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16章 别出来吓人

    谢媛当然瞧见了陆宜的神情,可她到底不敢说什么,只能笑着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倚梅园里,众公子们都收了箭开始陆续回到席上饮酒说笑。

    谁让,最后拔得头筹的是左翊卫中郎将陈襄和武安候府的二公子谢旭?输给陈襄也就罢了,人家必竟是军中出身,可谢旭如今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眼见底下的公子们都收了箭回到了席上,姑娘们自然也不好再在窗边站着,也各自回到了席上。

    “咦,郡主,你头上的蝴蝶钗了?”这时,陆容身边的丫鬟忽地开口道。

    陆容下意识抬手往头上一摸,随即脸色一变,忍不住就露出几分惊慌来。

    “容姐姐,怎么了?”谢媛忙朝她走了过去。

    “我的钗子掉了……”陆容面色有些发白。

    今日候府外客这么多,若是让人拾了去……

    陆容有些不敢想。

    “容姐姐,你别担心。那钗子许是我们来的时候掉在路上了,这样,我陪你回去找找。”谢媛拉着陆容的手亲切的对她道。

    陆容点了点头。

    谢媛笑了笑,随即转过头对谢娴道,“三妹妹,这里就拜托你照看了。”

    谢娴有些惊愕的抬眸朝谢媛看了过去。

    像这样可以出风头的事,谢媛以前可从来没想到她。

    谢媛却不管谢娴怎么想,她向众人告歉了几句,便同陆容领着丫鬟出了亭子。

    另一边,因刚刚谢旭的表现,众人免不了要恭维他一番,不想,他小小年纪却甚是谦逊有礼,谈起宁夏的那边风土人情军中趣事也是妙语连珠,让众人惊讶之余免不了要高看他一眼,甚至不经意间便忽略了他如今的年纪。

    就连素来眼高于顶惜字如金的陆二公子陆湛也忍不住赞他道,“谢二公子不愧是在老候爷身边长大的,小小年纪竟有几分老候爷年轻时的风范。”

    谢旭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还真让陆二公子说中了,那些军中趣事什么的全是祖父当故事说来哄他开心的,他不过是将祖父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笑间,便有丫鬟上奉酒。

    一个小丫鬟走过来替陆湛斟酒时脚底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手中的酒盅一晃,酒水一下便倾在了陆湛的衣摆上。

    那小丫鬟吓得脸都白了,慌忙跪伏在了地上。

    陆湛微微皱了皱眉,他还未说什么,倒是一旁的谢时立时便恼怒的训斥道,“你是如何当差的,没长眼睛么!”

    “公子恕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被谢时这么一斥,那小丫鬟一时间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罢了,不过是湿了衣角,没什么大不了的。”陆湛淡淡的开口道。

    虽然陆湛如此说,但谢时脸色仍旧有些不好看,他有些歉意的看看着陆湛道,“虽然表哥这般说,但到底是咱们候府失礼了,现下天气寒凉,不如我让人带表哥下去清理一下。”

    陆湛抬眸看向谢时,薄唇微勾,狭长的眸子像被人泼了一层浓墨,让人分不清里面到隐藏了什么。

    被陆湛用这种眼神瞧着,谢时即使强作镇定,但面上却仍旧抑制不住的露出几分慌乱和心虚。

    所幸,陆湛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既然如此,就劳烦表弟了。”陆湛说罢,便笑着站起身来。

    谢时霎时松了一口气,忙将那小丫鬟喊了起来,好生叮嘱了她一番,这才让她领着陆湛下去了。

    这不过是席上的一个小插曲,陆湛既然都不追究,其他人自然也就笑着将这些岔了过去,惟有陆深眉梢微不可觉的轻挑了一下。

    倚梅园南边建有一处暖阁,虽然小巧,但极为精致,且物品一应俱全,冬日里府里的主子也时常在此宴请一两位好友贵客赏梅。

    小丫鬟便是将陆湛领到了此处。

    “公子,烦请您将衣物脱下来,奴婢替您洗尽再烘干。”小丫鬟垂首怯生生的道。

    陆湛信步走到榻前坐下,见几上还摆着茶水,他抬手替自己倒了一杯后便不紧不慢的品起茶来。

    “公……公子……”久久都没有等到回声,那小丫鬟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低低又喊了陆湛一声。

    陆湛勾了勾唇角,狭长的眸子将暖阁仔细打量了一遍,直到那小丫鬟心虚的有些站不住,这才将目光移到了她身上。

    “说吧,是谁指使你将酒水洒到我身上的。”

    暖榻上的男子面若冠玉,鬓若刀裁,狭长的眸子带着几分浅淡的笑意,嗓音慵懒又性感,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她如坠冰窖。

    “公子在说什么,奴婢,奴婢听不懂……”

    陆湛浅然一笑,随即换了个姿势慵懒的倚靠要暖榻上,这才继续道,“那么换个说法,一会要闯进这暖阁的人是谁?”

    这话一出,小丫鬟被骇得脸色惨白,浑身抑制不住的直打哆嗦,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奴,奴婢不知……”

    “那我再问你,你家大姑娘何在?”

    “大,大姑娘?”小丫鬟眸底一片愕然。

    陆湛眸底的笑意瞬间便凝成了冰霜,脸色更是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

    是他想岔了。

    如今武安候府还捏在二房的手里,即便她有心也使不动这么多人来布这么一个局。

    ‘啪’的一声,陆湛手里的茶杯骤然裂了开来。

    这番动静终于让那小丫鬟终于骇不住,双膝一软便跪到了地上,“公子恕罪,奴婢,奴婢都是奉命行事,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你们大姑娘了?”陆湛站起身,声音一扫刚刚的慵懒,冷的便是裹了一层冰碴子。

    “大,大姑娘昨夜吃错了东西起了疹子,所以……”小丫鬟被陆湛骇得面色发紫,虽不知他为何问起大姑娘,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一骨碌全倒了出来。

    今日便是堂会,昨夜她却吃错东西起了疹子!

    偏还有丫鬟将他引到此处!

    呵,这武安候府二房的算盘还真是打得‘啪啪’作响,只是,他们把他陆湛当什么人了,就凭这些小手段就想算计于他?

    正在这时,外面忽有轻快的脚步声朝这边奔了过来。

    陆湛冷笑一声,眸底冰寒更盛。

    “容姐姐,你快来追我呀……”

    随着这一道轻快娇俏的声音,暖榻的门忽地被人撞开来,紧跟着,谢媛穿着红灿灿的袄裙,手里捏着一支赤金蝴蝶钗欢快的蹦了进来……

    小丫鬟死死的将脸贴到地上,浑身抖的跟个筛子似的,连气都不敢喘一声。

    意料中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而意料之外的则是陆湛看她的眼神,冷戾阴郁,鄙夷又不屑。

    谢媛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冻住了,一股寒气从脚底猛地一下便窜了上来。

    “媛姐儿,你别闹……”这时,陆容也追了进来,许是走得太急的缘故,她气息有些不匀,待看到屋里陆湛时,她眸底闪过一丝诧异,又见看到地上还匍匐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小丫鬟,心中的诧异不由更盛,忍不住看向陆湛小声道,“哥哥,这是怎么了?你……你怎么在这啊?”

    见陆容也跟了进来,陆湛脸上的冷戾总算褪去了几分。

    “那你了?你又为何在这?”陆湛重新坐回了榻上,眉梢微挑,又恢复了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陆容脸微微一红,“我钗子掉了,媛姐儿陪我来找,我们……”

    陆湛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扫向谢媛的眸底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讥笑与鄙夷,“谢二姑娘小小年纪便使的这般好手段,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谢媛脸‘刷’的一下白了,她咬着牙,委屈的眼睛都红了,抽噎着道,“湛,湛表哥,你,你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陆湛却是一笑,眸底的讥讽更盛,“听不懂没关系,等一会到了锦衣卫诏狱谢二姑娘自然便能听懂了。”

    锦衣卫诏狱……

    谢媛脚下一阵踉跄,她不敢置信的抬眸朝陆湛看了过去,却只触到一片冰寒。

    也就在这时,她才忽然想起,陆湛不仅是皇帝的外孙,定国公府的二公子,他还是锦衣卫千户……

    “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见谢媛整个人摇摇欲坠,陆容忙上前搀扶住她,面上有些不忍心。

    而且,她也着实不知道媛姐儿做了什么让哥哥这般生气。

    陆湛却仿若没听到陆容的话似的,继续用那种极为轻蔑的语气继续对谢媛道,“谢二姑娘,长的丑就好生呆在屋子里别出来吓人,更别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迫人纳你,毕竟,即便是做妾,人家也未必瞧得上你!”

    陆湛这话说的又毒又辣,且半点都没有顾及谢媛的脸面,一字一句都仿若锋利淬毒的刀子,刀刀都割在谢媛的心上。

    饶是谢媛脸皮再厚,可被心仪之人这般羞辱讽刺,她如何经受得住,当下便尖叫一声,随即推开陆容掩着脸冲了出去。

    “媛姐儿……”陆容着急的朝谢媛的背影喊了一声。

    可羞愤的谢媛哪里听得到这些,只倾刻间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梅林中。

    “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媛姐儿?她到底是个姑娘家,且年纪还小,你……”陆容拧着眉,看着自家哥哥,脸上颇有些怨怼。

    陆湛浅然一笑,又如复素日里翩翩郎君模样,仿若刚刚出言讽刺小姑娘的人不是他似的。

    “你与谢府的姑娘到是挺合的来的。”陆湛笑着道。

    陆容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哥哥。

    陆湛抬手掩着嘴轻咳了一声,而后才若无其事的继续接着往下道,“听说妩姐儿昨夜吃错东西起了疹子,妹妹不去探视一下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