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

第9章 哥哥,什么是神棍鸭

    容渺渺脸色冷了几分,容啾啾怎么次次都在跟她装傻充愣!

    “容啾啾!”她咬牙低声道,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被逼急了,神色冷峻。

    容啾啾看着她捉急的样子,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姐姐真是莫名其妙,问不出她想要的答案,就急了!

    啾啾本来就不知道森么糊糊嘛!

    容啾啾忽然稀奇的看向容渺渺,奶呼呼的说:“姐姐身上有黄色的雾气诶!这个啾啾会,狮虎教过啾啾,黄色名为妒气!”

    她一本正经天真模样,在说出妒气二字时,容渺渺明显握紧了拳头,这死丫头是在说她嫉妒吗?

    “胡说!”容渺渺反驳。

    容啾啾凭什么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却专往她的心窝肺管子戳?

    谁知小奶团子眉毛一皱,煞有介事的说:“姐姐,你的头上在喷火诶,你很生气吗?”

    容渺渺气的脸都红了,哪有什么黄雾喷火!都是容啾啾在胡诌!

    可她却句句命中容渺渺的要害,让她又气又恼。

    容啾啾颇为叹惋,关心得看向她:“姐姐不要动怒,妒气与怒火相缠,伤身体还会带来霉运,啾啾的福包还剩一个,不要钱送给姐姐啦!”

    说着,容啾啾将顺手挂在自己身上的福包摘了下来,递给了容渺渺。

    可这动作却像是导火索一般,一点就着。

    容渺渺伸出手猛地打掉了容啾啾递过来的福包,压低了声音,怒然道:“少给我装了,容啾啾,你也重生了是不是?你这是装傻充愣膈应我呢!”

    周围也没有别人,就容啾啾和一只大狼狗,容渺渺气上心头肆无忌惮。

    容啾啾被姐姐吓着了,往后退了两步,森么……重、重生?

    咦惹~

    小动物们说的是真的,山下的小盆友和大人都凶巴巴的!

    一个婶婶,一个姐姐。

    简直比山上的豺狼虎豹还凶残!

    大雪见小主人害怕,缓慢起身,庞大的身躯护在容啾啾一侧,龇着犀利的尖牙,喉间逸出几声警告似的哼声,喘着粗气冷酷无情的看着容渺渺。

    容渺渺的火气当即被吓掉一大半。

    却见容啾啾弯身捡起那个福包,宝贝似的又揣回小熊口袋里,姐姐不要,啾啾寄几戴!

    这可是好东西,渺渺姐姐是小笨蛋不识货!

    容渺渺拧着眉头,狐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福包,呦呦对那东西视若珍宝,她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笑。

    “福包?妹妹在外面招摇撞骗就算了,回了容家还要当神棍敛财!妹妹是几辈子没见过钱?”

    容啾啾仰起头,眸子水汪汪的,小奶音软乎乎:“神棍是森么?啾啾要赚钱养哥哥们鸭!”

    她喜滋滋的将支票都揣进小兜兜里,乖巧极了。

    容渺渺一时疑惑,分辨不轻她到底是装的,还是……重生过来的,只有她容渺渺一个罢了!

    她眼珠子一转,仔细想了想,上辈子第一次见容啾啾,已经是她成年以后,她从没见过容啾啾小时候的照片。

    这个山上来的小神棍……

    想到这,她顿时有了些底气,要是容啾啾是来历不明的小神棍,又怎么配做容家的小千金?

    她稚嫩甜美的声线,带着超出年龄的成熟感。

    “容啾啾,容家是上百年的大家族,豪门世家,历历代代都没有你这种德性的千金小姐!”

    “你这来历不明的小孩,该不会是那山上的死道士,贪图容家家产,处心积虑塞进来的野种吧?”

    她毫无顾忌的表情,有些骇人,那神情分明不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孩该有的表情。

    容啾啾大致听懂了她说的话,却一时间脑子乱乱的消化不了,满脑子都是——渺渺姐姐肿么这么凶巴巴鸭!

    “野种?容渺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容啾啾听见了六哥的声音,惊喜的向容渺渺身后看去。

    容渺渺却吓得整个脊背都僵硬了,后背霎时间冒出冷汗,瞬间就换回了平时乖巧温顺的表情。

    容啾啾竟然装得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引得她情绪失控,没套出来容啾啾的话,差点把自己绕进去!

    “深哥哥!”

    容渺渺声音甜甜的,乖巧转身,看向容深的表情的可爱又甜美,仿佛刚才说那些话的人不是她。

    转身却看见容深冰冷狭长的眸,淡漠又凉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冷冰冰的看着容渺渺。

    “把你刚才的话复述一遍,解释清楚!”

    容渺渺从未见过容深这么严肃冷漠的样子,他是在替容啾啾出气吗?

    他不咸不淡的甩下这话,护在了容啾啾的面前,温柔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小崽子肉嘟嘟的脸蛋,将她被吓呆滞的表情揉散:“傻了?”

    啾啾甜甜一笑:“六哥,抱抱~”

    容深温柔的将容啾啾圈进怀里,再抬眸看向容渺渺时,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寒冰。

    “哑巴了?刚才欺负啾啾的时候倒是嗓门大!”

    他说话淡淡的,带着一股云淡风轻的意味,却在容渺渺的心上落下重重一击。

    她慌忙摆摆手:“深哥哥,你听错了,我和妹妹聊天,没有欺负她。”

    啾啾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咪,窝在六哥的怀里,小手还无意识地捂住自己小兜兜里的支票。

    容啾啾眼睛里亮晶晶的,可爱又乖巧的仰起头:

    “哥哥,森么是神棍鸭?野种又是森么东西?姐姐说啾啾不配做容家的小千金,小千金是金子吗?”

    容深脸色沉了下去,带着丝冷厉,他轻柔的摸摸容啾啾的小脑袋,嗓音温润轻声道:“别听,啾啾很厉害,是容家的小宝贝,乖。”

    “姐姐是在夸我吗?”

    容深无奈的思索片刻,随后点点头:“嗯,是夸小啾啾呢。”

    容渺渺听着,掌心不住的渗出冷汗,她这么多年刷好感度对容深好,难道都比不过刚回家几天的容啾啾?

    原本想抱紧容深的大腿,可提前拿了剧本都抵不过容啾啾这个变数!

    “容渺渺,上次是栽赃啾啾伤了你,现在又恶语相向,你哪有做姐姐的样子?”容深的声音冷到了极致。

    容渺渺被容深抓了个现行,百口莫辩。

    而怀中的小奶团,视线却落在了旁边的喷泉边,静静坐着一个打扮精致绝美的姐姐,五官精巧,身材玲珑,眉眼间顾盼生姿。

    容啾啾的眼睛落在她身上就挪不开了。

    姐姐好漂酿鸭!
Back to Top