波光潋滟的眸子似有什么在跳动。

    最后,觅月只听到她清冷的嗓音带着几分戏谑,几分冷意的响了起来。

    “不必了。”

    子时的时候。

    谢妩的闺房里忽地传来一声凄厉的响声,紧跟着值夜的小丫鬟便神色慌张的跑了出来。

    念月自然也听到了声响,于是,她慌忙赶到了谢妩的床前。

    “姑娘,您怎么了?”念月满脸担忧的道,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要去掀开面前的床帘。

    “滚!”回应她的是谢妩冷戾又暴躁的声音。

    念月脖子一缩,瞬间便将探出的右手收了回去。

    很快,陈氏便领着芫青匆匆赶了过来。

    “滚!都给我滚出去!”回应陈氏的同样是谢妩凄厉带着哭腔的声音。

    陈氏急得眼眶都红了,声音里带着一股浓浓的哭腔,“阿妩,你别怕,大夫马上就来了,先让母亲看看你可好!”

    她头发也梳,就随意披着一件墨绿色的斗篷,显然是听到消息急急赶过来的。

    “我不要,大夫了,大夫来了没有!”谢妩凄厉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陈氏急得在原地直跺脚,“芫青,快,快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再使人去催催!”

    芫青脸上也是急得不行,可是,她却比陈氏沉得住气多了,“夫人,这一来一回也要费些时间,只怕没那么快,奴婢记得朱嬷嬷是懂一些医理的,不如请她先来给姑娘瞧瞧。”

    明日便是堂会,为了保险起见,这两日朱嬷嬷除了早上同陈氏去荣华院给老夫人请安外便一直是宿在翠竹院的,这会叫她过来实在是最容易不过的。

    陈氏很快也想转了过来,“那还等什么,快去请朱嬷嬷。”

    “奴婢刚刚已经使了小丫鬟去请了,这会约莫也快到了。”

    像是回应芫青这话似的,她前脚话音刚落,后脚朱嬷嬷便快步走了进来,“怎么回来,大姑娘是怎么了?”

    “嬷嬷,我痒,我浑身痒。”听到朱嬷嬷的声音,谢妩带着哭腔的声音立刻便响了起来,紧跟着,床帘微微一动,从里面探出一截胳膊。

    朱嬷嬷往前一步,定眼一瞧,却见那雪白的胳膊上遍布红色的小点,上面还有几挑抓出来的血痕,还冒着殷红的血珠子,这情形甚是恐怖,朱嬷嬷只瞧了一眼便大惊失色,慌忙一把握住那只手,又是焦急又是心疼的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陈氏就更惊恐忧虑,当下泪珠子便不断滚落了下来,嘴里不停喃喃的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了……”

    “嬷嬷,我痒。”谢妩呜咽的哭了起来,随后她想将手从朱嬷嬷手中抽出来却被朱嬷嬷用力按住。

    “姑娘,不能抓,不能抓,若是破了皮以后留疤就不好了。”朱嬷嬷按着那只手柔声劝道,说完这些,她忙转过脸对陈氏道,“夫人,你先让人找着冰块让姑娘敷着,不然姑娘难受起来只怕更要遭罪。”

    “是是是,芫青……”

    “奴婢这便去。”芫青飞快的朝陈氏行了个礼,然后连走带跑的奔出了屋子。

    这一夜,翠竹院里乱成一团。

    谁也没有注意到念月偷偷溜出了翠竹院,又偷偷溜了回来。

    等谢妩服了大夫开好的药,众人各自散去,翠竹院再安静下来时已是丑时。

    而原本在众人眼中已经睡熟的谢妩却正披着火红色的斗篷半倚在榻上,手中捏着的翡翠珠串青翠欲滴,衬得她嘴角的笑意潋滟中带了几分幽冷。

    而比她笑意更冷的是她口中轻飘飘吐出来的话。

    “委屈吗?”

    觅月伏在地上,双眼通红,“奴婢不敢。”

    谁能想到全身过敏起红疹子的人是她而非谢妩了。

    谢妩轻笑出声,重新调整了一个姿势,随后继续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