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14章 好戏开场了

    谢妩的姑母,武安候府的姑奶奶谢敏,乃是定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定国公府作为惟一仅存于世的国公府,在大魏朝的勋贵中是峰顶一般的存在!

    所以,即便谢敏是继室,膝下只有生有一女,但却没有不长眼的敢在她面前提这一碴。

    更别论她还有宁安公主这个妯娌,嘉仪郡主陆容就是宁安公主所生。

    而与她一同进来的永宁伯夫人则是杨氏的生母。

    众人各自见了礼后便纷纷落座。

    谢敏自然坐在了老夫人身边。

    “阿容见过老夫人。”陆容笑着上前给老夫人见了个礼。

    她生的清丽,虽贵为郡主,但从不摆郡主的架子,这两年又时常跟着谢敏出入武安候府,别说老夫人喜欢她,武安候府的姑娘也喜欢亲近她。

    老夫人笑着将陆容的手拉了过来,“都说女大十八变,如今瞧着郡主,越发觉得像宁安公主了。对了,宁安公主可还好?”

    提到宁安公主,陆容眸底闪过一丝黯淡,但她仍旧微笑着对老夫道,“母亲还同以前一样。”

    老夫人拍了拍陆容的手,极轻的叹了一口气。

    “外祖母眼里就只看得到二姐姐吗?”这时,一道娇俏的声音插了进来。

    老夫人呵呵一笑,伸手将陆宜扯到了怀里,“瞧瞧这小人儿,年纪不大,醋却喝了不少,可别是将你们国公府的醋全偷着喝完了,不然,我这怎么闻着全是一股子的酸味呀!”

    满屋子的人都被老夫人这话逗笑了。

    “外祖母!”陆宜娇嗔的喊了一声,然后整个脸都埋进了老夫人的怀里。

    众人笑得更欢了。

    “母亲你快别说了,再说下去,我怕咱家宜姐儿今个就赖你怀里不敢出来了。”杨氏也笑着打趣道。

    “好了好了,都别逗宜姐儿了。”眼见陆宜脸上挂起了绯红,老夫人笑着止住了这个话头,转过脸对含笑的谢敏道,“书哥儿了?你怎么没带他一起过来?”

    “书哥儿功课没做完,深哥儿便将他留在府里不许他过来。”

    “书哥儿还小,深哥儿对他未免也太严厉了些。”老夫人笑着道。

    谢敏点了点头,而后,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忙又老夫人道,“倒是湛哥儿今个儿也来了。”

    “湛哥儿也来了?”老夫人眼睛一亮。

    “可不,说候府既然下了贴子,又岂有不来的道理,正好他也闲着无事,便同他大哥一起来候府凑个趣。”谢敏笑着解释道。

    定国公府长房与二房虽然关系不错,二房的嘉仪郡主也时常跟着谢敏来候府走动,但陆湛却极少与候府走动。

    他同嘉仪郡主一样,不仅有宁安公主这这个大魏国最尊贵的公主做为母亲,更重要的是他自幼便极为聪慧,深得正宣帝喜爱,时常被正宣帝宣进宫陪驾,还领了锦衣卫千户一职。

    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本就是一家人,是要多走动走动。”

    别看武安候府颇得圣眷,可在真正的权门勋贵眼中,武安候府不过是根基浅薄的泥腿子出身,而老候爷又常年驻守宁夏,京中无人,他们自然也不会真正的将武安候府看在眼里。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她的儿子回来了,而且被封为左翊卫副将军,这才让那些权贵们重新看到了武安候府的价值,这才有了许多以前从不与候府往来,眼下却赶着来‘凑趣’的人。

    老夫人深知这一点,眼底的笑容越发多了起来。

    而杨氏眸底则更是掠过重重惊喜。

    她亲自去定国公府送贴子,并刻意挑了陆湛回府的时候,为的便是将手里的贴子给他一份,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赴宴了!

    “老夫人,荣喜班那边准备好了,请您点第一出戏了。”这时,翡翠捧着烫金的戏贴子恭敬的递到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接了过来,转过脸对身后的众夫人笑着道,“众位可有想看的戏?”

    “都依老夫人。”

    “母亲,我想看《白蛇传》。”杨氏笑着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而后将脸转向一旁的陈氏,“你了,你可有想看的?”

    见老夫人点到自己,陈氏有些受宠若惊,忙起身恭谨的答道,“母亲,弟妹点了《白蛇传》那便看《白蛇传》吧。”

    “《白蛇传》自然是要点的,除了《白蛇传》外,夫人还喜欢哪出戏?”朱嬷嬷笑着对陈氏道。

    陈氏抿了抿唇角,柔声道,“在宁夏的时候,我常听《状元媒》。”

    老夫人将手中的戏本子合起来重新递到翡翠手里,她笑着道,“那便让他们先唱《状元媒》,再唱《白蛇传》。”

    “是。”翡翠笑着应了下来。

    杨氏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声音更是清脆悦耳之极,“我也爱看《状元媒》,正纠结是点《白蛇传》好了,还是点《状元媒》好了,现下可好,两个都被我捞着了。”

    虽然知道老夫人是故意在众人面前给陈氏做面子,但杨氏依旧觉得胸口像是被人塞了一团棉花,堵得她发慌发闷,可偏却半点不敢露在脸上。

    很快,戏台上便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对了,今个怎么没见府里的大姑娘?”这时,忽地有人提起了谢妩。

    陈氏眸色一黯,脑中瞬间浮起昨夜谢妩被挠得血淋淋的胳膊,脸上不免就露出了几分担忧。

    而杨氏则更是忧虑重重的重叹了一口气,道,“我家妩姐儿昨个儿也不知吃错了什么东西,身上忽地起了疹子……”

    “严重吗?可有请大夫看过?”

    “大夫说没什么大碍,吃了药将养几日就好了,只是这几日是不能出来见风了。”杨氏说着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既然大夫说了没什么大碍,你就无需太过担心了。你家妩姐儿是个有福气的,有你这么个心疼她的二婶。”

    说话的是太常寺少卿胡夫人,她与杨氏自幼便是手帕交,这话里话外都在隐射陈氏对自己的嫡亲骨肉不上心,反倒是杨氏这位二婶将她养在膝下这么多年。

    杨氏害羞的垂下眸子,眼角的余光却瞥向一旁的陈氏,却见她眉心微蹙,显然是没有听出胡夫人话中的深意。

    杨氏在心里嗤笑一声,对陈氏越发不屑了。

    这样的人哪配给她做对手!

    戏台上咿咿呀呀的继续唱着,一个穿着靛青色比甲的小丫鬟跑了进来同厉嬷嬷低语了几句,随后厉嬷嬷便躬身走到杨氏跟前福了福,道,“夫人,几个哥儿闹着说要去倚梅园饮酒赏梅,老爷让您遣人去倚梅花园打点一下。”

    “母亲……”杨氏忙笑着喊了老夫人一声。

    厉嬷嬷这话本就没有避讳众人,老夫人自然是听到了,既然是谢峰应了,老夫人自然也不会驳了他的脸面,当下便笑着应了下来。

    “既然哥儿们有这兴致,你便着人去收拾吧。”

    杨氏笑着应了下来,然后仔仔细细交待了厉嬷嬷一番,这才挥手让她领着丫鬟去倚梅园打理。

    “咱们候府旁的不说,惟独这倚梅园的梅花当真是开的极好,也难怪这些哥儿们起了意要去倚梅园赏梅了。”交待完厉嬷嬷,杨氏这才转过脸来笑盈盈的对旁边的胡夫人道。

    胡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道,“武安候府的倚梅园确是京中一绝。说起来,上次我来候府赏梅还是两年前,什么时候夫人再办个赏梅宴才好。”

    杨氏嫣然一笑,接过胡夫人的话笑道,“赏梅宴容易办,可夫人到时候别推脱说府中事务烦忙……”

    “不会不会,府中的事哪有来候府赏梅重要啊!”胡夫人以纨扇掩嘴笑了起来。

    “那咱们可就说定了。”杨氏笑着又道。

    “好,那我回去后可就一心等着夫人给我递贴子呀!”胡夫人也就势说笑道。

    两人一来一回,看似说笑,却完全将陈氏这个候府世子妃撇在了外面,偏陈氏却半点知觉也没有,别说老夫人,就连朱嬷嬷也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戏唱到半晌,厉嬷嬷便回来了,一同的还有大公子谢时。

    “祖母。”谢时笑盈盈的走到老夫人跟前朝她行了个礼。

    “起来吧,不是说你们几个闹着要去倚梅园饮酒赏梅么,怎地又跑这来了?”老夫人素来便疼这个惟一养在身边的嫡孙,所以,与他说话便带了几分旁人没有的慈笑与柔和。

    “祖母,二弟说要在园子里玩投壶,可光玩投壶有什么意思,我想着不如请众位夫人添些彩头。”谢时笑着道,末了,又在后面加了一句,道,“对了,深表哥跟湛表哥也在。”

    投壶?

    杨氏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

    不是说好要吟诗作画的么?不过也无所谓,只要他在,计划仍旧可行。

    “你这泼猴,也不怕夫人们笑话。”老夫人状似气恼的瞪了谢时一眼,可眼底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母亲,既然时哥儿都说了,那咱们不防也凑个趣。”谢敏笑着对老夫人道,说罢,她笑着递了旁边的婢女一眼,道,“给旭哥儿、时哥儿各一锭银子。”

    有谢敏这句话,其他夫人也纷纷拿出银子押给各府的哥儿们。

    陈氏也拿出银子押了谢旭和谢时。

    一时间,气氛便有些热闹起来。

    “阿时,我投你。”这时,谢媛也笑着起身拿出一锭银子交给谢时身边的婢女。

    谢时眼睛一亮,笑着对谢媛道,“二姐,你要不要同我一起去倚梅园看我们投壶?”

    “你个泼猴,又与你姐姐混说什么!”杨氏睇了谢时一眼道。

    “母亲,我哪有混说,您喜欢瞧戏,可姐姐们不一定喜欢呀!还不如随我们一起去倚梅园凑趣了。”谢时笑着道。

    杨氏还想再说话,谢时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我知道母亲担忧什么,倚梅园不是有个暗香亭么,姐姐们可以去那,这样,既可以一边赏梅又能与我们添些彩头凑趣岂不是两全齐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